“东北大板”打假记 - 经济与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与法 >

“东北大板”打假记


本刊记者/李秀平

  《法律与生活》自2013年走红后,著名商标“东北大板”陷入“傍名牌者”的包围圈。

  在遍布全国各地(包括中国香港地区)的“傍名牌者”中,不乏冒牌高手。为了捍卫自己的商标和商品名称,红宝石公司组织了一支以常务副总经理牵头的打假团队。这支包括法律专家在内的团队在长达3年时间内,一方面对已经使用的商品名称等进行“保护性注册”,另一方面通过向执法机关投诉和向法院起诉维权的方式捍卫自己的知识产权。

  这支经常把火车卧铺当宾馆的团队,捍卫品牌的历程极具典型性。红宝石公司的维权路径可用思路清晰、目标明确、方法得当形容。他们全方位、多角度狙击冒牌者的经历,向被冒牌厂家提供了一种参照。与此同时,也反映了“傍名牌者”商业伦理的匮乏和《商标法》的立法缺陷。

  写在前面——

  到2016年4月22日这天,东北大板进入北京已整整3年了。

  东北大板是一个冰棍和冰淇淋系列产品的名称。为该产品取了这个接地气名字的厂家是大庆市红宝石冰淇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宝石公司)。

  如同一名在三线城市创出一番业绩后闯荡京城的有志青年一样,东北大板在2013年春夏之交登临北京之前,它在故乡大庆乃至黑龙江早已成名。正如那句脍炙人口的歌词“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一样,在东北大板系列产品成名之前,红宝石公司已走过20年发展历程。

  1 东北大板:一根冰棍走红之后

  东北大板成名之“缘”

  此刻,让我们暂时将时序倒转至1996年。

  这一年,红宝石公司创始人刘颜龙、范君夫妇为其名下的一家饮料厂改了名字,将白雪饮料厂改为大庆市红宝石冰淇淋有限公司。

  红宝石真是个好名字,它伴随着红宝石公司走进一个全新发展时期。在更名第三年,“红宝石及图”被刘颜龙夫妇注册成了商标。

  由于“红宝石”牌冰棍和冰淇淋系列产品越卖越好,又经过十几年发展之后,红宝石公司成了一家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固定资产1亿元、拥有大型冰棍和冰淇淋自动化生产线的现代化冷饮企业。每当夏日来临,300多名红宝石公司员工便会在自动化生产线上生产出40多个品种的冰棍和冰淇淋。

  这些从自动化生产线上走出来的冰棍和冰淇淋,携稳定的品质和良好的口碑完成了从大庆市走向黑龙江省、从黑龙江省走向东北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历程。在此过程中,红宝石公司先后赢得了“大庆市著名商标”、“黑龙江省劳动关系和谐企业”、“黑龙江省名牌产品”等荣誉。

  “红宝石”冰棍和冰淇淋的下一个目的地,被刘颜龙夫妇锁定为北京。

  刘颜龙夫妇是一对志同道合的伴侣,他们双双携手走过艰苦创业阶段后,没有选择坐享其成,而是谋求更大的发展。到了2013年,他们手里有了一张扩张红宝石公司商业版图的牌。

  这张牌,是一张怀旧的情感牌。

  作为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那代人,刘颜龙夫妇的童年是在举国困顿中度过的。那时,一支牛奶味浓厚的冰棍代表着浓得化不开的幸福。因为稀缺,那种幸福的味道深深地嵌入一些人的记忆。

  在当今这个物质极大丰富却“吃什么都不香”的年代,刘颜龙夫妇创业的理想之一就是复原“小时候的味道”。红宝石公司所在的大庆位于北纬47度,这个纬度所产的优质奶源是他们的梦想将会实现的现实基础。

  通过反复回味和试验,一款最能表达怀旧情感并充满“小时候味道”的冰棍于2012年诞生了。这是一款形状方方正正、奶香味浓郁的乳白色冰棍。在为它取名时,刘颜龙依其方方正正的形状先确定了“大板”二字。因为厂家位于东北地区,他又在“大板”前面加上了“东北”二字。就这样,“东北大板”成了这款冰棍的名称。后来,在这款冰棍的基础上,红宝石公司发展出了“东北大板”冰棍、冰淇淋系列产品。

  东北大板冰棍上市后,在东北地区颇受欢迎。在2013年夏季,这款以绿色为底色的透明包装袋上印着“红宝石”商标、“红宝石”3个字的艺术体、东北大板、“小时候的味道”等字样的冰棍进入北京市场。

  2013年4月22日,是东北大板进入北京市场的“正日子”。这个对他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对刘颜龙夫妇来说却非同寻常。这一天既是范君女士的生日,也是刘颜龙夫妇的结婚纪念日。

  红宝石公司选择在老板的结婚纪念日将东北大板推向北京市场,果然为它带来了好运。东北大板一经投放北京市场,便因货真价实而受到消费者的喜爱。细心的消费者发现,东北大板里的果肉都是真正的果肉——草莓大板的鲜红色是真草莓染红的,蓝莓大板里含有天然蓝莓。

  在北京市场旗开得胜后,红宝石公司上上下下信心倍增。之后,他们在加快节奏开发“东北大板”系列新产品的同时,快速将东北大板等产品推向天津、上海和浙江等地市场。

  2014年年底,红宝石公司已经在全国近100个地级以上城市开设了一批直营店和3000多家加盟店。这些店铺一律对东北大板等红宝石公司产品进行专柜销售。

  当为期一年的财务报告出炉时,财务部门向红宝石公司上下员工发布了“销售额近1亿元”这则喜讯。

  不曾料想,东北大板在北京等地的好时光只维持了短短一年时间。当2014年度的冷饮销售黄金季节随着春天莅临时,一种黄色包装的冒牌“东北大板”出现在北京等地市场。紧接着,各种冒牌“东北大板”铺天盖地而来。

  “东北大板”怎么这么多

  北京,一个云集了3000多万名消费者的大市场。

  如何在庞大的北京市场切下属于自己的“蛋糕”,曾是一件让红宝石公司决策层颇费思量的事情。如果像和路雪那样进入大型超市,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不菲的入场费。最终,红宝石公司“绕道而行”,独辟蹊径创制了一种“直营+加盟商”的销售模式。

  红宝石公司买了一批冰柜,免费提供给加盟销售红宝石产品的店主,用于专门卖红宝石公司系列产品,6年之后再向店主收回1800元冰柜使用成本。如果在6年合同期限之内因不可抗力的原因无法继续卖冰棍且冰柜保存完好,加盟商只需向红宝石公司返还扣除折旧费后的冰柜款外,红宝石公司不再向加盟商收取任何费用。对那些小本经营的冷饮销售者来说,这桩生意接近“零风险”。

  红宝石公司这种平易近人的合作方式吸引了大批加盟商。在这种销售策略的激励下,遍布京城大街小巷和景点周围的小卖店店主成了东北大板的销售主力。在便利店和小卖店门口,随处可见“红宝石销售专柜”。

  2014年,正当红宝石公司把这种经过北京市场检验的销售方式陆续拷贝在天津、上海、石家庄等地市场的时候,消费者的投诉电话不期而至。有消费者打通红宝石公司的销售热线说,吃“东北大板”吃坏了肚子并对产品质量提出质疑。

  由于红宝石公司是一家现代化程度非常高的冷饮企业,他们的产品都出自消毒措施极为严格的自动化流水线,所以,接听销售热线的员工不相信自己公司的产品会让消费者吃坏肚子。但在进一步听了消费者关于对投诉产品的描述后,接线员有点儿坐不住了。

  原来,消费者投诉的“东北大板”并非红宝石公司所生产的产品,而是一款黄色包装袋上写着“东北大板”和“蓝宝石”字样的雪糕。这款雪糕除了使用了“东北大板”这个名称,“蓝宝石”三个字的形状也和他们的“红宝石”三个艺术体字如出一辙。这意味着,消费者投诉的“东北大板”极有可能是仿冒品。

  这则投诉如同一块石子,瞬间便打破了红宝石公司“湖面”的平静。

  在东北大板系列产品的包装袋上,有两处“红宝石”标记。一处是“红宝石及图”(一个光芒四射的图案加“红宝石”三个字的造型)的商标,另一处是红、黄两色相间的“红宝石”繁体艺术字。

  据介绍,红宝石商标的设计者是刘颜龙和范君夫妇。为了保护其知识产权,早在1999年,红宝石公司就把这种设计样注册成了商标。但是,他们这种比较超前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并未成为“东北大板”的护身符。

  消费者投诉的事情发生后,红宝石公司高层决定一查究竟。结果发现,冒牌“东北大板”不止黄色包装上写着蓝宝石这一款,而是有多款并且越来越多。

  在一份统计表上,红宝石公司列举了陆续出现在全国各地市场上的仿冒产品明细:共33款仿冒产品,全部含有“大板”二字;24款含有“东北大板”4个字,有的则直接取名为“东北大板”,如含冰笑蓝宝石东北大板、老冰匠东北大板、凯多宝东北大板、香港港湾东北大板、东北老式大板雪糕……

  这些五花八门的“东北大板”或“大板”的产地分布很广:北起黑龙江伊春,南至香港地区;东至浙江奉化,西达四川自贡;中间从山西、河南、湖北一路南下,直达江西多地。

  用红宝石公司法律顾问的话说:“我们的产品卖得好了,假冒产品一下子铺天盖地。”

  为了维护“红宝石·东北大板”这个品牌,红宝石公司在日后发起一系列诉讼。

  2 三年较量:“红宝石”状告“蓝宝石”

  自2014年陷入仿冒者的包围圈后,红宝石公司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开始“反围剿”。作为这项工作的负责人,红宝石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国东为此消耗了大量时间和精力。

  在这3年时间中,最让赵国东他们头疼的对手是授权使用“蓝宝石”商标生产“东北大板”的和信美(北京)品牌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和信美公司)。

  经过为时3年时间、3个回合的较量,红宝石公司以一份胜诉判决完胜和信美公司。

  第一回合:投诉A厂家,剑指和信美

  红宝石公司与和信美公司之间的故事,还得从前文写到的消费者投诉说起。

  在通过消费者投诉发现冒牌“东北大板”后,红宝石公司顺藤摸瓜,查到吃坏消费者肚子的“蓝宝石·东北大板”产自武松打虎之地山东省阳谷县景阳冈。

  拿到确凿证据后,红宝石公司向山东当地包括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内的部门进行了举报。在执法过程中,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场查获了1300多箱“蓝宝石·东北大板”。

  原来,这家小厂之所以生产“东北大板”,是因为接受了和信美公司的委托。

  接下来,红宝石公司针对阳谷县那家冷饮厂(简称A厂家。考虑到这家地处偏远地区的小厂之所以接受委托生产,也许是因为不知道背后还有复杂的法律问题,故略去其具体名称)与和信美公司展开了维权工作。

  在当地执法机构查处的基础上,位于景阳冈的那家冷饮厂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此,他们接受了红宝石公司开出的“和解”条件——如果他们不再生产“东北大板”,红宝石公司将不再追究其商标侵权责任;否则,将面临高额赔偿。

  对和信美公司的行为,赵国东他们也向行政执法机关进行了投诉。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却令他们大吃一惊,因为“无法查找”和信美公司,故执法活动无法展开。

  在赵国东向《法律与生活》提供的执法记录中,执法机关这样写道:“1。和信美(北京)品牌顾问有限公司未在注册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园12号楼×××××号经营……2。和信美(北京)品牌顾问有限公司无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因该单位无法查找,我局决定不予立案。”

  “和信美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一个连办公室都找不到的皮包公司。”赵国东说。由于无法查找和信美公司的办公地点,红宝石公司与和信美公司之间的第一个回合较量在赵国东一方的无奈中收场。

  虽然针对这起仿冒案件的维权结果算不上完美,但是,在此过程中,赵国东等人对“打假”这件事积累了经验。尤其通过与A厂家进行沟通,促使对方结束了与和信美公司这种授权合作生产关系,他们感到满意。

  赵国东没有想到,景阳冈的A厂家“被说服”后,和信美公司又委托别的厂家继续生产“蓝宝石·东北大板”。

  据赵国东介绍,与一些冷饮厂家仿冒“东北大板”不同,和信美公司并不生产冰棍和冰淇淋,而是把和信美公司注册的“蓝宝石”商标授权一些冷饮厂家进行生产。红宝石公司的市场拓展到哪里,和信美公司就把授权活动跟进到哪里。

  “一看红宝石公司的东西卖得好,假冒产品铺天盖地来了,都叫‘东北大板’,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和信美公司。他们一看‘红宝石’字体没有注册,就仿‘红宝石’的字体授权生产‘蓝宝石·东北大板’。他们用的‘蓝宝石’、‘东北大板’这几个字的色彩和结构与红宝石公司的‘红宝石’、‘东北大板’字样完全相同,包装大小也和‘红宝石·东北大板’一样。”红宝石公司知识产权顾问廉先生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我们的成果来之不易,不能让‘沾光的’扰乱了我们的市场。”赵国东说。

  就这样,红宝石公司与和信美公司的较量进入了下一个回合。

  第二回合:起诉B厂家,确认“东北大板”归红宝石

  2014年下半年,一场官司在北京市丰台区拉开帷幕。原告是红宝石公司,被告为山东省巨野县一家冷饮厂(简称B厂家)。

  B厂家是众多生产仿冒“东北大板”的冷饮厂之一。

  当时,面对蜂拥而至的“傍名牌者”,红宝石公司决定通过两条路径打假:一条路径是向工商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机构投诉,另一条路径是到法院打官司。B厂家是他们选择的起诉对象之一。

  红宝石公司起诉B厂家这起案件的名称为“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纠纷。通俗点儿说,这是一场“反不正当竞争”官司,是一场正牌厂家对冒名者说“不”的方式。

  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中,经营者的以下行为被列举为损害竞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1。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2。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3。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4。在商品上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伪造产地,对商品质量作引人误解的虚假表示。

  我国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30多年,也是假冒商品高速发展的30多年。经过30多年的“师承”,假冒者变得越来越聪明——像上述条文中第三款那样直接冒用他人企业名称的方法在减少,抢注一个与名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傍名牌”行为层出不穷。

  红宝石公司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起诉的B厂家便是如此,你生产“红宝石·东北大板”,我生产“红钻石·东北大板”。“宝”、“钻”,这一字之差,吃冰棍的人很难弄清是怎么回事。

  对这种“竞争”手段,红宝石公司自然无法容忍。于是,他们把B厂家起诉了。

  红宝石公司的诉讼请求有四项:1。认定红宝石公司生产的东北大板冰棍、冰淇淋为知名商品;2.B厂家立即停止生产、销售“红钻石”东北大板冰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3。赔偿损失;4。承担诉讼费。

  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中,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依据“红宝石”被黑龙江省工商局认定为黑龙江省著名商标等证据,将红宝石公司的冰棍名称“东北大板”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对判决结果,你一定猜到了。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作出判决,要求B厂家“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涉案冰棍上使用商品名称东北大板”并赔偿红宝石公司经济损失。

  在这场官司中,法院明确认定“东北大板”是红宝石公司所取而且只能由他们使用的商品名称,即《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这场官司的胜诉,为红宝石公司起诉和信美公司埋下了伏笔。

  第三回合:起诉和信美,“蓝宝石”注册者败诉

  2016年4月28日下午,赵国东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拿到一份胜诉判决书的第一刻,便迫不及待地把那份长达10页的判决书拍成照片,用微信发给了期待它的人。

  赵国东的微信附言为4个字:“我们赢了!”

  熟悉赵国东的人知道,他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为这场官司赢得并不轻松。

  在此,先简要回顾一下这场官司的来龙去脉。

  据赵国东介绍,和信美公司并没有生产冰激凌和雪糕的能力。在红宝石公司景阳冈维权行动以A厂家结束生产冒牌“蓝宝石·东北大板”的行为告终后,和信美公司又把处于公示阶段的“蓝宝石”商标授权给别的厂家供其生产“蓝宝石·东北大板”。地处河南濮阳的C厂家就是接受授权的厂家之一。

  2014年春天,红宝石公司遍布全国各销售地的打假团队在北京等地市场上发现的N种仿冒产品中,包括C厂家生产的“蓝宝石·东北大板”。由于这款名称、外观等与“红宝石·东北大板”极为相似的冰棍销量很大,红宝石公司决定把C厂家作为起诉对象。与针对“红钻石·东北大板”只起诉生产厂家的做法不同,这一次,红宝石公司把C厂家和授权其生产“蓝宝石·东北大板”的和信美公司一道诉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这一次,红宝石公司的底气很足。他们的底气,部分来自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那份认定东北大板为红宝石公司所生产的冰棍、冰淇淋产品“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生效判决。

  在起诉书中,红宝石公司说道:“经过两年的生产、销售,红宝石‘东北大板’冰棍已经发展为知名商品,‘东北大板’是我公司在先使用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被告使用‘东北大板’作为商品名称,有傍名牌的主观恶意,给消费者造成混淆,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红宝石公司提出的诉讼请求为:1。和信美公司和C厂家停止生产、销售蓝宝石“东北大板”的不正当竞争行为;2。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在案件开庭审理时,和信美公司针对红宝石公司的诉讼请求提出了自己的答辩意见:“和信美公司依法注册了和信美商标,和信美公司只是授权C厂家使用和信美商标。该行为合乎法律规定,与红宝石公司所说的知名商品无关。因此,我公司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C厂家自然与和信美公司站在一起。他们认为“东北大板”不属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自己生产“和信美东北大板”不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法院怎么看?

  在该案的判决书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的法官用极为简练的语言和逻辑严密的序列号标注把案件涉及的三方理由、证据、法律规定、判决思路及判决结果概括得清晰明了。

  从判决书中看,红宝石公司对打这场官司做了精心准备。他们提供的证据细致到“在北京市海淀区大慧寺路5-5号好邻居连锁便利店购买了标注为蓝宝石的‘东北大板’冰棍两根,共支付7元”,并把这些证据做了公证;他们还提供了和信美公司出品的冰棍“马达尔”与案外人驰名商标“马迭尔”老冰棍也高度近似的证据;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那份判决书,自然也在他们提供的证据之列。

  在写下判决结果前,法官先普及了一番商业伦理常识:“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本案双方当事人均从事与生产、销售冰棍和冰淇淋等冷饮产品有关的业务,故双方当事人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意义上的经营者……”

  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法官认为:从2013年起,红宝石东北大板投放市场并引起反响;东北大板冰棍上使用的“红宝石”商标是黑龙江省著名商标;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红宝石公司的东北大板冰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知名商品;和信美公司和C厂家没有提供“东北大板”是通用名称的证据;和信美公司申请外观设计专利的2014年7月26日这个日期晚于红宝石公司使用“东北大板”作为商品名称的时间。

  现在到了揭开判决面纱的时候了。

  2016年4月26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第二项、第20条对这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自判决生效之日起,C厂家与和信美公司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涉案商品冰棍上使用商品名称“东北大板”(限于篇幅,其他判决事项略)。

  记者手记

  “红宝石”胜诉的意义

  在红宝石公司诉和信美公司和C厂家的案件判决下达一周前,一篇题为《“红蓝宝石”为商标“掐架”青岛经销商连带“受伤”》的报道发表。

  由于正在采访红宝石公司的维权案件,因而,记者对这家公司从产品质量入手打开市场、通过艰辛维权捍卫市场的人和事有了深入了解,故看到上诉报道中“掐架”二字时,直接的感受是刺眼。与此同时,记者眼前浮现同胞去日本抢购马桶盖的身影。

  一个民族要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记者认为既需要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也需要强盛的经济实力为支撑。而无敌的高科技、精细的产品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指标。在众多实体企业业主也加入了“炒房”、“炒大蒜”、“炒钱”等投机取利阵营时,实实在在地生产产品的企业家更值得我们敬佩。这也许就是北京两家法院先后用两份判决书对傍名牌者说“不”的原因所在。

  3 用知识产权对“傍名牌者”说不

  2016年初夏时节,卖冰棍的冰柜成了街头的一道风景。《法律与生活》记者在北至北京海淀、南至江西鹰潭等地发现,各种“东北大板”冰棍早已上市。

  “30%以上的‘东北大板’是假冒品。”说这话的人是红宝石公司常务总经理赵国东。为了狙击“傍名牌者”,红宝石公司又开辟了两条路径捍卫品牌:一条是通过注册一系列商标等手段维护知识产权,另一条是通过诉讼进行维护知识产权。

  武装到牙齿的“保护性注册”

  红宝石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国东随身带着三种材料:冒牌“东北大板”的资料、与“傍名牌者”打官司的法律文书、各种注册商标证的复印件。

  在1999年注册“红宝石”商标后,红宝石公司于2004年注册了“绿宝石”商标。随着“东北大板”走红并引发仿冒潮,面对没有完成商标注册的“红宝石字体”和“东北大板”被不断冒用的现实,他们被迫求助于商标法专家——黑龙江省商标协会原秘书长廉跃廷。

  从廉跃廷那里,红宝石公司的工作人员首次知道了“保护性注册”这个概念。通俗地说,“保护性注册”就是为了防止类似和信美公司通过注册“蓝宝石”商标用于生产“东北大板”的情况发生而对近似商标注册进行注册的行为。

  拿到“保护性注册”这一法律武器后,红宝石公司一方面对处于公示期的“蓝宝石”商标提出异议,另一方面又密集注册了“红宝石”字体和“黑宝石”、“白宝石”、“黄宝石”等宝石系列以及“东北大板”、“大板”、“东北板”等板系列商标。对这种被逼出来的举措,只能用“武装到牙齿”来形容。

  也许上述“宝石系列”和“板系列”商标一直不会被使用,但它们被红宝石公司注册之后,仿冒者的空间变得狭窄。

  商标注册有一个过程。在“宝石系列”和“板系列”商标申请注册期间,红宝石公司通过一场确认“东北大板”为红宝石公司拥有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官司进行自我保护。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认定‘东北大板’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对我们来说,等于有了一件维权的‘冷兵器’。”红宝石公司法律顾问说。正因为有了这件“冷兵器”,他们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那起针对和信美公司的反不正当竞争官司。

  在商标注册方面,虽然红宝石公司做得比较顺利,但在维权方面他们却遇到了法律障碍。

  “诉前禁令”待启动

  2016年五一前夕,红宝石公司发现了2万多箱冒牌“东北大板”冰棍。其中,3498箱的发现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

  由于这批冰棍的包装与“红宝石·东北大板”高度相似,接到举报的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区分局(简称海淀工商)工作人员当场以涉嫌商标侵权查扣了这3498箱冰棍。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红宝石公司的维权策略是“商标保护双轨制”:先通过工商机关查扣途径迈出第一步,再走司法途径——把冒牌产品生产厂家和经销商一起起诉。前文写到的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于2016年4月26日下达判决的案例,走的就是这样的路径。

  2016年4月6日,海淀工商将红宝石公司举报的3498箱冒牌“东北大板”查封后,由于担心查了这一批冒牌冰棍还会出现下一批,红宝石公司决定紧急启动诉讼程序。为了启动诉讼程序,他们根据《商标法》第65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诉前停止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和保全证据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了查扣这批产品的申请。通俗地说,他们想让法院先扣涉案物品,后立案。

  由于在北京尚无依据《商标法》启动诉前禁令的先例,红宝石公司的申请未被受理。

  “红宝石公司在保护商标上用足了手段,可以说竭尽全力。但是,由于法律缺陷和执法环境缺陷,维权效果并不明显。”廉跃廷在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时说。

  曾参与《商标法》修改的廉跃廷把商标比作企业的生命线。他说,完善市场经济的方法是用100℃的水煮鸡蛋,而不是用90℃的水去煮。只有加大商标的保护力度,才能出现更多的民族品牌。

  廉跃廷主张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像法院建立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那样,建立一个问题企业黑名单,把“傍名牌”的企业放进黑名单里。

  回头再介绍一下红宝石公司与和信美公司的未来之路。前者准备把“红宝石·东北大板”卖到国外。“这一次,我们会‘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红宝石公司法律顾问说。他说的“粮草”,是指注册商标。

  和信美公司也在规划自己的未来。据了解,在红宝石公司动用法律手段的密集狙击下,和信美公司决定改弦更张,把授权生产的冰棍名字改成了“东北味道”。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