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李教授的电子书 - 经济与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与法 >

谁动了李教授的电子书

  

文/丹棱

  知识产权故事:被侵权的电子书

  《法律与生活》 李教授是著名经济学家。经过几年的潜心写作,他终于创作完成了《经济学》一书,80多万字。凭借李教授在经济学领域的名声,很快就有出版社找来,其中大多是国内知名大学的出版社。考虑再三,李教授最终选定了某大学出版社。

  2003年7月17日,李教授与该大学出版社签订了《图书出版合同》。出版社提出出版合同一般都是10年一签,建议李教授签10年。但李教授坚持合同就签5年,出版社同意了。双方约定合同的有效期从合同签字之日起生效,有效期为5年,截至到2008年7月16日。

  该出版合同中有两项条款,李教授记得非常清楚:一项是李教授授权出版社在合同约定的5年有效期内拥有以图书形式出版其作品中文文本的专有使用权。另一项是在合同有效期内,未经双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将前一项约定的权利允许第三方使用。如有违反,另一方有权要求经济赔偿并终止合同。李教授之所以对此项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在签订合同时,他一再强调5年的合同有效期。

  李教授的著作如期出版,果不出意料,销量非常好,该书加印了5次,2万多册图书一售而空。2009年某一天,某大学出版社联系李教授,告诉他所有的图书都销售完了,合同也到期了,询问李教授是否愿意续签合同。李教授婉拒了。早在这份合同到期前,已经有其他出版社捷足先登了,李教授的作品不久将会以全新的形象重新登场。

  2012年某一天,与李教授接触的这家出版社找到了李教授,质问他为何还在某电子书城上销售不同版本的电子书,电子书影响新出版图书的销售。李教授满心疑惑,旧合同早就到期了啊?李教授登录网站一看,旧版的《经济学》已经下架,可是点击“在线阅读”,可以阅读图书完整的电子版。李教授立刻联系某电子书城,要求将电子书立即下架。

  某电子书城的答复是:“我们与出版社签了合同,我们是依据合同提供电子书的。”

  原来,某电子书城在网上推出了电子书平台,有众多的忠实顾客。其经营模式为:某大学出版社为某电子书城提供电子书,利润六四分成,某大学出版社获六成,某电子书城获四成。

  2011年9月22日,某大学出版社作为乙方与作为甲方的某电子书城签订了《商品购销合同(出版物)》。双方约定乙方保证对其所售商品享有唯一的、合法的所有权,并且商品在本合同下的交付和销售未侵犯任何第三方的权利;保证其供给甲方的商品均为获得合法授权的正版出版物或具有合法授权的其他商品,并承担甲方因销售乙方供给的商品而被行政、司法机关判定为非法出版物或其他侵权商品而遭受的损失,包括但不限于行政、司法机关的处罚、赔偿以及甲方因此发生的各项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对被侵权方的赔偿、律师费、诉讼费及对消费者的赔偿费等。合同的有效期为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之后,某大学出版社将李教授作品的电子版提供给了某电子书城。

  了解这一情况后,李教授很生气。他将某大学出版社和某电子书城一并起诉到法院,认为2008年他与某大学出版社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已经到期,某大学出版社在未与他签订新的出版合同的情况下,未经他许可,继续出版发行涉案图书,侵犯了他就涉案图书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某电子书城未经同意,擅自在其网站上提供涉案图书的电子版,侵犯了他的复制权、发行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李教授要求某大学出版社和某电子书城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要求某大学出版社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某大学出版社承认通过某电子书城销售涉案图书系错误授权,但因为图书出版合同的期限一般为10年,而与李教授签订的合同期限是5年,因此出现了失误。某大学出版社表示对此失误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涉案图书在某电子书城上显示的销售记录只有2册,所以只同意支付这2册书的费用。

  某电子书城认为其是具有合法经营资质的出版物销售企业,涉案图书系从某大学出版社进货。合作时,其审核了该公司合法的经营资质及销售图书的资质,尽到了法定的审查义务,销售涉案图书也有合法的进货来源,所以只需在停止侵权的范围内承担责任。

  由于李教授并没有做公证,开庭当天,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了现场勘验。登录某电子书城,输入用户名及相应密码,点击“我的购物车”,进入相应页面,点击页面左侧“数字商品”,找到涉案图书,可以在线阅读。某大学出版社和某电子书城对现场展示的情形都没有异议。

  最终,法院作出判决,认为李教授是涉案图书的著作权人,对涉案图书享有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某大学出版社在出版合同到期后,仍通过某电子书城销售涉案电子版图书,并以分成方式获得收益,侵犯了李教授所享有的复制权和发行权,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某电子书城虽然通过其网站销售了涉案图书,但因其已尽到合理审查义务,且已证明其销售涉案图书具有合法来源,故某电子书城仅需在停止侵权范围内承担责任。据此,法院判决某大学出版社和某电子书城停止侵权,同时判决某大学出版社支付李教授经济损失2万元。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都没有上诉,判决生效。

  法权聚焦:出版者的权利行使

  出版者的权利是我国《著作权法》中的邻接权,不同于作者享有的著作权。它依托于作者的著作权,又独立于该权利之外。出版者的权利产生的前提是作者创作作品。只有获得作者的授权,出版者的权利才可单独受到法律的保护,他人不得出版该作品。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出版者的权利来源于作者的授权,因此,出版者与作者签订的授权合同是出版者权利的全部来源。超出合同范围的使用,构成侵权。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出版社也开始尝试电子书的各种经验活动。需要注意的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专有出版权是两项不同的权利,前者是作者的权利,后者是出版者的权利。获得专有出版权,并不意味着当然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只有在作者明确将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出版社时,出版社才可以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案中,尽管出版社在获得了专有出版权的同时也获得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但在行使合同授予的权利时,须以合同为基础。因此,出版者应当做好合同的管理工作,保证其专有出版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合同有效期限内。

  微读知产17

  用利益共同体思维从纠纷中获取启示

  讲解人:宋鱼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

  本案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是电子书中的一个普遍问题。在探讨其法律问题时,有必要思考其商业问题,用利益共同体的思维最大限度地创造合法利益,避免纠纷的产生。

  首先,本案涉及的时间问题。我们先关注一下本案中的几个时间。某大学出版社与李教授签订了图书出版合同,合同期从2003年7月17日至2008年7月16日。2011年9月22日,某大学出版社与某电子书城签订授权协议,授权期限为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显然,某大学出版社是在与李教授的合同期满后又与某电子书城签订了后续合同。此时,其合同权利已经丧失,故法院认定其超出合同期限行使著作权。

  其次,网店的审查应聚焦某大学出版社与作者李教授的合同内容。某电子书城与某大学出版社签订合同时不仅约定了著作权条款,而且约定的内容很严格。但问题是,某电子书城实际上未审查出版社与作者的合同。如果审查,不仅可以发现作者与出版社关于合同期限的约定,关于合同权利的限制约定也一目了然。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属于作者权利,出版社并不当然享有权利,出版社是否基于合同取得相关权利依赖于合同约定。因此,建议网店在审查时不能盲目信赖出版社,而应做证据分析,尽可能考察出版社与作者的约定条款;否则,虽然侥幸未被法院判定侵权,表面上的财产利益无损害,但是,网店的信誉也是商业利益的无形资产,其所售图书未取得作者授权的判决结果会伴随案件而放大,并不利于网店经营的可持续。

  再次,出版社应严格履行合同义务。著作财产权也是作者的一项法定权利。随着电子书的出现,著作权被侵权现象严重,而作者的权利意识也明显加强。出版社为作者出书,取得的权利越大越完整越有利于其商业经营。但这取决于出版社与作者谈判的智慧,未经作者同意,出版社应受到合同约束。出版社的网上经营离不开作者的支持。为了取得双赢的互利模式,出版社应最大限度地考虑作者利益。只有为作者考虑的市场,才有可能成为健康的市场。

  最后,作者应重视自身商业利益的最佳运作。本案作者创作的是一本广受读者欢迎的书籍,销售量非常好。但本案出现的情况是,再好的书也会有纠纷。对纠纷的理解,一方面,纠纷是一种正常的商业现象,有利益冲突必然有纠纷产生;另一方面,作者有进一步提升经营策略的可能。作者是通过书商寻找读者,也是通过书商不断做大读者群。作者、传统书商、网络书商在商业环境下,对利益共同体的问题思考越深越容易合作,以最小的成本取得最好的利益。在著作权产业化的过程中,各自利益冲突比较大,纠纷也比较多,有必要进一步破解商业化的问题。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