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航空退票中消费者的权利 - 经济与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与法 >

网络航空退票中消费者的权利


文/韩骁

  事件回放

  《法律与生活》2016年3月,何女士在某网站预定了一张返回北京的机票。提交成功后,页面显示订票申请已提交,一个小时内等回复。事后何女士回忆:“前后不到1分钟,一会儿显示同价票有9张,一会儿显示同价票为0,且在3秒钟内先显示该航班无票,返回再入时又有高价票7张。”

  疑惑之余,何女士有些不放心,看到上面显示可全款退票,她决定退掉21点20分的航班,改订21点30分起飞的航班。与网站协商之后,何女士重新订了票。突然,“21点20分的机票已出票成功”的短信发送到她的手机上,何女士立刻退出订票程序,致电客服询问。

  客服人员的回复是,技术人员并未拦截成功,也没有通知。之后,何女士坐上了当天返回北京的21点30分的飞机。

  后来,网站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未退款成功的飞机票仅返还50元机建费。何女士以网站提示可以全款退票为由要求网站退还其他款项,工作人员则认为“按照规则办事”不应返还其他费用。对于网站的反馈,何女士不满,但苦于没有解决的办法。

  网络订票、退票和改签等是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常遇到的事情,关于网络退票费用返还的法律问题值得关注。以下,笔者从法律角度试论退票中的法律责任,愿消费者遇到类似问题时有所裨益。

  法律解读

  解读1 误出的机票应该由网站承担

  因网络的普及,网络订票因其便利、快捷的特点而颇受欢迎。尽管订票手段已经改变,但是,要约和承诺的交易模式并未改变。消费者在客户端根据需求操作发出包含订票数量、时间和班次等信息的要约,网站根据预定程序接受订单属于承诺,订票合同即告成立,等到出票后合同履行完毕。

  根据购买机票的交易性质,消费者在航班起飞前享有任意解除合同的权利,即退票的权利。相应地,网站会根据机票再次售出的可能性等因素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问题在于,手续费的收取比例并不确定,可能根据退票手续的复杂程度、距离航班的起飞时间等因素的不同而不同,难以提出一个一致的比例。一般而言,网站会提前以协议方式告知消费者退票手续费的比例。这种协议属于格式条款。格式条款极大地削弱了消费者在交易中的谈判能力,使消费者被动地接受不利于自己的协议。故法律在认定格式条款的效力和对其进行解释时会更多地偏向于消费者。

  该协议在不违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具有法律效力,网站在消费者退票时按照协议收取手续费即可。但在一些情况下,仍会出现争议。

  如本案中的情况,何女士按照网站的操作要求发出退票指示后,因网站技术人员未能拦截成功导致出票的,在法律上应该认定何女士已经退票成功,误出的机票应该由网站承担。因为何女士按照操作程序发出退票指令的行为属于行使解除权。解除权是形成权,只要单方意思表示到达网站的服务器,无须网站方同意,订票合同立即解除,退票成功,网站只有扣除一定比例的手续费的权利。

  解读2 网站拒绝返还价款属于违法行为

  何女士以在订票前在网站界面中看到可以全款退票为由要求退还价款,事后网站却以“按照规则办事”拒绝,导致二者相持不下。尽管签订格式条款合同时消费者难以与网站协商,但是,所有的合同条款仍需消费者在订立合同前知悉并予以确认接受;否则,该条款并未定入合同,对消费者不具有法律效力,无须遵守。

  如果网站为了招揽消费者,在订票的界面上提示可以全款退票以打消消费者订票的疑虑,这种承诺有利于消费者,无疑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该遵守。事后,假如网站单方以消费者订票前并未接受的“规则”为由拒绝退还其余款项,因该“规则”尚未定入合同,不必依据《合同法》第41条关于对该格式条款进行解释,只要直接认定其没有法律效力即可。消费者自然也不应受其约束,可以起诉要求网站按照承诺退还其余款项。

  若在消费者预定机票前网站没有提供给消费者关于退票的协议,事后单方按照“规则”扣除手续费,消费者不同意的,该“规则”仍然属于未定入合同,构成合同漏洞,需要对订票合同进行补充解释。《合同法》第61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如果消费者和网站事后难以对退票手续费的扣除比例达成协议的,应该按照交易习惯执行。

  因为退票属于常有之事,交易习惯比较容易举证证明,如中国国际航空、中国南方航空等知名航空公司都有相关退票规则,为航空行业所知悉认可,且受监管部门的调控,可以认定为退票的交易习惯,比照执行即可。

  解读3 手续费畸高无效须结合实际情况判断

  订票之前,网站提供的协议已经载明相关退票规则,消费者也已知悉,但是,按照协议收取的手续费畸高,高出同行业平均水平,明显不合理。如本案中网站仅返还价款的10%,此类格式条款的效力尚需依法予以评价。《合同法》第40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预定机票后,消费者因改变行程而退票的情形常有发生,退票对消费者至关重要,网站也都会提供退票的服务。这种对退票相关事宜进行约定的协议直接承认了消费者退票的权利,可以看出,消费者退票并要求返还相应的价款属于预定机票协议中的主要权利。按照《合同法》第40条的规定,扣除畸高的不合理手续费,以至于拒绝返还价款的约定属于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至于退票费用,需要按照《合同法》第61条补充解释。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协议约定的手续费是否畸高以至于构成“排除对方的主要权利”,不应简单地以收取的手续费比例来确定,而应考虑经营季节、退票时间、其他航空公司或订票网站相同情形收取的手续费比例和退票手续的复杂程度等综合因素来认定。如在航空售票的旺季,机票供不应求,而消费者在航班起飞前几个小时要求退票,导致本应售出的机票难以再次售出,即使收取很高的手续费也不能谓之不合理。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上半月期
 

  作者简介:

  韩骁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兼职教师,北京市经济法学会理事,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石景山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兼职仲裁员,主要执业领域为中小企业法律顾问服务、民商事诉讼、刑事诉讼。

  电话:010-85965005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南岸一号义安门56-3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