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鱼”游不进法规与道德两条河流 - 经济与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与法 >

“天价鱼”游不进法规与道德两条河流

  

文/余人月

  《法律与生活》哈尔滨“天价鱼”事件曝光以来不断反转,至今难言尘埃落定。最新说法是此店的餐饮证照已过期、店方的结账单是服务员代签、导游带客有提成等。一条“天价鱼”游来游去,就是露不出有无宰客的真相。每一起网络热点,最终能将当事方的里里外外翻个遍,好像一个人若有不好,围绕他的一切都是不好的,这个行业、这座城市都不好。

  我并非为“天价鱼”事件辩护,只是觉得围绕这事的牵扯虽多,关键疑点只有一条,即到底是14.4斤还是10.4斤。其他的再怎么扯,跟收费是否合理没有太大关系。

  说起野生鱼店,大家都懂,无论真假野生,那价格是要贵些的。有一次我招待朋友,就是在一家鱼馆,客人很矜持地只点便宜的寻常鱼类,没要100多元1斤的鱼。正所谓酒烈不喝,人狠不逢;他横任他横,他贵任他贵;没有强卖就没有伤害,惹不起可躲得起。

  无论是《民法通则》还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公平都是最核心的原则之一。但经营者与消费者进行交易时,自愿、平等、诚信都好说,就是公平难以准确界定。因为在现实中,一些价格是随行就市,同一种商品,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供求关系下,价格大有差别,也有自主的空间与权利,公道与否难以一言概之。

  2015年,天津的段先生夫妇到长沙旅游,在一家餐厅吃饭时,一杯开水被收8元钱,心里不爽。网友笑他少见多怪,咖啡厅一杯水要20元,论批发价,可以买1吨了。依此,批发价30元1斤的鱼卖到400元1斤,这价格的公道还真不好去横向比较。有些价格也并非围着生产成本打转。至于什么样的鱼算野生,值不值这个价,完全是另一码事。

  天价商品本不是新闻。前些年,一瓶洋酒动辄成千上万元,一盆兰花也以几十万元计,公道不公道?俗话说,没有卖错的,只有买错的。再贵的东西,你不买,就是你的对。市场的水至清则无天价鱼,但那又是不可能的,难以用道德的标尺衡量每一个价格,也难以指望每一个价格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在商品定价存有弹性空间的现实中,“天价鱼”事件从来就不是孤例,这个市场上也从不乏价格与价值偏离过大的“天价”现象。我们的自寻烦恼,就是常从美好的愿望出发,以道德标准衡量一件事是否合法。很显然,既然是天价商品,那就不可能同时游进法规与道德的两条河流。对此,只能接受或放弃。

  每一起天价事件都引来围观,并非“天价”本身犯了法条,只因现实中有太多这样的无奈,看似不合理却又合规,似是而非。你再怎么觉得这钱付得冤,可只要标价在先,愿打愿挨。

  哈尔滨“天价鱼”算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任人追问、解剖了。可是,即便将“天价鱼”剥个体无完肤,也消除不了市场上那些暴利的腥味,那些游走在法律与道德边缘的灰色经营不会就此消失。只要有利可图,就会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了钱而顾不上那么多了。

  “天价鱼”事件的焦点在于斤两上有没有玩人。如果将10.4斤故意搞成14.4斤,仅此,即是欺诈、宰客。一些事情,如果脱离是非的本原,就永远纠缠不清。要想求真相,还是围绕斤两问题展开吧。扯得太远,水搅浑了,也就看不清“天价鱼”的真相了。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3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