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保全与反担保,南北“稻香村”之争新一季 - 各界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各界 >

财产保全与反担保,南北“稻香村”之争新一季

知产故事

  “老字号”之争的渊源

  2017年中秋节,南北“稻香村”围绕商标而展开的争夺战,已从月饼销售的市场竞争升级至法庭上的抗衡。

\
北京稻香村
\
苏州稻香村

  2017年9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北京稻香村(以下简称北稻)诉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北京苏稻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稻)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行为保全裁定。法院认为,苏稻在蛋糕、糕点、月饼、面包、饼干、粽子等商品上的涉案被诉侵权行为,可能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鉴于临近中秋节及国庆长假,传统糕点等商品处于销售旺季,月饼、糕点等被诉侵权商品的销售量会显著增加,如不责令苏稻立即停止涉案行为,将可能会对北稻的市场份额造成严重影响,从而使其利益受到大幅减损。

  针对此次裁定,苏稻方面称已按法定程序进行积极复议,请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法撤销保全裁定,同时向法院提供了6000万元反担保资金。

  四天后,根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最新裁定,苏稻恢复线上销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解释说,苏稻提出的反担保申请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商标权本身具有财产权的属性,该案涉及的纠纷应属于财产纠纷案件。苏稻提供的担保金额和解除保全措施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解除保全的条件”。

  苏州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同为传统老字号。苏稻称,稻香村始创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的苏州观前街,持续经营至今已244年,传承了南派糕点的传统技艺,是1999年国家在糕点类首批命名的“中华老字号”。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稻始建于1895年,握有稻香村食品制作绝技和经营谋略的金陵人郭玉生带着几个伙计来京,在前门大栅栏观音寺外大街开设了“稻香村南货店”,是京城生产经营南味食品的第一家店,后来成为北京著名的糕点铺。

  1996年,北稻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稻香村”商标。2004年3月,苏州稻香村食品厂与“稻香村”商标权人河北保定稻香村新亚食品有限公司、北京新亚趣香食品有限公司申请成立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此时,“稻香村”文字及图形商标几经转让后,归到了“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名下。

  2006年,苏稻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扇形稻香村商标,商标局予以核准。2008年,苏稻曾授权北稻在糕点上使用“稻香村”商标。北稻在被许可期间申请注册了包括糕点类商品的“北京稻香村”商标。

  2009年,北稻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议,认为苏稻申请注册的扇形商标是刻意模仿自己在先注册的“稻香村”商标。商评委经复议后认为,苏稻所申请的注册商标为类似商品的近似商标,不予核准。

  苏稻不服,将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了苏稻的再审申请。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考虑到如果予以注册异议商标,会引起以下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会破坏业已稳定的市场共存格局,导致“稻香村”标识之间的混淆或误认,最终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不利于苏稻和北稻划清彼此商标标识之间的界限,不利于各自企业的发展壮大以及稻香村品牌的进一步提升。

  目前,苏稻仍然使用“稻香村”手写体商标。2015年9月,北稻就苏稻商标侵权行为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停止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

  在北稻注册手写体“北京稻香村”商标之后,2016年3月底,北稻以侵害商标权纠纷和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苏稻旗下三个公司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苏稻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必须在“稻香村”前面添加“苏州”二字。

  当年4月,苏稻表示,苏稻是“稻香村”字号的创立者,是糕点食品类“稻香村”商标的唯一持有者。对于苏稻持有“稻香村”这一商标,北稻方面并不否认。不过,北稻表示,苏稻持有的“稻香村”商标是圆形图案,是由“稻香村”和“DXC”组合成的图形,与北稻注册的手写体“北京稻香村”商标有明显的区别。因此,苏稻不得使用手写体“稻香村”。如要使用,则须加上“苏州”字样以示区别。(摘编自《工人日报》)

专家析案

  细分商标标志与行为保全制度

  “稻香村”商标之争在北稻、苏稻两家企业间已持续多年。这是原有地域格局随着市场变化逐渐被打破而引发的纠纷。解决南北“稻香村”两家企业十年纠纷的一个可行方案是细分商标的标志,使双方的商标更容易区别开来。

  本案中,值得关注的还有行为保全制度。它是2013年施行的《民事诉讼法》增设的一项重要制度。在此之前,《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均规定诉前行为保全制度可在知识产权审判领域予以一定程度的适用,司法实践通常称之为“诉前禁令”。行为保全制度是指法院应当事人申请,在若不及时制止被控侵权行为,将给申请人造成难以弥补损失的特定情况下,为保护申请人合法权益,保证判决或者裁决执行,避免损失扩大,在诉讼前或者诉讼过程中,责令被申请人为一定行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临时性民事强制措施。该制度设立的主要目的是及时制止被申请人即将发生或持续性的侵权行为,防止损失即将发生或进一步扩大。

  众所周知,商标争议越拖对企业的伤害越大。因此,司法途径是解决商标争议的最好道路。通过司法裁判,短期来看,可能有一方会在市场上受伤。但从长远来看,则有助于企业更加重视商标,重视商标这一无形资产的产权界定。2017年8月,持续数年的加多宝、王老吉“红罐”凉茶包装之争落幕,最终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的“共享”红罐包装结局。“红罐”凉茶的这场战役也许会对南北稻香村的商标争夺具有借鉴意义。

法律档案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文/杨召奎 赵航)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