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费VS行贿款之辩 - 法治社会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社会 >

感谢费VS行贿款之辩

——李明受贿案辩护纪实

文/王永杰

  《法律与生活》河北省张家口市某县供水公司经理李明受贿案经历了一审、二审发回、第二次一审,李明坚称自己无罪,再次上诉。作为李明的辩护人,我参与了李明受贿案的二审开庭。由于《刑法修正案(九)》对于受贿罪量刑的修改,李明现已取保候审。如今,他在等待张家口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

  对于改变李明人生轨迹的12万元性质的认定,关乎着李明未来的人生走向。

  李明的人生转折点

  李明自幼敏而好学。参加工作后,李明凭借自身努力,被提拔为河北省张家口市某县供水公司经理。李明的妻子是一名中学教师,他们的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一家人其乐融融,令人羡慕。

  李明向我诉说,他的人生转折点是他坚持不减免一家公司的城市供水管网工程建设费而带来的。该公司称减免城市供水管网工程建设费的申请经过了县相关领导的批示。但李明审查认为该公司不符合减免条件,顶住压力没有为该公司进行减免。

  2013年3月21日,李明被县检察院带走,涉嫌罪名是受贿。检方指控李明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高某12万元。李明对高某送给他12万元没有异议,但认为这笔钱是高某给他的感谢费,用于感谢李明找同学帮高某买顶管机及配件。李明认为,这笔钱与自己职务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受贿。

  2013年12月19日,在庭审过程中,高某翻证,称这12万元是感谢费不是行贿款。此后,高某的证言发生了反复。

  2014年3月7日,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明有期徒刑8年。

  李明上诉后,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 在第二次县法院一审过程中,高某于2014年9月24日作出一份新证言,称其送钱给李明有两层意思:“6万元是顶管机的感谢费,6万元是送礼,为了以后好揽活儿、好结账。”

  以这份证言为依据,2015年2月25日,县法院认定李明受贿6万元,将李明的刑期减为5年。

  宣判后,李明再次提出上诉。此时,李明的原辩护人因故退出,李明的家属慕名到北京找到泽永律师事务所刑辩团队。经分析案情,我们认定这是一起无罪案件。

  基于这一判断,泽永律师事务所接受了李明家属的委托,指派我和王常清律师担任李明的二审辩护律师。

  感谢费VS行贿款

  2015年11月17日,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李明受贿案。

  庭审中,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李明构成受贿罪。但鉴于《刑法修正案(九)》已生效,虽然司法解释并未出台,但6万元应属数额较大而非数额巨大,因此建议撤销一审5年的判决,在3年以下对李明重新量刑。

  作为辩方律师,我们并未在量刑问题上提出过多意见,而是一再强调本案是一起无罪的案件。我方提交了包括几份录音在内的辩方证据,并提出无罪辩护意见:

  首先,12万元是感谢费。高某在2013年12月19日在法庭上当庭陈述 “12万元是感谢李明帮忙买顶管机的钱”。这个说法与李明在2014年9月25日一审当庭供述可以相互印证。而高某在2014年9月24日的证言中关于这12万元有两层意思的说法,并无其他证据相互印证。

  2014年6月10日,李明的妻子在向高某退还银行卡时,高某明确12万元是感谢费,同时也提到了检察机关的威胁、违法取证。这份录音解释了高某在第一次出庭后改变证言的原因。

  站在高某的角度分析,其证言中有两层意思“6万元是感谢费,6万元是为了好揽活、好结账”的说法明显不具备合理性。一来高某与供水公司之间的合作稳定,根本不需要所谓的感情投资;二来供水公司一直按时付款,结账也不是问题。所以,李明实在没有理由意识到这笔钱可能是行贿款。

  事实上,高某送钱就是为了感谢李明帮高某买顶管机。首先,通过李明的介绍,高某不仅在购买顶管机中便宜6万元,而且厂家还送给高某一台导向仪,导向仪的市价是7.5万元。此外,通过终身保修等隐形利益,李明给高某带来的经济利益不止12万元。李明在这次交易中的存在,不仅使高某省了钱,还帮助他抓住了商机。如果没有李明的存在,高某可能就不会开展这项业务,也就不会从中赚取200万元的丰厚利润。因而,在高某赚钱之后,报答帮他抓住商机的人,这是符合情理的。

  其次,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李明有受贿故意。事实上,高某送给李明的12万元无论是一层意思也好,两层意思也罢,都是高某自身的内心活动,他并没有把意思传达给李明。因此,仅凭高某的内心活动,不足以认定李明有受贿的故意。一审判决书第14页称“高某给李明送银行卡有明确的目标指向,李明是能明白感知到的”。这一认定是没有事实依据的,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

  最后,本案检察机关违法办案、程序违法。李明受贿案于2013年3月22日正式立案,检察院却在2013年3月21日非法强行搜查李明的办公室和家庭住所,并非法扣押了李明的家庭财产。我方证据显示,高某多次被检察机关威逼,原一审中高某被询问时的录音录像显示检察机关对其诱供。

  二审庭审后,我们以李明被羁押已接近3年为由向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取保候审。很快,李明被释放回到家中。因《刑法修正案(九)》已经生效,李明即使被法院判决有罪,刑期很可能短于或等于已经被羁押的期限。但是,李明坚称要还自身的清白。现在,我们和李明都在等待着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无罪判决。

  相关法条

  《刑法》第386条规定,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第383条贪污罪的规定处罚。即(一)个人贪污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二)个人贪污数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10万元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刑法修正案(九)》将《刑法》第383条的贪污罪处罚修改为:(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3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83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依法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上半月期
 

  作者简介

  王永杰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著有《刑事辩护的艺术——无罪辩护经验谈》一书,主要执业领域为刑事辩护和企业法律风险防范。

  电话:010—53303551,13910203169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水井胡同11号北京INN 4号楼A区B1205室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