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当事人房产:家事律师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死磕” - 法理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理 >

为保当事人房产:家事律师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死磕”

为保当事人房产:家事律师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死磕”
 

文/段凤丽

  【相关法条】

  《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法律与生活》2015年11月23日,一份寄自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再终字号”离婚判决书为一起涉及《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历时近4年的离婚案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打开判决书,我和杨晓林律师心中五味杂陈、感慨万千。此案历经确权案一审、离婚案(第二次起诉)一审、二审、再审,我们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死磕”了3年零10个月。

  不容乐观的“第七条”

  2012年年初,经朋友介绍,张女士找到杨晓林律师,委托其代理自己的第二次离婚诉讼。她第一次离婚诉讼因对方不同意离婚而撤诉。

  2003年10月9日,张女士与赵先生登记结婚。

  2005年4月7日,赵先生的父亲向赵先生的建行账户汇款30万元。三天后,赵先生以本人的名义与北京天恒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按揭购买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套房产。合同中约定房屋总价款60.5957万元,首付款30.5957万元,余款30万元以公积金贷款形式支付。

  5月8日,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审核通过了以赵先生和张女士为借款申请人的购房贷款,借款额度为30万元。

  张女士说,在购房的手续都办完后,当年7月的一天,她与赵先生共同向赵先生的父母出具购房首付的借条。但是,赵先生否认出具过借条,这也成为本案历次诉讼的焦点。

  2006年3月21日,赵先生和张女士取得了新房的房屋产权证书,房屋产权登记在赵先生名下。此后,让张女士没想到的是,她与赵先生的婚姻亮起了红灯。2012年1月9日,张女士起诉离婚。2月7日法院开庭时,由于赵先生不同意离婚,张女士当庭撤诉。

  张女士之所以找到杨晓林,主要是因为婚后购买的位于海淀区的那套房产一直登记在赵先生名下,她不知道离婚后房产该怎么分。

  此时,《婚姻法解释(三)》刚刚颁布实施半年。该司法解释甫一出台,就激起千层浪。作为代理过千余件家事案件且在《婚姻法解释(三)》长达5年的起草过程中多次受邀参与研讨的资深家事律师,杨晓林断言:在父母出资购房具有相当普遍性的中国国情下,该司法解释的第七条必将引起“天下大乱”。

  第七条制定的初衷是解决由《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所引发的虚假民间借贷纠纷满天飞的情况——父母在子女婚后购房时有出资,子女离婚时主张该出资为借款。

  与《婚姻法解释(三)》几乎同时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一书,将第七条解读为:在父母只支付不动产部分价款且不动产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情形下,则根据本条立法原意,该部分出资应视为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既然父母的该部分出资属于其子女一方的个人财产,那么,其子女以该个人财产出资购买房屋时,根据本司法解释第十条关于离婚时一方婚前贷款所购不动产的处理的规定,也应认定该不动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只不过在以夫妻共同财产还贷的情形下,离婚时应给予另一方补偿。

  如此解读,与我国《婚姻法》所规定的法定财产制相互矛盾,忽视了婚姻家庭法的伦理性,必然造成实践中更大的混乱。然而,这本书却被各级法院视为“红宝书”。也正是如此解读,才有了2011年12月北京首例夫妻婚内房产证加名案的判决结果——涉案房屋首付款系男方母亲支付,房屋产权登记在男方名下,该房屋应认定为男方个人财产。

  小试牛刀的确权之诉

  正是因为有了《婚姻法解释(三)》这样的法律依据,加之“红宝书”的解读和北京首例夫妻婚内房产证加名案判决结果的影响,张女士的案件可谓难上加难。接受了张女士的委托后,我和杨晓林律师走上一条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的“死磕”之路。

  按照我们的代理思路,在张女士第二次起诉离婚之前,先提起了婚内确认房屋产权纠纷。后来,在诉讼中法官将案由改为婚姻家庭纠纷。

  提起婚内确认物权纠纷诉讼的理由有二:第一,因我国没有完善的家事诉讼程序,当事人在第一次离婚诉讼被判决驳回或撤诉后至第二次离婚诉讼期间,恶意转移财产现象包括擅自出卖共有房产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在第二次离婚诉讼前起诉确认产权同时申请对标的物进行异议登记有诉讼保全效果,避免财产被转移。第二,化整为零的诉讼策略。让法官直接忽略《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及“红宝书”而径直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极不现实。因确权不涉及具体分割,双方争议的尖锐程度会明显降低,且《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和“红宝书”重心均在于离婚分割。因此,从确权着手利用与《婚姻法》本身的矛盾,强调婚后购买及婚后取得房产证书,争取法官判决支持诉争房产共有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在确权案中,我们的目标是避免北京首例夫妻婚内房产证加名案中产权归一方所有的极端结果出现。

  实践证明,我们的诉讼策略是务实的。

  在确权诉讼中,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涉诉房产的购买时间以及取得产权证的时间均在张女士与赵先生结婚之后,且双方在婚后对该房屋的贷款进行了共同还贷。因此,该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对于所争议的该房屋首付款中由赵先生之父电汇给赵先生的30万元的性质,法院认为该笔汇款无论是借款还是赠与,均不影响法院对该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

  对于业已死亡的婚姻必然面临的离婚分割,这只是第一步。虽然将产权锁定为共有,但离最终的结果还相去甚远。

  离婚诉讼一波三折

  赢了婚内确权案之后,我们启动了离婚诉讼。

  一审诉讼中,尽管庭审中张女士提交了与赵先生父母及赵先生本人的两段录音,用以证明曾经给赵先生父母出具过借条,但法院认为仅凭录音无法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我们主张,在借款事实不能由客观事实被采信为法律事实时,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第十八条第三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的规定,《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父母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而非如赵先生主张的推定为对其个人的赠与。可惜,我们的代理意见未被法院采纳。

  一审法院认定赵先生父亲汇给赵先生的30万元是对赵先生一方的赠与。该首付款所对应的房屋增值部分也视为赵先生的个人财产,剩余305957元购房款所对应的房屋增值部分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一审判决后,张女士别无选择地上诉了。此时,理论界和实务界对《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的理解发生了些许变化——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就该问题在非正式场合或在权威刊物上以个人观点的形式提出对父母部分出资仅根据登记简单推定为对自己子女个人赠与的质疑,并提出在此种情况下倾向于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但此时,仍没有官方文件形式予以确认。我们在坚持一审代理意见的同时,也将这些变化反馈给二审法院。但二审法院仍然认为借款事实无法得到认定,按照《婚姻法解释(三)》的规定只能推定是对一方的赠与。法院在组织双方调解未果后,维持了一审判决。

  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2%的裁定再审率下,申请再审时,我们保持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清醒意识。

  就在6个月的再审期限即将届满的前一天,我们妥妥地立上了案。之所以选择把期限用尽,是因为看到了时间的力量、实践的力量和正义的力量。但再审改判的结果,仍然是不敢奢望的。

  在被通知去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谈话时,我们心静如水,因为我们做了最充分的准备,除了字斟句酌的代理意见,还有我们精心整理的《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的观点演变图。杨晓林与法官交流时据理力争。谈话结束时,杨晓林试探性地问法官是否还会开庭。法官一句“应该不用了”几乎让我们的心沉入谷底。

  虽然希望渺茫,但作为职业法律人,我们从未放弃过任何努力的机会。之后,我们不断地与法官保持着关于法律问题的沟通和交流,将搜集到的类似案件的判决也及时反馈给法官。

  2014年12月29日,来自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的裁定让我们体验到前所未有的职业价值和尊荣。

  本案由北京市一中院审监庭再审。法官在查明事实方面的清晰思路,既帮助还原了事实,也体现了法律理解适用方面的高超水平。法官完全接受我们关于借款事实不能认定的情况下,应当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推定父母出资是对夫妻双方的赠与的观点。虽然我们主张房产分割补偿款计算应当以本次庭审时的房屋市场价为基准的观点未被采纳,稍微有些遗憾,但当事人已经十分满意了。

  最终,法院判决原二审判决及一审判决中第二项,“原判决关于‘赵先生父母汇给赵先生的30万元首付款部分为对赵先生一方的赠与’的认定及据此判付的房屋折价款失当,本院再审予以纠正”。

  这份盼望已久的判决历时近4年,我们终于争取到了。

  杨晓林的口头禅是:“家事无小事,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法律政策关乎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婚姻家庭案件无小案!”(杨晓林系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专注于婚姻家事继承法领域11年)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1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