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恩:用法律“洗白”无辜死囚 - 法理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理 >

布莱恩:用法律“洗白”无辜死囚

  人物画像

  布莱恩·史蒂文森,美国纽约大学法学教授,闻名全美的公益律师,被称为“美国的曼德拉”。他为身处绝境的死刑囚犯带去希望。他创办了平等司法倡议组织,极大地推动了美国刑事司法制度的改善。布莱恩获得了诸多荣誉,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自由奖章、全美公益律师协会年度律师、美国律师协会公共服务和专业精神奖、纽约大学杰出教学奖等。在他的法律思维中,他认为衡量一个社会的标准不是看它如何对待有钱、有势的人,而是能否对那些贫穷的人、被定罪的人、被监禁的人给予仁慈和悲悯。

  

布莱恩:用法律“洗白”无辜死囚


布莱恩:用法律“洗白”无辜死囚

 

本刊记者/李云虹

  诘问:人为什么会被不公平地裁判

  《法律与生活》2015年11月1日,布莱恩·史蒂文森的第一本书——《正义的慈悲——美国司法中的苦难与救赎》中文版已由上海三联书店正式出版发行,人们再度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布莱恩用专业的法律知识为判处死刑的犯罪嫌疑人送去了暖心的帮助——拼尽全力拯救被判死刑的无辜者;他大力为法律的公平与公正鼓与呼——直言“正义存于每个人心中的仁慈和悲悯”。

  布莱恩于1959年出生在美国特拉华州德尔马瓦半岛东海岸的一个贫穷家庭。家乡浓重的歧视色调大环境,在布莱恩幼小的心灵中投下了阴霾,也为日后他选择从事律师职业埋下了伏笔。

  布莱恩在大学本科阶段学习的是哲学。毕业后,他本着探寻“贫穷成因”的初心,考入哈佛大学法学院和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在就读哈佛大学法学院后的第一个暑假,布莱恩参加了费城的一个青少年司法项目。之后,他发现哈佛法学院有一个关注穷人诉讼的集中课程。随即,他报名参加。与其他课不同,这门课要求学生离开学校,在某个社会司法救助组织工作一个月。

  1983年12月,布莱恩乘飞机前往实习地点——位于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南方囚犯辩护委员会。南方囚犯辩护委员会旨在用法律帮助少数族裔和贫穷的人。彼时,23岁的布莱恩第一次走入戒备森严的监狱,第一次来到死囚区,第一次单独会见一名罪犯——亨利。

  布莱恩忘不掉会见结束时,亨利“充满渴望”的歌声以及其展现的人性光辉。对布莱恩而言,亨利改变了他对人性潜能、宽恕与希望的理解。

  在整个实习期,布莱恩与已决囚犯的亲密接触令他对人性的追问更加迫切。带着强烈的渴望,布莱恩回到哈佛法学院。这一次,他希望在这里了解死刑与极端刑法背后的法律与原则。随后,在肯尼迪学院的学习过程中,他欲对歧视和不平等进行量化分析和解构,寻找“人为什么会被不公平地裁判”的答案。

  拯救:美国第50个被判死刑的无罪者

  1989年,同样是在南方囚犯辩护委员会,布莱恩遇到了沃尔特·麦克米利安——一名因杀人而被陪审团判处死刑的囚徒。彼时,布莱恩绝不会想到自己与沃尔特的相遇会改写沃尔特的人生走向——成为美国现代被证明无罪的第50个人。

  布莱恩清楚地记得在监狱的死囚区见到沃尔特的场景。见面时,沃尔特嘴唇颤抖,紧握拳头,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这对你并不重要,但对我很重要,我是无辜的,并没有做他们说的事情……我知道我不是死囚区里第一个告诉你自己是无辜的人,但我真的需要你相信我。他们强加在我身上的谎言,是我远远不能承受的,又没有一个相信我的人帮助我……”

  沃尔特,在美国阿拉巴马州门罗维尔郊外的贫民区长大。19世纪时,门罗是繁荣的棉花种植园。1950年,棉花种植业萧条。当地政府给予税收优惠,以此带动当地人进行经济转型——从事木材种植业和林产品加工业。沃尔特看准了经济发展趋势,在1970年开始从事随着木业发展起来的一个崭新行当——纸浆材生意。在不懈的努力下,他拥有了一份稳定的事业。同时,开朗、礼貌、慷慨、包容的性格特质也为他赢得了生意伙伴的喜欢。

  1986年11月1日,一名18岁的大学生隆达·莫里森死在门罗一家洗衣店的地板上。案发后,当地警方用尽了全力,但始终没能破案。整整7个月过去了,当地社区居民陷入恐惧与愤怒中。

  当时,一名叫拉尔夫·迈尔斯的男子告诉警方,沃尔特是杀死隆达的凶手。举报者拉尔夫与沃尔特的交集缘于一个名叫卡伦·凯利的女子:卡伦是拉尔夫的现任女友,也是沃尔特的前任女友。卡伦与沃尔特交往时是有夫之妇。两人的恋情被公之于众后,造成沃尔特名声扫地。

  最终,沃尔特成为警方眼中“最完美的犯罪嫌疑人”,并被妖魔化为一名毒枭,过着双重生活,秘密囤积资金,是一个伪装的好人。当地检察官以枪杀隆达的罪名起诉沃尔特。1988年8月,沃尔特被陪审团判定有罪,被判处死刑。

  会见时,沃尔特的真诚与质朴让布莱恩感到,自己需要帮助这个困境中的人。于是,在查阅了所有资料后,他代理了沃尔特案件。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他几乎每隔一周就去会见沃尔特一次。随着见面次数的递增,两人的关系变得轻松而融洽。布莱恩感到,沃尔特是一个善良、正派、天性慷慨的人。身为一名律师,自己与当事人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私人关系。

  1989年,布莱恩创建了平等司法倡议组织,致力于为死刑犯、穷人和少数族裔提供免费法律帮助。沃尔特顺理成章地成为平等司法倡议组织帮助的对象之一。

  在听证当天的最后陈辞时,布莱恩动情地说:“法官大人,在休庭之前,我只有一点想说。我们对这个无辜的人定罪太过容易,我们把他送进死囚区也太过容易,而他证明自己无罪、获得自由却难上加难……”此时,距离沃尔特被捕已经过去了整整6年。

  最终,沃尔特被无罪释放。在布莱恩的帮助下,沃尔特获得了赔偿金。用这些钱,沃尔特重新开始了木材生意。遗憾的是,在一次伐木作业中,沃尔特被树枝砸中脖子造成重伤。布莱恩不仅照顾沃尔特,还帮助其联系康复机构。但因沃尔特曾经被判重罪,大多数地方不愿意接收他。最终,沃尔特得到了姐姐的悉心照料。

  2013年9月11日夜晚,沃尔特悄然离世。

  让布莱恩感到动容的是,沃尔特在被无罪释放后,即使自身受到了严重的心灵创伤,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但他还是选择了宽恕,宽恕伤害他的警察、检察官、法官和镇上的人们。他重拾的生意虽然不成功,但他也没有更多抱怨。他的后半生并不幸福,但他却没有将自己的苦难转化为满腔的愤怒。

  “判决一个人有罪是多么的容易——当我们放任恐惧、愤怒和冷漠的构筑我们对待最弱势人群的行为方式,会造成多少不公。”在布莱恩看来,“当人们纵容其他人受到不公正对待时,人们自身也无法逃脱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命运。同情心的缺失,可以摧毁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尊严。恐惧和愤怒会使人们仇恨、嗜暴、偏激。最终,人们都将尝到不宽恕的恶果——在宣判那些受害者的同时,人们也宣判了自己。”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2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