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楼房 三代恩怨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一栋楼房 三代恩怨

卢璐
 
\
 
        斥资百万元建造六层小楼
 
  2016年10月的一天下午,家住河南省灵宝市的八旬老人杨松年从外面回家时,发现大门被两名年轻女孩死死堵住。这两个堵门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杨松年的亲孙女和孙子媳妇。
 
  杨松年说,自己一直很疼爱孙子和孙女,没想到换来的是晚辈的恩将仇报。他认为,两个孩子之所以敢如此目无长辈,是自己的大儿媳妇董云会在背后指使。对此,董云会也是一肚子的怨言。
 
  董云会说,自己与婆婆李变玲有过纠纷。那天因为一点儿小事,双方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争吵一番后,李变玲冲进屋里。董云会的女儿杨一枝从李变玲的后面搂着她的脖子将其拉到屋外。当时,李变玲摔倒在地,后经医生诊断为腰部骨折,构成轻伤。因杨松年报了警,几天后,杨一枝被警方拘留。
 
  一场家庭内部冲突,造成爷爷亲手把孙女送进看守所的结果。杨松年和董云会的矛盾发展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实际上,在冲突前,杨松年和董云会的纠纷已经持续了四年。其间,为了一栋位于灵宝市第一高级中学对面的六层小楼,他们经历了多次诉讼,但仍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栋小楼是杨松年于2006年投资建造的。杨松年和老伴儿住在二楼,董云会一家住在三楼和四楼,其他的房子出租给他人。出租房屋的管理人和受益人是杨松年。
 
  2006年年底楼房建成后,住在同一栋楼里的两家人和睦相处。可2013年年初,这种平静被打破了。
 
  2013年2月,杨松年来到灵宝市人民法院起诉自己的孙子,即董云会的儿子杨启隆。杨松年在诉状中写道,杨启隆将杨松年张贴的租房广告撕掉,张贴新的招租启事,私自收取房屋租金,严重干扰杨松年的正常经营管理,侵犯了原告的权利。
 
  对于杨松年对诉争楼房管理和收租的权利,董云会没有异议。但董云会说,这栋楼房是在她家的宅基地上建成的。所以,当初她的丈夫、杨松年的大儿子杨建民与杨松年约定,杨松年负责对楼房的管理、出租和收益的期限只有十年,十年后的2015年年底,房子归董云会家。
 
  2013年年初,杨建民发生了车祸,需要一笔治疗费,加上他的两个孩子工作不稳定,这让他们本不宽裕的生活变得举步维艰。于是,董云会想提前收上来几间房子的租金给丈夫看病。没想到,这个想法被杨松年拒绝。杨松年强调,房子是自己的,跟董云会家没有关系。
 
  杨松年否认了与董云会家的约定。他说,这栋楼房的单层面积为260平方米,共有六层。当年,自己投资了100多万元建房。因考虑董云会家没地方住,便给了他们几间房子居住。
 
  董云会表示,当年双方只是口头约定了房屋的权益,没写下字据,也没有见证人可以证明他们的约定。但董云会认为,退一步讲,就算没有上述约定,这栋楼房也应该是她的。她为此提交了一份有力的证据——土地使用权证。该证颁发于1992年,是发给董云会家老宅子的证件。土地使用权证中标注的宅基地的地点在这栋楼房前面道路的位置。
 
  2003年,灵宝市第一高级中学扩建,征用了包括董云会家老宅子在内的大片土地。按照当时的拆迁政策,董云会家没有选择安置房,而是希望在原址附近重建。在这样的背景下,杨松年出资建了这栋楼房,建房的地点在董云会家剩余土地的基础上又往南扩展了一部分空地。
 
  杨松年认为,董云会放弃拆迁安置房,选择补偿款,就证明董云会已经放弃那块土地的使用权利。拆迁后,该土地属于村里的闲置土地,自己跟生产队协商后,盖了楼房。土地是自己从村里租来的,产权与董云会没有关系,自己才是房子的所有权人。
 
        楼房确权是关键
 
  2013年7月,杨松年起诉孙子私自收取租金的诉讼有了一审结果。法院一审判决杨松年的孙子立即停止对杨松年的侵权行为,不得妨碍杨松年对房屋的正常管理和经营,并返还所收的房租。
 
  杨启隆不服,提起上诉。很快,该案有了二审结果——维持一审判决。而后,杨启隆向检察院申请抗诉。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经过调查后,决定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在此期间,杨松年和董云会家的矛盾日益激化。杨松年说,官司败诉后,董云会开始处处为难自己。
 
  在双方反反复复的争执中,2015年,杨松年的大儿子杨建民离开了人世。杨松年说,此后,孙子更加肆无忌惮,反而想把他从房子里赶出去。2015年上半年,杨松年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董云会家立即搬离诉争楼房。
 
  2015年5月,杨松年的第二起诉讼有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的楼房为杨松年所有,董云会家的行为侵犯了杨松年的所有权,杨松年要求董云会家搬离的理由正当,判决董云会家立即搬离。
 
  此时,杨松年的第一起诉讼也有了新的结果。由于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而结果令案件走向发生了改变。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认为,杨松年长期对房屋管理和收益,其孙子杨启隆擅自收取租金的一些行为的确侵犯了杨松年的权利,应予退还。尽管法院的判决结果没有变,但对事实的认定有了变化。法院认为,杨松年投资建楼时占用了一部分董云会的宅基地,原审判决中认定争议房产归杨松年所有,证据并不充分,应予以纠正。
 
  再审判决中的这个表述,直接影响了杨松年的第二起官司的二审结果。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杨松年主张土地是自己从村里租赁的,但没有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在房屋产权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杨松年要求董云会家搬离房屋的请求不能支持,由此驳回了杨松年的诉讼请求。
 
  2017年1月,杨松年再次将董云会家起诉到法院,要求董云会家不得妨碍自己对房屋的出租、经营和管理,更换或维修破坏的门锁,清除门面房上的喷字,并不得妨碍自己出入房屋。这是杨松年第三次将董云会家起诉到法院。
 
  2017年3月,河南省灵宝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杨松年的第三起诉讼。案件审判长聂全国发现,杨松年的三次诉讼都要求排除妨害,但双方的根本矛盾却是楼房权属的争议。要了结纠纷、化解矛盾,必须对楼房进行确权。
 
  经过多次沟通,杨松年和董云会表示愿意各让一步。在法官的主持下,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同意对楼房进行分割。协商的结果是:一楼的五间门面房,东边的两间房归杨松年所有,西边的三间房归董云会家所有;上面的五层楼房,二层和六层归杨松年所有,三、四、五层归董云会一家所有。至此,围绕这栋楼房产生的三代恩怨以和解的方式落幕,但愿祖孙三代的亲情能在日后的岁月中得到修复。

法眼观潮
 
  一栋楼房引发三代人长达四年多的纠纷,矛盾的根源在于这栋六层楼房的权属不明晰。梳理此类案例,我们会发现,发生在家人之间的矛盾,往往是因为涉及利益分配时,各方相互不好意思,认为只要口头上约定就算数。其实,倘若一开始各方以书面协议明确各自的权益,就不会为事后产生矛盾埋下隐患。当初顾了面子,却留下麻烦,还伤了亲情,得不偿失。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