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罪与罚背后的爱、恨、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江歌案:罪与罚背后的爱、恨、疑

  文 / 张小莲 于亚妮 王昱 吴佳晖

      江歌案曾轰动一时,引起过人们的巨大关注。

       最近,随着媒体采访江秋莲视频《局面》的播出,人们再度关注这位失去女儿的母亲。江歌案背后,有着怎样的爱恨纠葛,又有着怎样的质疑和执着?

\
 
        噩耗传来

       江秋莲“每天数着日子过”的痛苦始于2016年11月3日。这天中午,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跑“滴滴”的她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那是江歌以前就读的语言学校打来的。对方说,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老师想要江歌亲属的联系方式。她没想太多,同意了。
 
        江歌很争气,到日本的第六个月就考上了一所日本私立大学——成蹊大学。四个月后,她又考上了一所更好的法政大学。江秋莲为女儿的不断进步而骄傲。
 
         挂了电话,江秋莲马上给江歌发微信。但她连发了十几条,都没得到回复。接着,她又给江歌的室友刘鑫发了十几条微信,也不见回复。联系不上江歌的情况,江秋莲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就是手机没电了,江歌也会提前告诉母亲,让她别担心。
 
        2016年11月3日下午5时,中国驻日大使馆给江秋莲打来电话,告知她江歌遇害了。江秋莲不相信,因为对方是南方口音,她怀疑自己遇到了骗子。
 
        但江歌和刘鑫都联系不上,又让她很害怕。没多久,江秋莲又接到日本警察署的电话。对方是日本人,他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一句话: “您的女儿江歌在日本被人杀害了。”她还是不相信。江歌的生活圈很简单,她怎么会被人杀害呢?

       刘鑫的家就在青岛市城阳区。江秋莲打电话给刘鑫的父母,让他们开车来接她,因为她已经慌到开不了车了。她把自己的车丢在原地,刘鑫的父母载着她回即墨区,他们一起去找了村支书。江秋莲的哥哥、姐姐都在青岛下辖的即墨农村,年纪都大了,帮不上忙。江秋莲唯一能求助的人,就是她所在的王家官庄村的村支书。村支书经多方打听,那个“03”开头的电话果真是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的。
 
        当天下午 6 时许,在村支书家,刘鑫给她妈妈发来了视频通话。当时,刘鑫在警察署,戴着口罩。“你是刘鑫吗?”江秋莲一把抢过刘鑫妈妈的手机,让她摘掉口罩,问她道: “刘鑫,歌子呢?歌子在哪里?”刘鑫开始哭,说“在医院”。“是死是活?”刘鑫说:“我不知道。”
 
        顿时,江秋莲瘫软在地,大脑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她的第一个想法是, “我没有活路了”。她拜托村支书帮她把房子卖掉,钱给母亲养老,她要去日本看歌子最后一眼。
 
        最后通话

       一夜未眠。

       次日凌晨3时,江秋莲发布了关于江歌案的第一条微博,请求在日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之后10个小时里,她把这段话转发了17次。每个网友加她微信,她都复制一段话发过去,表示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2016年11 月3日凌晨,江歌遇害前,江秋莲和江歌通过话。其间,江歌提到,当天下午,陈世峰来公寓找刘鑫。
 
        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当时刘鑫一人在家,她想让江歌回来赶走陈世峰。江歌要报警,刘鑫阻止了,说“我在这儿住不合法”。公寓是江歌一人租的。两个月前,刘鑫与陈世峰分手后,她才搬进来住。
 
        江歌从外面回来后,请陈世峰离开,与其发生争执。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当天傍晚,住在附近的一名70岁的老太太看见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子在公寓二楼的走廊里用中文吵架。之后,三人移动到了公寓一楼入口处,争吵持续了20分钟左右。最后,江歌和刘鑫一起出门,在新宿站分开。陈世峰则一路尾随到了刘鑫打工的地方。
 
         江歌去参加小组聚会,晚上10时13分回到东中野站,走回公寓大约需要10分钟。刘鑫害怕陈世峰还跟着,不敢一个人回江歌的住处,便让江歌在车站等她。江歌在东中野站旁一家咖啡店坐着等刘鑫时,与母亲江秋莲用微信通了话。
 
       当初,江秋莲送江歌出国留学,所有亲友都反对。其原因:一是她是单亲母亲,二是没钱。但江秋莲了解女儿,知道她想去留学, “虽然她从来不说”。
 
        江歌从小英语差,高考只考了30多分。看她痴迷动漫,江秋莲就让她去报个班学日语。大二暑假时,江歌通过了日语三级考试。上大三时,她拿到了日语一级证书,从中找回了自信。
 
        “妈妈,我到日本下飞机的那一刻,就在心里发誓,一年之内必须考上大学。”通话中江歌说出这个“秘密”时,江秋莲才知道女儿承受的压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大。
 
        出事那天晚上江歌与母亲通话时,江歌还说:“妈妈,我知道你不习惯日本的生活。你要是不喜欢,我工作几年就回去陪你,再也不离开你。”通话最后,江秋莲听到了刘鑫的声音。得知她们会合后一起回家,江秋莲挂断了电话。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料到,挂断电话后不久,江歌就遇害了。
 
        寻找刘鑫

       熬过漫长的26个小时,2016年11月4日晚上,江秋莲来到日本,看到了江歌的遗体:冰冷,僵硬,苍白,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身上被刺十刀。“那是一具遗体,不是我的江歌。”江秋莲坐在沙发上流着泪喃喃自语。看到遗体那一刻,她万念俱灰。江歌被谁杀害?为什么被杀害?她必须活下来,找出真相。

       2017年5月21日,江秋莲在网上发表文章《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直指刘鑫在案发时先进屋反锁了门,阻断了江歌的逃生之路,且案发后一直避而不见,乃至后来完全联系不上。同时,曝光了刘鑫及父母的照片、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等,请求网友帮忙找出刘鑫家的住址。
 
        2017年8月14日,她在网上发起请愿签名活动,请求日本法院判处陈世峰死刑。这两件事招来了他人的质疑和指责。江秋莲知道曝光别人隐私是违法的,她期待刘家来告她,她跟他们当面对质。她说:“我就是想见刘鑫,想让她来告诉我这一切。”
 
        案发第二天(2016年11月4日)晚上,江秋莲抵达日本后,一直联系不上刘鑫。直到6日晚上,刘鑫才给她回了微信,责怪江秋莲在网上散布“不着边际”的信息, “让网友这样诋毁我”。

      江秋莲辩驳称,在曝光刘家之前,她从来没有公开猜疑、埋怨、中伤过刘鑫。案发第七天,刘鑫在微信上告诉江秋莲,案发当时她来月经弄脏了裤子,所以她先跑进屋换裤子。这时,她突然听到江歌在外面尖叫了一声。可她去开门时,发现门推不开,猫眼也看不清楚,就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江秋莲开始起疑,江歌公寓的门,只要里面不反锁、外面不用钥匙锁住,不管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一拧门把手就可以打开门。刘鑫为什么会推不开门?谁会把门挡住?她想让刘鑫告诉她详细经过,江歌究竟为什么被陈世峰杀害?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江秋莲不解的是:刘鑫曾答应她,去参加江歌的追悼会。2016年11月11日、12日,追悼会举办了两天,她没有见到刘鑫。2016年12月14日,陈世峰正式被日本检方起诉后,刘鑫不再回复江秋莲任何信息了。直到2017年5 月21日,江秋莲那篇指责刘鑫的网文发表后,刘鑫才在微信上联系了她。

       2017年8月22日,刘鑫解释回避江秋莲的原因:一是因为案发后她一直在配合警方调查,同时接受警方的监控保护,追悼会那天她去了,只是在外围,没有进去;二是怕江秋莲身边记者多,随时会曝光自己。刘鑫还说,为了证据的有效性和保密性,日本警察曾禁止她见与她和江歌有关的所有人,也包括江歌的亲属。

       “我没有锁门。”刘鑫向记者强调了几遍。她对案发时的情形做了以下描述:那晚下班回来,她坐的是末班车,心想陈世峰不可能再跟着她,所以放松了警惕,路上还和江歌说“咱俩不用担心了”。
 
        在此前联系不上刘鑫的日子,江秋莲越来越焦灼,也越来越愤怒。她很清楚,曝光刘家隐私、公开控诉刘鑫是“下下策”, “但是我没办法了,看了案卷之后,我坚持不下去了”。
 
        2017年8月23日,经过两天反复协商,两人终于在江秋莲家所在村的村委会见面,并同意记者见证全过程。在这场迟到294天、长达两小时的见面中,江秋莲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几乎全程在咆哮、号啕;而刘鑫则对着镜头一直哭着说“对不起”。
 
        2016 年11月24日,陈世峰以杀人嫌疑罪被逮捕。2017年12月11日,该案在日本首都东京开庭审判。

江歌案的四个核心法律问题

       1.华人域外犯罪,中国法律能否对其追责?

       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 “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就江歌案件而言,如果被告人陈世峰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但追诉权行使的一个重要条件是犯罪嫌疑人回到中国。只有犯罪嫌疑人在国内,才能适用第十条规定。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条规定:中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的犯罪,由其入境地或者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被害人是中国公民的,也可由被害人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2.华人域外犯罪,可不可以被引渡回国受审?

       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犯罪行为发生地所属国被审判前回到国内,可以直接适用我国《刑法》的规定,追究其刑事责任。这时,不论我国是否与其他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只要犯罪嫌疑人是中国国籍,就不会被引渡,这就是“本国人不引渡”原则。反之,如果犯罪嫌疑人在国外,不论双方是否签署引渡的双边协定,都应该优先适用属地原则。

       3.江秋莲散布刘鑫信息,是否侵犯其隐私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可以向法院主张其侵权责任。因此,我们在互联网上不应该轻易公布他人的信息,这可能会涉嫌侵权,严重的还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4.刘鑫是否有义务作为证人出庭?

       日本《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条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而拒绝宣誓或者拒绝提供证言时,可以裁定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金,并可以命令赔偿由于拒绝所产生的费用。

       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没有正当理由而拒绝宣誓,或者拒绝提供证言的,处以 10 万元以下的罚金或者拘留。犯前款罪的,可以根据情节并处罚金和拘留。

       如果本案依照中国法律进行审理的话,刘鑫有出庭作证的义务。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的相关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摘编自《民生周刊》)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