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副总离职, 老板朋友圈泄愤惹纠纷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不满副总离职, 老板朋友圈泄愤惹纠纷

文 / 复林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生意场上,昔日合伙人自立门户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一位家装老板看着自己精心培养的副手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职场达人,本有留才之心,却奈何对方要自立门户。于是,老板怀疑自己就要谈妥的一桩生意被对方抢单而怒火中烧,在朋友圈发帖泄愤,最终引来一纸诉状。
 
        副总自立门户

       金康从做家装业务起家,经过10年的苦心经营,硬是把装饰公司打造成了宁波市有一定影响力的“美佳”家装品牌。“美佳美佳,温馨之家”,这条脍炙人口的广告将这个品牌植入人心。
 
        2010年,金康验收一项家装工程,认识了时年19岁、正在安装照明设施的李浩。金康的公司此时正值扩张,需要水电监理,金康见李浩活儿做得漂亮,人也机灵,便一眼看中了李浩,让李浩来到美佳公司上班。金康眼力不错,李浩不仅在监理工作上独当一面,还经常为公司拉来客户。面对老板的赞誉,李浩谦逊地说: “金总对我有知遇之恩。”
 
        2013年上半年,金康准备进军工装市场,打算将家装业务全部由李浩接管。妻子提醒金康:“在家装业务上,你做甩手掌柜,能放心吗?” “小李比我小十多岁,又是外地人,只会死心塌地跟着我干。”金康对李浩没有丝毫犹豫,后任命李浩担任公司家装副总。
 
        工装业务虽然利润大,但垫资多、环节复杂,还时常出现工程款追不回来的情况。李浩主抓工装业务两年,身心俱疲。随着宁波房地产市场越来越活跃,家装效益蒸蒸日上,金康决定重新掌舵家装事业。

       2015年9月,李浩向金康提出辞职。“你羽毛丰满了,想自立山头了,是吧?” “我们还是朋友。”面对金康的愤怒,李浩淡定应对。
 
        2016年上半年,金康洽谈一座别墅的装修工程,眼看就要达成意向了,却被客户告知,已经与另一家公司签约。“难道是李浩干的?”他让员工调查得知,李浩辞职不久,确实注册了一家家装公司。
 
        朋友圈里的侵权告示
 
        金康认定是李浩抢了他的业务,便打电话责问李浩。面对李浩“我根本没接过别墅装修业务”的辩解,金康没有选择相信对方,而是决定出手反制,打压李浩。
 
        2016年7月5日,金康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美佳装饰告示”,该告示提醒广大消费者及供应商朋友:下图身份证复印件上的人原为美佳装饰副总经理(姓名:李浩,男,汉族,身份证号,手机号),于 2015 年 9 月无故离职。现发现该人离职后打着美佳装饰的名义向供应商提发货及向消费者联系业务。为此,特公告提醒广大消费者及供应商朋友,自其离职之日起,任何经营活动与宁波美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无关。请各界朋友相互转告,若发现存
在其离职后有以美佳装饰名义所发生的任何业务往来,都属于非法活动。请相关供应商、消费者及其他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致电美佳装饰服务热线进行登记及权益确认。特此声明告示。
 
        虽然李浩离开了美佳装饰,但对旧东家还是心存感恩的。从独立创业那天起,他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不与原公司抢业务。见了金康在朋友圈的告示,他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极大贬损。但碍于情面,他还是强压心中的愤怒,与金康解释和交涉,要求从微信上删除告示。金康压根听不进去: “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微信,你管得着吗?”

       状告原老板侵犯隐私

       与金康沟通无果,李浩忍受不了自己的声誉受辱。2016年8月18日,他向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一周后,公证处出具了公证书,将告示的内容截图。之后,李浩向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
 
        李浩认为,金康在其朋友圈的告示中,除故意贬损自己的人格、侵犯其名誉权外,还公开其个人信息侵犯其隐私权。他要求金康删除其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相关信息,在朋友圈发表时长不少于一个月的道歉声明,在《宁波晚报》《东南商报》刊登时长不少于20天的道歉信消除影响,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公证费、律师费等其他财产损失近3万元;同时,李浩将依法保留后续因个人隐私信息泄露造成损失的赔偿请求权。

       开庭时,金康言之凿凿地称,李浩在离职后确实存在以美佳公司名义开展业务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的行为。他说: “我没有捏造事实,在朋友圈发布信息,范围很小,不是在公开场合披露信息。”
 
        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微信上的言论自由应当建立在遵守法律的基础之上。金康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李浩存在离职后非法冒用原公司名义经营的情形下,即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布含有对李浩有一定负面影响的内容,该负面内容虽在特定范围内传播,但也会导致李浩的社会评价降低,金康主观存在故意,应认定其行为侵犯了名誉权。

        同时,金康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布告示的内容,有李浩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原工作单位、现工作单位等信息,并上传了李浩的身份证正、反面内容及其个人照片。以上各项信息均具有一定的隐私性,各项信息的组合具有完整的个人信息特定性,属于法律保护的个人隐私,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非法泄露。金康的侵权行为发生在微信朋友圈中,侵害范围也在微信朋友圈内,由金康在其微信朋友圈内发表道歉声明比较适宜。另李浩主张金康
赔偿证据保全公证费1200元、律师费6000元,属于合理开支,在财产损害的赔偿范围。鉴于微信朋友圈属特定范围,人数有限,影响力有限,尚未造成广泛传播,故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不予支持。
 
        2017年4月,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判决金康删除2016年7月5日发布的侵害李浩名誉权和隐私权的全部信息,并在其微信朋友圈发表道歉声明,一次性赔偿李浩公证费1200元、律师费6000元。金康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
2017年6月7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其上诉。(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法律点

       《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
开他人个人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