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鲁特旗民生工程款被指分配不均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扎鲁特旗民生工程款被指分配不均

        “我和林伟、张威、许树军等4名大包工头,多方筹措甚至不惜借高利贷垫资1500多万元,给内蒙古扎鲁特旗查布嘎图苏木政府‘十个全覆盖’工程施工。苏木政府承诺分3年按4:3:3比例支付所有工程款,即在2017年底支付70%工程款。”2017年12月5日,投诉人之一的赵宝力激动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但苏木政府言而无信,直至今天,支付给我们4家的工程款,最多的仅为20%!更让我们气愤的是,苏木政府厚薄不均:施工单位共56家,工程款平均给付比率是43%,我们要问苏木政府为什么给我们这么少?!”

       “我们穷尽一切手段要钱可就是要不回来,这样我们就没钱给小包工头发人员工资,也没钱还高利贷,我们连家都不敢回,真的是走投无路!”赵宝力说。
 
\
(包工头赵宝力向记者反映相关情况)
 
        “工程款被拖欠,且分配不公开、不公平”

       “十个全覆盖”是目前为止内蒙古最大的民生工程。2014年1月13日,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区工作会议上提出,内蒙古将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要求,扎实推进新农村新牧区建设。其中,计划利用3年时间实施农村牧区“十个全覆盖”工程,以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十个全覆盖”工程包括:危房改造工程,校舍建设及安全改造工程等。目的就是早日帮助广大农牧民实现全面脱贫,进入小康生活。

       赵宝力、林伟等4人的投诉材料显示:“扎鲁特旗‘十个全覆盖’共投资60多亿元,查布嘎图苏木总投资1.5亿元左右。所有工程都是先施工后补招投标手续。

       2016年4月,我们与查布嘎图苏木政府签订了《施工协议》后开始施工。为保质保量按工期完成工程,我们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并且大量借款。2016年9月末,所有工程全部竣工和验收。政府承诺分3年按4:3:3比例支付所有工程款。按合同约定,2016年底政府就应该支付工程款的40%。现在已经是2017年年底了,政府拨付给我们的工程款还不到工程总造价的20%。查布嘎图苏木前党委书记阿拉坦熬其尔在工程款分配中遮遮掩掩,不公开、不公平、乱作为。2017年5月,全旗‘十个全覆盖’施工方100多人到旗政府上访,旗委书记白立柱向施工方承诺8月30日前向施工方支付工程款的40%,2017年底支付工程款70%。2017年10月,查布嘎图苏木政府向施工方支付了少部分工程款,支付后我们所得到的工程款最高的仅为总工程款的20%。”
 
        “你们这4家得到的比率分别是多少?”记者问。

       “我得到19%,赵宝力得到20%,张威得到15%,许树军得到15%。”林伟答。

       “我们多家施工方和查布嘎图苏木政府哈苏木达(苏木达即乡长)一起找到扎鲁特旗政府肖旗长反映情况,肖旗长质问哈苏木达,‘查布嘎图苏木的工程款拨付已经超过40%,为什么这些施工方没有拿到?’他要求苏木政府向旗政府上报工程款分配详单。一周后我们从肖旗长秘书那里知道了工程款分配的详细情况:2016年到2017年10月,扎鲁特旗政府共向查布嘎图苏木拨付工程款6200多万元,支付了总工程款的43%以上。查布嘎图苏木‘十个全覆盖’施工方共有56家,其中支付超过40%以上的有18家,未达到的有38家,支付30%以下的有9家,支付15%以下的有2家,有的已经结清80%工程款,更有甚者,已经全部结清工程款!”

       赵宝力手指投诉材料对记者说:“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原因是某些领导的亲属、朋友和政府工作人员直接或间接参与工程。他们这些有关系、有能量的人拿走了绝大部分下拨的工程款!”

       “工程结束2年了,查布嘎图苏木政府支付给我们这4家的工程款最多的仅为20%,致使我们无法支付大量的农民工工资和所欠材料款及高利贷,从而使我们有家不能回,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们依法多次上访也得不到解决!”

       林伟对记者说:“我们要求政府马上补齐工程款的43%;到2017年底支付我们70%工程款;到2018年底支付剩余所有工程款!”
 
        有家不敢回:工程款被拖欠下的民生困局

       “去年5月,我就带人来查布嘎图苏木干活,活干完了却拿不回来工程款,我们也就没钱给农民工开工资,人家就堵门逼债!”小包工付宝成苦着脸对记者说:“这不马上要过年了吗,没有钱,农民工年关难过啊!”
 
\
(小包工头付宝成向记者诉说苦情)
 
        据记者了解,付宝成带领100多人跟着林伟干活。

       “我们干了200多万元的活,只拿到了30多万元,哪里够发工钱?!现在大家是有病没钱看,天冷没钱买煤!小工韩老五得肝病没钱治疗,两个月前死了!”付宝成称:“我们跟林伟要钱,他没有,他找政府要钱,政府就是推!”

       “去年6月,我带领40多人来查布嘎图苏木干活,至今还欠我100多万元,仅仅给了一半儿。今年一分钱也没有要回来。现在是大包张威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小包工张学瑞带着哭腔告诉记者:“没有钱,就不敢回家,农民工堵门要账啊!我怕被打死!”

       “我带领80多人,跟着许树军给查布嘎图苏木干活,光工资就被欠了200多万元,我卖了家中唯一的住房还债,我们的苦和难,真的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小包工秦黎明称,“2017年我要了一年的钱,就是要不回来,没钱,我可怎么回家?没钱我怎么给工人发工钱?!”
 
        扎鲁特旗政府:四个原因。确现拨款比例偏高

       2017年12月6日,记者来到了扎鲁特旗旗委宣传部新闻科,以便联系相关人员,就赵宝力、林伟、张威、许树军等人的投诉做出回应。

       此后,扎鲁特旗查布嘎图苏木政府做出了题为《关于施工方反映查布嘎图苏木“十个全覆盖”工程款分配不均情况的报告》。
 
         该“报告”称,关于施工方反映查布嘎图苏木“十个全覆盖”工程款分配不均情况,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我苏木在2017年9月30日前,第三方评审工作还没结束,工程的量、价、总额没有最终确定。我们在拨付工程款时参照以前工程价格分析表进行拨款。
 
         二是第三方评审时存在漏统施工方工程量现象,有的施工方承包了2个或2个以上工程,但第三方只统计了1项工程,致使工程总额减少,导致出现拨款比例偏高现象。
 
         三是查布嘎图苏木党委、政府为推进工程项目,在旗财政拨付工程款后,将部分款项用于解决个别施工方资金紧张、工程进度慢影响“十个全覆盖”工程全局的问题。

       四是在56家施工方中,有7家在2015年就在我苏木承建“十个全覆盖”工程,工程总价款2729万元。2016年旗财政在拨付工程款时,除有一次标注拨款年限外,其他均未标注。
 
        年关将至,他们还在期待公正结果
 
        随着元旦、春节的临近,政府工程款及其农民工的工资能否及时发放问题再次受到全国各方关注。
 
        此前,11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30个部门联合签署印发了《关于对严重拖欠农民工工资用人单位及其有关人员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进一步明确了30条联合惩戒措施,使列入“黑名单”的用人单位及其有关人员在全国范围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12月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发改委等12部门发出关于切实做好2018年春节前治欠保支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全面排查、建立台帐,进一步摸清欠薪问题的底数,督促各地对欠薪问题做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解决一起。

      采访结束时,张威等人激动地对记者说,“查布嘎图苏木政府应该诚信,办事应该公开、公平、公正!”“我们相信扎鲁特旗政府能够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果!”

       关于扎鲁特旗拖欠“十个全覆盖”工程款的相关情况进展,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