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民告官案的赔偿死穴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一起民告官案的赔偿死穴

——辽宁大石桥市圣通客运有限公司维权纪略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董阎礼
\
  2017年11月23日,沈阳已是天寒地冻,但对于辽宁省大石桥市圣通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通公司)来说却是温暖如春。因为这一天,坐落在沈阳浑南新区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将开庭审理圣通公司与大石桥市交通局、大石桥市人民政府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虽然接到通知是9时30分开庭,但圣通公司董事长赵继仕带领部分员工和代理律师赵彦提前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法庭的大门口。他们冻得来回走动、搓手,但脸上仍然挂着笑意。

  同样早早赶来参加庭审的本刊记者问赵董事长:“申诉材料交了多长时间就收到受理通知了?”

  赵继仕兴奋地回答:“才一个多月,太快了。现在的司法环境好多了,如果早点变好,我也不至于打了八年的诉讼啊。(我们)每次都胜诉,就是得不到赔偿,把我们的黄金经营期都白白地消耗在旷日持久的诉讼上了,急死人了!”说罢,他又叹息起来。

\
大石桥圣通客运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继仕(后排)与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等学者为本案开专家论证会

  在一旁的赵彦律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感慨地说“我从1980年做律师到现在,头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案子,八年时间,四次胜诉,但截至今天还是一分钱也没获得赔偿,对方还在违约,损失还在继续发生。我都66岁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把这个案子画上句号。”

  法院认定:被告擅自违法开启已封存的合同

  赵继仕是大石桥本地人,生于1958年,曾是一家国企技工。1995年,他辞职下海经营从辽宁省岫岩县至北京市的客运。因为诚信经营,他获得了比较好的口碑,一些家乡人邀请他回大石桥市从事客运事业。当时大石桥市已成为“世界镁都”,经济社会发展很快,往返于大石桥市的客流日益增多,但客运能力很低,人们出行要提前两天预订车票。怀着回报家乡父老的热心以及把客运事业做大的壮志,2003年,赵继仕回到家乡从事客运事业。凭着比较丰富的经营和良好的人脉,赵继仕迅速开通了大石桥市至北京市、河南省郑州市和南阳市、陕西省西安市等热线。赵继仕所用的车辆都是豪华大巴,司乘人员也贯彻微笑服务,他的客运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2009年,大石桥市委经过五次常委会研究,市政府经过多次开会,决定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把原有的国企大石桥客运公司改制,推向市场,公开向全社会通过招投标。大石桥市交通局委托营口先锋拍卖有限公司于2009年4月21日以竞拍价7500万元,将其大石桥市汽车客运公司的114条营运线路的24年特许经营权、部分资产以及不动产出租权一次性拍卖给赵继仕。比原政府标的4700万元多卖了2800万元。

  按照合同约定,赵继仕在交付5500万元以后,大石桥市交通局有义务将114条营运线路的特许经营权及426台客车经营权陆续交给赵继仕,待全部交清后,赵继仕再将尾款2000万元交付给交通局。

  “挂靠车辆”导致巨大损失

  本来,白纸黑字的协议书上,双方的权利义务写得清清楚楚,双方都应依法履行。但在赵继仕实际投入5500万元竞买114条营运线路是为了运营谋利,这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谁投资、谁受益、谁担风险。”但是,令赵继仕闹心的是,他真金白银地付出七拼八凑甚至通过高利息借来的5500元以后,大石桥市交通局出具了一份文件写道,其余“197台车辆为挂靠车辆”。此文件是在赵继仕购买大石桥汽车公司的八个月后由交通局于2010年1月9日出具的,上面还盖着鲜红的公章。

  数百个车主认为这份文件是“护身符”“保护神”,但对赵继仕来说,却是灾难,因为车主有了这份文件就可以继续上路营运,赵继仕若加以阻挠,车主、家属、司乘人员共几百人或堵在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口,或把车拦在马路上,或在每年的春节、元旦、全国两会等时间点去沈阳和北京反映问题,甚至惊动中央巡视组。

  因为绝大部分线路收不回来,导致无法发包,没有利润,作为受害人的圣通公司有口难言。每次判决胜诉,被告都上诉,同一法律事实、标的,反复纠缠,使圣通公司陷入诉累。在2010至2016年营口市、辽宁省两级法院四次判决都有这样的判词认定“交通局在实际交付竞买材料中,擅自违法开启尚未移交并已封存的合同材料,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因此行为造成的后果。”

  大石桥市委、市政府多次开会研究,也积极努力解决问题。直到2016年10月26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交通局败诉后,大石桥市政府组织有关人员组成工作组,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大石桥市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回了数十条营运线路。

  赵继仕本以为诉讼就此尘埃落定了,但大石桥市交通局通过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催款函,要求圣通公司补交竞标时约定的尾款2000万元。

  圣通公司认为,按照当初招标协议书约定的“待大石桥交通局把大石桥汽车客运公司中的114条线路、426台车全部交清后再付尾款2000万元”的条款,他们不应该在此时支付尾款。

  如今,八年过去了,交通局一直在违约。截至目前,被告尚有36条线路、88台车没有交付给圣通公司,在本此民告官行政诉讼中,无论是法律事实,还是客观事实以及正在发生的损害事实均可证明大石桥市交通局一直在违约。

  律师:“我追加第三人是为胜诉后的权利实现”

  曾有军旅生涯的辽宁久和律师事务所主任赵彦性格耿直,勤奋好学,专研业务,在1980年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律师,曾受聘于大石桥市政府专职法律顾问。自从2000年辞去政府工作后,赵彦受聘于圣通公司,负责此项行政诉讼。

  说起此案的代理,赵彦师说:“这是我执业30多年来最棘手的案子,案情很简单,就是人为地弄复杂了。我的妻子多次劝我‘这么大岁数了,知难而退吧’,但我偏不退。毕竟现在的形势比过去好多了,有损害就得有赔偿。”

  赵彦在代理此案中,在起诉大石桥市交通局违约的同时,还先后起诉了八名车主,也都获得了胜诉的好结果。

  2015年,赵彦开完庭后走到法院大门口时,案件被告(原车主)张月飞(化名)恼羞成怒地冲上来要打赵彦,他急忙躲到一边,辛苦张月飞被其亲属及时拉开。还有一次在2015年年初,赵彦在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时也受到了袭击。当时,他的衬衫被冲进审判区的车主陈某的70多岁老父亲撕坏,法庭不得不休庭,现场一片混乱。赵彦报警后,警察处警时说:“这是法院内部的事情,我们无权管辖。”此时,陈老汉自知理亏,躺在地上,假装犯病。法院考虑老人的年龄和身体情况,也不了了之了。从那以后,赵彦每次代理圣通公司的案子,都是提心吊胆的。

  赵彦说,现在中央大刀阔斧抓法治,大石桥市的法治环境也好多了,一些干部也转变了作风,所以,案件代理虽然艰难了些,但总算看到了曙光。

  在采访中,记者问道:“为什么把大石桥市政府追加为第三人?”赵彦答道:“我是基于几个方面的考虑,第一,交通局只是一个职能部门,本次拍卖,都是市政府决策、下令,交通局执行;第二,交通局本身没有经济来源,他们的经费都是市政府拨给;第三,圣通公司的竞买款是汇入市政府账户上的;第四,交通局违约这是法院认定的,毫无争议。那么,赔偿的款由谁来出?肯定是市政府出。否则,官司打完了,胜诉后的圣通公司拿不回自己的损失,不是白白忙活了这么多年吗?”

  法学专家认为“此案不是重复起诉”

  本案已经由两级法院四次判决认定“被告大石桥违约,圣通公司胜诉”。但圣通公司为何迟迟拿不到赔偿呢?

  2017年5月10日、8月11日,营口市、辽宁省两级法院认定圣通公司属于“重复起诉”而裁定驳回其起诉。

  此次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的开庭也是审理这个焦点问题。故此,审判长李庭长反复询问申请人圣通公司主张的1.2亿元总赔偿额度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圣通公司的代理律师赵彦表示,该金额是根据承包费、月管理费、月管理费差价款、未交月管理费、未交进站费每笔分项,最后得出的总额度,这也是本案诉争的焦点。赵彦向审判长特别表示:“圣通公司每年的融资利息就有上千万元,营运线路收不回来,都是损失。”

  2017年9月16日,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最高人民法院特约咨询员江平;中国人民大学博导、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主任、证据学博导刘金友等专家在北京对该案进行了专题论证,并出具了论证意见。

  专家表示,《民诉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发生新的事实,当事人再次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本案,被告大石桥市交通局一开始就违约,这是不争的事实,且已被法院认定。现在大石桥市交通局在依然有36条线路的88台车辆没有按照原竞卖协议交付给圣通公司时,向法院申请终止执行,竟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这种情况使得圣通公司的损失越来越大。

  记者在大石桥市采访中了解到,圣通公司刚竞买成功涉案营运线路时,正是大石桥市的客运黄金期,那时当地还没有开通火车动车和高铁,市民去北京、沈阳、鞍山等地都得托人购买汽车票。和之前相比,现在的营运效益差了许多,如今的赵继仕真是亏大了。

  面对这起案情并不复杂拖延了八年之久的案件,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省市两级法院已经做出四次判决,圣通公司都胜诉却依然得不到分文赔偿?至今,是什么导致圣通公司仍在疲于应诉,陷入旷日持久的诉累?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共中央把依法治国作为国策。依法治国的核心就是对公权力的限制,就是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对公民、法人、其他组织合法权利的保护,必须做到司法公正和依法行政。这就要求各级党委、行政部门要做守法的表率,而不是对法治的破坏,更不能与中央的依法治国政策对着干、顶风上。时下,一些地方政治生态已经遭到严重破环,所以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就是对腐败深恶痛绝,对反腐工作坚决做到“全覆盖、零容忍、无盲区”。从这角度上说,一些领导干部有错不改,继续胆大妄为,迟早要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