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早逝,被放大的风光和被低估的艰辛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律师早逝,被放大的风光和被低估的艰辛

        来自律师群体的噩耗,在2017年度可谓接二连三。
 
        2017年6月2日,《又一律师去世,倒在法庭候谈室: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在谈会见》的微信文章在法律人的朋友圈刷屏。两天之后的6月4日,德恒昆明律师事务所年仅45岁的马荣昆律师猝然离世。
 
       在马荣昆律师倒下的那个时间节点,有人粗略地统计出一个数据:此前不到半年时间内,全国各地有12位中青年律师相继辞世,其中多数人是突然离世的。3月28日至4月7日,3位广东省中山市律师先后在“睡梦中离世”,一位名叫刘荣生的律师倒在办案途中,倪宏和胡铁民律师都倒在了法庭……
 
       当这些不幸的消息一次又一次传来时,对律师群体而言可谓物伤其类。
 
       当中山这座中等城市在10天之内倒下3位律师后,“中山大律师”微信群的一名群友道出了律师业的艰辛:“当事人把自己无法解决的法律难题交给律师,一个案子一座山,一个问题一条河,律师帮当事人解决法律难题,又何尝不经历跋山涉水的艰辛?”
 
     在一篇题为《又闻律师猝死!你只看到律师的风光,没看到律师的艰辛……》的微信文章中,列举了律师的“风光”,更道尽了这个行业的万般艰辛:执业之前,要跨过有“天下第一难”之称的司法考试门槛;获得律师职业资格后最初一年,大多数人拿着2000元左右的月薪在苦熬实习期;独立执业后,大多数律师“案源有限”且“开价不高”,只能在温饱线上下苦苦挣扎……一言以蔽之: “执业律师的成长充满了艰辛,甚至是血泪的。”
 
       事实上,走过5年甚至更长的成长路之后,绝大多数律师依旧难以成为名利双收的“风光人物”。无论是否功成名就,律师都是与艰辛共舞。在近期不幸倒下的律师中,倪宏和胡铁民都是律师事务所主任。这样的角色,意味着他们既要承担大量律师业务,又要挑起事务所运转的担子。面对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他们只能靠牺牲休息时间去完成。
 
      倪宏律师倒下后,胡铁民——这位由法官转行而来的律师在微信上转发悼念文章时感慨道:“做法官时感觉法官最辛苦,一手托两家,哪头儿都不能得罪。后来做了律师,发现律师更难,辛苦劳累,上班下班没有界限,随时处于备战状态。对委托人来说,招之即来,来则能战,战则能胜!”
 
        胡铁民律师倒下后,一位名叫刘莹莹的律师发出三点倡议:第一,咨询请按规定缴纳咨询费,因为律师动动嘴就能帮你解决问题是“背后付出了很多你看不见的汗水”;第二,尽量不要在休息时间打电话或谈工作,因为律师虽然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但忙碌了一天也会疲惫不堪;第三,不要嫌律师收费贵,因为一分价钱一分货,请律师也是一样。
 
       对置身压力重重的律师业的朋友,或者说在压力无处不在的当下,我们应该彼此提醒:人生中不应只有工作和事业,还要有诗和远方。在适当的时候,我们要放下工作,去追寻一下诗和远方……(李秀平)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