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吉兰泰镇企业权益受损事件调查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阿拉善盟吉兰泰镇企业权益受损事件调查

  《法律与生活》杂志记者 邓秋军

  2017 年7 月上旬,本刊收到投诉信称,投资1000 多万元、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吉兰泰镇经营循环经济产业近10年、年纳税数百万元、解决当地80 多人就业的阿拉善盟欣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和公司),在2014 年年底阿左旗开展的环境整治行动中,疑因镇政府违背约定、违法违规侵害企业合法权益,导致直接经济损失约2000 多万元。随后的3 年中,该镇政府涉嫌无视企业合理诉求,拒不整改,致使欣和公司基本处于停产状态。考虑该事件关系西部大开发国家战略,涉及资金额度巨大,关系生态环保底线,影响营商环境建设,且企业投诉举报证据及法理依据较为充分,2017 年8 月14 日,本刊记者前往左旗进行深入调查。
\
2014年11月吉兰泰镇土地联合整治行动
 

  土地整治:政府失信企业受损

  记者调查发现,在2006 年阿拉善盟到浙江招商引资中,军人出身的王申行积极响应西部大开发国家战略,在阿左旗吉兰泰镇投资上千万元成立了欣和公司。受限于历史原因和社会经济发展条件,建于吉兰泰镇区域的中盐盐化集团吉兰泰碱业自建厂十多年来,都是向外直排工业废液,造成地下水氯化钙等含量严重超标,污染了沙漠中宝贵的地下水资源。

  王申行投资的欣和公司着眼变废为宝、恢复生态,通过对受污染地下水进行抽取、晾晒和提炼,制取氯化钙等化工产品,着力推动废水再利用、地下水净化、沙漠环境优化。

\
王申行和他的企业

  循环经济产业让欣和公司拥有六项国家发明专利,科研项目相继得到内蒙古环保厅、科技厅专项研发资金扶持,氯化钙系列产品远销国内外。公司迅速成为内蒙古民营科技企业、中国融雪剂行业十强企业、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创新单位、内蒙古环境保护常务理事单位。王申行告诉记者,2014 年年底前的欣和公司业绩骄人,年纳税300 多万元,安排就业80 多人、人均年收入达到5 万多元,实现了经济、社会、环保效益多赢。

  2014 年10 月14 日,阿左旗国土资源局发布公告,要求未经国土资源行政部门批准擅自非法占用土地建设氯化钙摊晒池的企业和个人于30 日内自行拆除摊晒池、生产设备及违法建筑,逾期不拆的,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欣和公司使用的钙液池所占土地都是经当地政府允许且每年缴纳土地使用税,其中面积为7000 平方米的土地已经办理了使用权证。

  对于政府整治违法土地的统一行动,欣和公司积极配合。欣和公司两位负责人告诉记者,2014 年11 月24 日下午,吉兰泰镇政府庆格勒图镇长、阿左旗政府郝世军副旗长和国土资源局徐志强局长等四人来到欣和公司,依据土地整治图纸,明确圈定欣和公司予以保留的六个摊晒池,并让该公司尽快帮助收购其他个人的非法摊晒池钙液。为配合镇政府的整治行动,欣和公司迅速收购镇域多家个人所属、规模较小、违规占地的摊晒池高浓度液,全部打入已经被政府圈定确认的5 万立方米的大储液池中。

  王申行向记者回顾了2014 年11 月27 日,阿左旗土地局、国土资源局、公安局等多部门和吉兰泰镇政府到其企业联合执法的情景———镇长庆格勒图带队告知欣和公司负责人,除计划保留的6 个晾晒池外,其他的晾晒池需要全部推掉,欣和公司表示同意。但在11月30 日下午,该镇企业办主任李巴图带人到欣和公司称只能保留3 个晾晒池,其他的晾晒池必须推掉。

  面对镇政府违反约定的执法行为,欣和公司提出异议。李巴图主任态度强硬地说:“废话少说,赶快决定推那3 个(晾晒池),否则1 个(晾晒池)也别想留,全推掉!”欣和公司董事长王申行再次让步,请求保留先前已经注入多家个人池液的5 万立方米储液池和另外2个晾晒池。对此,李巴图主任表示同意。但随后的执法却让人意想不到———欣和公司领导刚离开现场,李巴图就指挥挖掘机、推土机推毁了5 万立方米晾晒池,该池里均为高浓度液池。

  记者从欣和公司提供的视频上看到,晾晒池中,那些辛辛苦苦从沙漠底层抽取上来、晾晒两年的高浓度钙液,如同黄河决堤一样,汹涌地涌向沙漠。执法中,福泰环保公司董事长杜继仁和一名企业员工就该不该推毁摊晒池与在场领导理论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带走,4 个小时后才被释放。该镇多名群众回忆起当时的执法情景时,很是气愤。一位老人说:“晾晒池里的液体因无地方流淌,他们就用钩机把路毁坏挖断,而让晒好的高浓度钙液从挖断的路沟流到对面的空地上。路被挖断,这些企业员工和附近居民都无法上街拉水、买菜,路口还有交警封堵道路,不让任何车辆出入……”

  2017 年8 月15 日,记者来到阿左旗旗委宣传部请求协调安排采访。工作人员将涉事的镇政府、国土局、环保局等多家单位领导干部召集到一起,集体接受采访。当记者询问该镇李巴图主任为什么不顾污染环境而野蛮执法时,李巴图辩解说:“欣和公司的钙液都流到了取液沟。通过取液沟,抽进国企的池子里,并未造成污染。”显然,这一辩解与欣和公司先前提供的现场录像大相径庭。欣和公司员工反映,政府粗暴执法强行推毁液池、直排沙漠中的高浓度钙液,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欣和公司收购的其他私人小池钙液。5 万立方米大池无端被毁后,两家私人小池业主向欣和公司索赔,法院还判决欣和公司赔偿对方50 多万元。而镇政府的恣意强拆,致使欣和公司被迫停产,造成与多家客户订单毁约的巨大经济损失,没法得到任何补偿。

\
池底晾晒沉淀出的氯化钠全都被推平埋到地下


    收费乱相:政府无序企业无奈

  记者在吉兰泰镇采访期间,听到不少企业抱怨镇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疑向企业乱收费、强行收费。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在采访中,欣和公司等多家企业老板向记者反映,吉兰泰镇政府连续三年向企业收取“复坑费”押金,仅欣和公司就一共缴纳了9.5 万元押金。晾晒池被镇政府填平后,却没有将押金退还企业。记者看到,多家企业提供的押金收据上均写着“复坑费”字样的收费名目。该镇企业办主任李巴图对记者说:“那是草原‘复垦费’,写错了。”镇委书记郭光育也强调说:“是写了错别字,是‘复垦费’。我们没文化,我们不懂法,复垦就把钱退了,不复垦就不能退。”

  8 月16 日,记者采访了阿拉善盟环保局副局长王翠花。王副局长告诉记者:“那片地方原本就是盐碱地,什么都不长。”记者粗略估算,仅复坑费一项,按照每家企业每年缴纳1 万元的标准,推倒填平的600 多个液池,该镇三年就收入“复坑费”近2000 万元。对于这笔巨额费用的具体收支去向,记者几次询问吉兰泰镇党委书记郭光育,他始终缄口不言。

  得知记者实地调查事件真相,多家企业和私营业主纷纷投诉。据悉,在推毁晾晒池过程中,该镇政府企业办主任李巴图、聂兵山等人,带着钩机、挖掘机到涉事企业,明确提出每6小时收费3 万元的填坑费用标准,如不付清,立即停电。康裕制钙有限公司董事长田俊生告诉记者,因为迟交了半天,公司就被强行停电一天一夜,致使严寒天气下,全公司员工吃不上饭、取不了暖。直到第二天缴纳了天价填坑费,供电才得以恢复。

  面对记者对天价填坑费用标准的质疑,李巴图坚称:“填坑当时定的是让企业自行拆除,是企业自己联系的司机、自行结算,跟我们镇政府没有关系,不可能是我们收钱,我们没有收费。”但随后,他迅速补充说,因为时间紧,企业自己联系不上,后来政府给联系了钩机,以便加快填坑进度。对于强行断电问题,李巴图称,事先告知企业了,考虑到水里有电缆电线,不采取断电措施会有安全隐患。

  随性执法:政府刁难企业为难

  记者在吉兰泰镇采访期间,当地群众反映,阿左旗和镇政府在开展违法土地整治行动中,存在执法标准不统一、选择性执法等有失公平的问题。

  欣和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公司被镇政府强行推毁的晾晒池,既有无证经营的企业,也有合法持证的企业。但镇政府无视企业合法利益,自定标准、肆意强拆。该镇部分企业也向记者举证,2014 年11月镇政府开展的整治行动,并非针对违法占地的所有企业,而是私设标准、人为区分。同样是没有土地使用权证等合法手续,有的国企占地面积百万平方米的池子却没推毁填坑,部分“有关系”的民企也被“网开一面”。对这种选择性执法行为,阿左旗国土局徐志强局长向记者解释说,当时,吉兰泰镇有840个晾晒池,推掉填平了600 多个池子,涉及五六十家企业,都是没有任何手续的池子,属于非法占地。整治行动一个月后,只保留了6 家企业共约200 多个池子。与此同时,他也承认,在三年多前的执法过程中,部分无证池都是生产达到一定规模且环保达标企业的,故而没有将之推毁强拆,在2015 年2 月以后也都进行了罚款,完善了手续。

  8 月16 日,本刊记者要求就此事件采访阿左旗旗长或主管环境治理工作的副旗长,当地宣传部门说旗领导出差,可先发采访提纲等待回复。按宣传部要求,记者寄去带有单位公函字头并盖章的采访提纲至该旗,要求按期书面回复。其间,记者多次催促未果。至今,阿左旗政府和宣传部没有就此事件作出任何答复。

  记者了解到,该旗接到本刊采访提纲后,不做任何调查核实,直接推给吉兰泰镇政府。该镇庆镇长拿着记者寄去的采访提纲,告诉欣和公司的王申行:“记者发来的函交给你回复去吧,我不回了。”对此,记者电话采访了阿左旗政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他告诉记者:“面对媒体监督,旗镇不是积极正视问题、查找存在问题、主动解决问题,而是相互推诿、推卸责任,最终让投诉主体企业回复媒体,根本原因在于旗部分领导干部和相关部门的不担当、不作为。该事件的确影响我们旗的形象,与我们正在进行的优化营商环境建设相背离……”在阿左旗长达三天的采访中,记者始终未能如愿采访到旗政府层面的相关领导。

  最近,欣和公司再次向媒体投诉反映事件新的进展。9 月8 日,吉兰泰镇镇长庆格勒和镇人大主席胡那生来到欣和公司,就三年久拖不决的违规整治事件商谈赔偿问题。庆镇长告诉欣和公司负责人王申行说:“我做了很多工作,中盐吉兰泰碱厂袁总说了,生产氯化钙原料钙液卖给别的企业是45 元/立方米,给你30 元/ 立方米,1 立方米优惠15 元。一共给你3 万立方米,共计优惠45 万元。”对于这一赔偿方案,欣和公司领导和股东倍感疑惑:因为镇政府不守诚信野蛮执法,造成欣和公司2000 多万元损失。三年后,却需要企业动用90 万元本金去买原料,才能得到45 万元优惠。2000 万元与隐形的45 万元的巨大差距,显然让企业方难以接受。王申行说:“三年多来,我们企业被拖得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给我们造成2000 万元损失,现在提出仅给我们补偿45 万元。我都是60 多岁的人了,我还能干多少年企业?”

  阿拉善盟左旗吉兰泰镇如何妥善处理和解决企业合法诉求,本刊将持续关注并追踪报道事件最新进展。

  专家意见

  针对阿左旗吉兰泰镇土地整治中损害企业权益的事件,记者向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知名专家求证事件中政府整治和执法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综合专家观点和意见建议,主要有:

  第一,合法整治背后的行政违法有悖产权保护制度,企业财产权应该得到依法有效保护。2016 年11 月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明确规定,对因政府违约等导致企业和公民财产权受到损害等情形,进一步完善赔偿、投诉和救济机制,畅通投诉和救济渠道。具体到欣和公司权益受损事件,阿拉善当地政府应对涉及欣和公司产权标的进行依法甄别,依照法定权限、程序和标准执法整治。对于违法行政造成的企业财产损失,应依法予以补偿。同时,将政务履约和守诺服务纳入政府绩效评价体系,建立政务失信记录,对合法整治过程中政府失信、违规执法的责任进行追究、倒查,加大对政务失信行为惩戒力度。

  第二,事件历时三年久拖不决,最终口头出台怪异赔偿方案,显然诚意不够、于法无据。无论是开展土地整治还是环境整治,抑或出现问题后的赔偿,都应该于法有据、有法可依,而不是靠暴力执法、野蛮执法,也不能自定标准解决问题。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其基本方式必然是法治,是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治理。法治的可预期性、可操作性、可救济性,在治理上具有其他手段所不具备的优势。基层干部要自觉学法、尊法、守法、用法,着力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而不是以自己没有文化而推脱违法行政的责任。

  第三,自觉接受媒体监督,真诚回应媒体监督,真正提升政府行政效能、提高政府公信力和满意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善于运用媒体宣讲政策主张、了解社情民意、发现矛盾问题、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群众、推动实际工作。阿拉善左旗、吉兰泰镇对于媒体监督相互推诿,最终让投诉企业回应媒体,“讳疾忌医”,侵害的是社会知情权、媒体监督权。基层政府要自觉接受媒体舆论监督,履职尽责,突出问题导向,解决实际问题,及时回答社会关切,不敷衍、不推托、不回避,把真诚接受、主动回应媒体监督作为改进工作、更好地服务群众的实际行动。
刊发于2017年11月下《法律与生活》杂志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