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家族假冒注册商标连环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杨氏家族假冒注册商标连环案

\
 
文/李宗辉

        家族式违法代价:7人获刑

       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商标经过长期市场经营和使用后,摇身一变,成为公众所熟知的商标并享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和美誉度。彼时,一些不法分子将目光锁定在这些知名商标上,为牟取暴利不惜以身涉险,接二连三地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
 
        在湖北省仙桃市经营企业的杨氏家族就如法炮制了这样一条违法链条。
 
        杨某堂,1953年8月出生,小学文化,为了养家糊口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2003年10月13日,杨某堂24岁的大儿子杨某刚注册成立了深圳市飞跃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跃公司),杨某堂为公司股东之一。在杨某堂看来,这家公司的成立标志着自己的美好生活拉开了帷幕。
 
        杨氏家族的企业就此正式诞生了。在飞跃公司,年轻有为的杨某刚不仅是该公司的股东,而且还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
 
        据杨某刚介绍,飞跃公司在成立之初,主要生产销售美国APC牌不间断电源(以下简称UPS)和自己注册产品FY牌UPS,APC牌的UPS主要销往国外。
 
        经过近两年的发展,杨某刚将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后决定扩大规模。2005年6月23日,杨某刚租用深圳市宝安区某工业区的楼房,并在同年11月23日注册成立了飞跃公司沙井分公司(以下简称沙井分公司)。杨某刚担任沙井分公司负责人。杨某堂的次子杨某涛担任该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2007年1月11日,深圳市工商管理局宝安分局对沙井分公司进行检查,结果发现,该公司在其生产的UPS 产品上擅自标注未经批准的注册商标标志,并现场查获违法标注注册商标标志的UPS共计690台。

       事实上,沙井分公司在没有获得美国APC公司授权许可的情况下,生产、销售假冒美国APC公司注册商标的“AMART-UPS”和“BACK-UPS”的不间断电源产品。2008年1月17日,在一次检查中,相关部门现场查扣了该公司假冒美国APC公司的不间断电源成品达2398台,涉案金额为100.355万元。
 
        2008年10月10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处飞跃公司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罚金70万元;对杨某刚、杨某堂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并各处罚金51万元。杨氏家庭企业除杨某涛在逃外,其他主要人员均被判处相应的刑罚。

       此时,杨氏家族成员清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严重后果,用血的教训明白了国家对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如果他们能及时悬崖勒马,为时不晚。但遗憾的是,在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下,杨氏家族的成员在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2008年刑案中侥幸逃脱的杨某涛在2009年10月10日注册成立了鑫凯乐电子有限公司,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UPS;2013年4月3日,杨某涛与父亲杨某堂注册成立了山顿电源有限公司,依旧进行违法生产UPS。
       
       2014年3月12日,杨某涛落网。同年9月4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杨某涛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向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5年3月26日,法院判决杨某涛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杨某庆,作为杨氏家族的一名成员,在2008年获刑十个月后,于2014年8月销售假冒山特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SANTAK”的UPS,并被公诉至湖南省湘阴县人民法院。
 
        2015年9月2日,法院判决杨某庆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
 
        至此,杨氏家族中共有7人被判刑,其中1人先后两次获刑,累计罚金超270万元。

        专家析案  恶意侵权成因:违法成本低

        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行为是恶劣的商标侵权行为之一。法律依据此类行为的情节严重程度,分别规定了行为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行政和刑事法律责任。《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
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商标权主要是保护权利人在商业活动中诚信、勤勉、经营管理劳动成果以及由此而积累的商品声誉和商业信誉。
 
        由于商标的基本功能在于指示商品的来源,因此,对商标权的保护能起到维护消费者利益和市场经济秩序的效果。

       本案是典型的家庭式犯罪,其家庭成员在多次被刑事打击后,受暴利驱使,依然持续假冒相同注册商标的行为,在实务中时有发生。
 
        在我国对假冒注册商标行为有较为完善的法律规制体系的情况下,为何仍会出现这种“前扑后继”式的恶意侵权事件,值得反思和研究。

       从法律实践层面来看,行政和司法机关行使公权力做出行政处罚或者司法裁判时,要求证据确凿充分。特别是在刑事诉讼中,对证据的证明标准要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高度。因此,行政处罚和法院判决虽然公正合法,但可
能存在无法全面揭示侵权事实的缺憾。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侵权事实无法全面查清,惩罚力度大打折扣。本案中,杨氏家族侵权时间长达6年,生产销售大量假冒产品,但三起刑事案件的处理均依据查获的、尚未销售的假冒实物,而有实物证实的侵权事实显然不是全部的侵
权事实。

       二是侵权主体难以查全。对于关系密切的家族式犯罪,经常出现某一人主动揽下全部罪责以掩护其他成员犯罪行为的现象。囿于客观情况和侦查手段的限制,人们无法甄别掩护式供述的真伪。

       从现实经济层面来看,造成杨氏家族多次犯罪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非法所得大于违法成本是其最主要的原因。
仅依靠国家公权力有时未必能有效遏制侵权行为的发生。此时,商标权人应当充分运用法律赋予的救济权利,积极提起民事侵权赔偿诉讼,利用民事诉讼证据的盖然性要求起诉涉案的全部人员,要求共同赔偿损失,提高其违法犯
罪成本。将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相结合,从根源上阻断侵权人再次侵权的可能性,维护诚信经营、正当竞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