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中院执行16年为何拿不下三鑫大厦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贵阳中院执行16年为何拿不下三鑫大厦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张翼羽 特约记者/全永平 李晓建

  2017年1月3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新年上班第一天,就签收了一份特殊的申请书,其内容是申请人要求对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了16年却未执行回分文的三鑫大厦提级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三鑫大厦坐落在贵阳市市中心的黔灵西路与合群路交叉口处。

坐落在贵阳市市中心黔灵西路与合群路交叉口处的三鑫大厦

  据记者调查得知:1991年5月4日,贵州财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贵州贫困山区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财浪公司)通过各种努力,取得了由贵阳市人民政府无偿划拨的5103平方米国有土地。

1991年5月4日,财浪公司取得了由贵阳市人民政府批准的贵阳市建设用地许可证

  1997年9月28日,财浪公司以《代征代建合同》的形式,将2800平方米土地发包给贵州永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升公司)建三鑫大厦部分楼层,合同约定所建办公楼总价约700万元。



财浪公司和永升公司签订的《代征代建合同》

  1997~1998年,永升公司用三鑫大厦在建工程做抵押,陆续从中国工商银行贵阳市云岩支行和中国银行贵阳市甲秀支行贷款700万元,并办理了《房屋他项权证》。但此后,永升公司拒不还款,被上述两家银行起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房屋他项权证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陆续做出两份支持银行诉求的判决书,并根据生效的法律文书分别于1999年10月28日和2001年9月18日查封了三鑫大厦总面积为2800平方米的房屋。此后,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再采取任何执行措施。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查封令

贵阳市房屋产权监理处出具的《限制情况》

  《民事诉讼法》第226条规定:“人民法院自收到申请执行书之日起超过六个月未执行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上一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责令原人民法院在一定期限内执行,也可以决定由本院执行或者指令其他人民法院执行。”据记者调查,目前三鑫大厦所处地段被贵阳市规划修建城市地铁,此处房价直线攀升,而且三鑫大厦实际控制人将这座从银行贷款建成的楼盘用于出租,每年租金可观。

  其中一名申请执行人在这次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的《提级强制执行申请书》中写道:

 “自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9年查封‘三鑫大厦’至今,原债权人及申请人先后几十次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续封、拍卖‘三鑫大厦’,并向贵州省纪委、政法委、省高院等部门反映,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怠于执行本案事宜。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面对申请人多年一次次的申请,既不签收,又不恢复执行、更不对抵押房屋采取续封措施(理由是对抵押房屋的查封没有期限限制,不需要续封),导致本案虽有‘三鑫大厦’第13至15层抵押房屋、又有十多年来多达上千万元的租金收入可供执行,而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16年来却分文未能执行。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当本案抵押物‘三鑫大厦’因修建地铁而升值至1.7亿元时,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但不对抵押房屋的征收补偿金采取执行措施,反而暗中帮助财浪公司,于2014年12月24日向贵阳市住建局出具《函》,称其原对本案抵押房屋的查封因未依法办理延期手续,查封的效力消灭。财浪公司据此《函》马上办理了‘三鑫大厦’第13至15层抵押房屋的所有权证,并与房屋征收局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以此对法院执行‘三鑫大厦’第13至15层抵押房屋设置障碍。”

  面对财浪公司马上就要将法院查封三鑫大厦的拆迁补偿款收入囊中,申请人在向当初负责执行三鑫大厦的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紧急反映,甚至在举报未果的情况下选择了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提级执行。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收到申请书后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相关规定进行立案,也未向申请人出具收到申请材料的凭证,仅口头告知申请人将材料转交执行综合组,称如执行综合组有处理结果,将会告知申请人。申请人为了避免出现申请或投诉没有结果的现象再次发生,找到当地一家公证处,对申请人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申请书的过程进行了公证。

中央电视台记者在三鑫大厦现场了解情况

  财浪公司,贵阳市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当初是怎样无偿拿到政府划拨的5103平方米土地的?永升公司又是如何在并未取得三鑫大厦全部产权的情况下将三鑫大厦部分房屋抵押给银行贷款700万元,以后还能一次次逃避法院对三鑫大厦的强制执行,甚至最后将升至1.7亿元的三鑫大厦房屋所有权证办回财浪公司的?对于这些疑问,目前,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已有记者赴实地调查。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