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万元借款与88元学区房转让之谜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12万元借款与88元学区房转让之谜

文 / 马宁

       一男人去世,牵出12万元借款。该男人的一位朋友向其家人讨要这笔借款,遭遇重重困难。借款是否存在,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成为法庭辩论的焦点。
 
        案件

       2016年12月,家住广西桂林的廖宗(化名)在街上闲逛时无意中看到路边搭了一个灵堂。他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往前凑了凑,发现去世的人居然是他的一位朋友,名叫曾保华。廖宗急匆匆地赶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廖鸣一(化名)。廖鸣一听后,顿觉晴天霹雳。这个去世的曾保华和廖鸣一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听到曾保华去世的消息他会有如此反应?

       丈夫离世,留下 12 万元债务
 
        2010年10月的一天,曾保华以入股为由,向朋友廖鸣一借了6万元钱。他承诺,在过年前将钱归还,并打了一张借条。可是,过了约定的时间,曾保华却没有任何动静。当廖鸣一去找曾保华要钱时,曾保华却提出:自己名下有两套房子,均位于桂林市中心,很有升值潜力。如果他还不上钱,就将自己名下的任何一套房低价卖给廖鸣一。思量再三,廖鸣一答应了。
 
        此后,曾保华以房产过户为由,先后又向廖鸣一借了几万元钱。前前后后,廖鸣一共借给曾保华12万元。可是,曾保华既没将房子卖给廖鸣一,也没有如约还钱。
 
        得知曾保华突然去世的消息后,廖鸣一拿着借条找到曾保华的家人讨债。因担心借条原件被撕毁,廖鸣一只向曾家人出示了有曾保华签名的借条照片。
 
        由于事发突然,曾保华的妻子和子女不敢轻信。
 

\
(借条)

       几番打量后,他们觉得廖鸣一的身份可疑,他手里的借条可能是伪造的。其中,两张借条上承诺的还款日期是“2013 年元月”,而落款日期却是“2013 年11月2日”。承诺还款的日期竟然早于打借条的时间。
 
        不仅如此,12万元的借款有两张借条,落款日期却是同一天。
 
        在曾保华病重期间,廖鸣一作为朋友,又是债主,怎么会对此毫不知情?曾保华的家人又为什么对这笔债务一无所知呢?

       由于一系列的原因,曾保华的儿子曾寅怀疑廖鸣一所说的这笔12万元借款是否真实存在。对于借条上存在的疑点,廖鸣一解释说,之前每一次借款,曾保华都会给他打一张借条。到了2013年最后一次借款后,为了便于保管,他便提出让曾保华将12 万元借款统一写在一张借条上。对于两张借条上的还款日期为什么会在落款日期前,廖鸣一的解释为“可能是当时曾保华的笔误”。
 
        廖鸣一没想到,自己当时的疏忽会让曾寅等人怀疑借条的真实性。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他又拿出手机里曾经拍摄的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人是曾保华。
 
       廖鸣一本以为自己有了借条、视频和短信这些证据,曾家人会承认这笔借款。可他没想到,曾家人对他拿出的所有证据都不相信。

       无奈之下,廖鸣一于2017年1月将曾寅及其母张霞(化名)起诉至广西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要求二人在遗产继承的范围内偿还12万元借款的本金和利息。

       88 元,蹊跷的学区房转让费

       2017 年3月,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第一次公开审理。
 
        法庭上,围绕12万元借款是否真实存在,涉案双方各执一词。由于曾寅一方认为借条可能是伪造的,主审法官提出,可以对借条上曾保华的签名做笔迹鉴定。但由于曾保华去世而无法进行笔迹鉴定,最终,曾寅一方选择了放弃。

       曾寅一方还提出,曾保华生前没有留下任何遗产。即使 12 万元借款真的存在,目前他们也无力偿还。为此,曾寅和他的母亲写下了放弃遗产继承的声明。廖鸣一向法庭申请调查曾保华名下的房产情况。接到申请后,主审法官一行人来到桂林市房产局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曾保华名下确实已经没有任何房产。
 
        法官调查后发现,曾保华生前居住的房产是其妻子张霞从单位购买的房改房,同时也是一套很有价值的学区房。但这套房子于2015 年11月由曾保华和张霞以88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他们的儿子曾寅。

       廖鸣一没想到,曾保华一直以来都在处心积虑地欺骗自己,一方面拖着不还钱,另一方面竟偷偷地把他名下的学区房以88 元的低价转让给了儿子。在第一次庭审结束后,廖鸣一请求法院将这笔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其妻子偿还。

       2017年6月11日,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被告的代理人坚称,这笔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因为张霞不知道曾保华对外借款的事;而曾保华之所以隐瞒家人,很有可能因为这笔钱是非法债务。

       对此,廖鸣一认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否认12万元借款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而原本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子又被曾保华以88元的低价转让给了曾寅,也不属于遗产。这样一来,廖鸣一想讨回自己的钱无疑是难上加难。

       法院认定,12 万元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由于案情复杂,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对案情进行了讨论。

       主审法官认为,案件的关键是确认债务是否真实存在以及认定这笔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原告廖鸣一提供的借据和视频资料等证据可以证明12万元借款存在的真实性。被告没有证据证明这笔债务属于非法债务或曾保华个人债务,也未能证明夫妻双方财产独立且债权人明知,故认定该笔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如果原告认为曾保华、张霞转让房产的行为是恶意转移财产,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可另案提起撤销之诉。
 
        最终,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张霞偿还原告廖鸣一的借款本金12万元及利息。被告曾寅在其继承曾保华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对12万元借款承担偿还责任。
 
       这份判决意味着,如果廖鸣一通过诉讼撤销了这套学区房的转让,那么,这套房子就恢复成曾保华和张霞的夫妻共同财产。接下来,廖鸣一就可以依据法院的判决通过执行程序拿到自己的12万元。
 
        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对如何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区分非法债务和合法债务等 7 类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该《通知》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结合交易习惯、财产变动情况及证人证言等综合因素判定债务是否发生,把握不同阶段夫妻债务的认定标准,审慎处理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所负债务。这一规定的出台既加强了对夫妻双方和债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也为健康诚信的市场交易秩序提供了进一步的保障。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