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派出所与镇政府如何"相爱相杀"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看派出所与镇政府如何"相爱相杀"

谢瑞青 法律与生活杂志
  “当时没有仔细研究,向法院交的答辩状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如果不是亲耳所闻,你难以想象,这话竟出自行政机关出庭人员之口。在暴力强拆屡见不鲜的当下,本是相对普通的一起违法强拆案件,却因行政机关的当庭答辩而变得格外扎眼。
 
        2个小时才出警的派出所
 
  李建(化名)在山东省菏泽市某县某镇拥有合法房屋一处,依法办理了土地证、房产证。2016年9月17日上午,李建外出办事时,接到电话称其房屋被拆。迅速赶回后,李建发现房屋已成一堆废墟,屋内物品也损毁殆尽。
 
  围观群众告诉李建,是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组织实施了这次强拆行为。但是,热心的群众仅为李建提供了录制的视频,却不愿意为他出庭作证。
 
  看着视频中“张牙舞爪”的挖掘机,尘土飞扬中,据说是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的几个模糊的背影,李建只能拿起手机拨打110报警。派出所在近两个小时后出了警,但未依法出具受案回执,也未调查告知强拆的主体。
 
  李建深知仅靠这些视频,很难证明镇人民政府是强拆的主体。为此,他找到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请求帮助。
 
        旁敲侧击,确认强拆主体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青年律师谢瑞青介入该案后,果断针对公安机关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其未依法作出受案回执的行为违法。在该案的审理中,派出所出具了答辩状,称强拆行为属于政府规划拆迁。
 
  虽然派出所没有明确到底是哪个行政机关实施的,但这样的答辩对强拆案件而言已经是比较有利的证据,起码可以证明这是一起行政强制拆除案件,是一个政府行为,再结合该地区负责拆迁的主体就是镇人民政府,佐以强拆现场的视频,认定镇人民政府实施了强拆行为的可能性比较大。
 
        答辩状不算数了?
 
  起诉镇人民政府强拆违法的案件立案很顺利,镇人民政府也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书面答辩状,认可了强拆的事实。就此情形而言,除被告外,合议庭和原告均认为这个案件很简单,甚至开庭前,法官还问谢瑞青律师:“被告已经认可了实施强拆的事实,你们的那些证据还提交吗?”
 
  然而,到被告答辩环节时,被告出庭人员突然称要收回原先的答辩状,称当时没有仔细研究案件,向法院交的答辩状是拍着脑袋想出来的,事实上被告并没有实施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
 
  年近五十的老法官一脸茫然,旁听席上也是一片哗然,甚至有人出声呵斥:“不要脸!”法官再次询问了被告出庭人员,并直接点名让被告负责人某副镇长亲自回答,副镇长称同意另一出庭人员的意见。
 
  这样的情形显然出乎法官以及谢瑞青律师的预料,为稳妥起见,谢瑞青当即申请休庭,法官同意并决定休庭二十分钟。
 
        紧急联系,巩固证据
 
  在此前起诉派出所未依法出具受案回执案件中,派出所认识到其行为的违法性,庭后多次联系当事人,希望当事人能够撤诉。谢瑞青律师提出条件,要求派出所出具书面说明,明确告知强拆的主体。派出所出于各种考虑,一直犹豫不决,直至强拆案件开庭前一分钟,派出所所长才拍板同意谢瑞青的条件,并约定次日办理手续。
 
  休庭后,谢瑞青立即联系派出所所长,明确地告知:立即出具书面说明并送到法庭,过了开庭,就坚持不撤诉了。不到十五分钟,派出所所长亲自带着加盖派出所公章的《说明》赶来。《说明》明确表示:强拆行为是由镇人民政府组织人员实施的。李建胜诉。
 
        律师说法:政府公信力岂容儿戏?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本案中,镇人民政府在加盖公章的答辩状上已经自认了实施强拆的事实,此后又没有提交充分的相反证据推翻之前的自认,参照上述规定,已经可以确认其实施了强拆的事实。当庭答辩的出尔反尔无疑只是一场闹剧。
 
  其次,案件胜败事小,政府公信力事大。舍本逐末,出尔反尔,即使赢得一个案件,却丧失百姓对行政机关的本就岌岌可危的信赖,孰轻孰重?决策者应当冷静地分析对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对当事人、律师同样适用,即对待任何案件,即使再简单也不能掉以轻心,唯有做好万分的准备,才能够在案情突变时做到沉着冷静,以不变应万变。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