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者好友导演“绑架”骗局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失联者好友导演“绑架”骗局

秦风/文

       继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联事件后,2017年7月26日,又爆出福建女教师危秋洁在日本北海道失联事件。这类事件不仅情节离奇、悬疑,而且无不给当事人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折磨及财产损失。
 
        2017年2月,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的一起诈骗案,也爆出一个离奇的失联故事,家住天津的一对老夫妻的儿子在菲律宾失联了,儿子的好友竟导演了一场“绑匪”索要赎金的诈骗骗局。

\
(图文不相关)
 
        朋友失联

       林森,1977年出生,中国台湾地区人,从中国澳门地区某科技大学毕业后就地找了工作。历经十多年的打拼,他成为澳门某公司广东办事处的区域经理。因业务上的合作关系,他与曾在天津某计算机公司工作的蒋明相识多年,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还多次与蒋明一道去天津拜望过蒋明的父母。
 
        2015年6月25日凌晨,暂住在珠海某大酒店的林森刚入睡,就被一阵阵手机振动声吵醒: “喂,我是蒋明的母亲朱桂兰,他还在菲律宾吗?”电话那端的语气透着担忧和焦虑。深更半夜,朋友的母亲为什么直接联系上自己?原来,朱桂兰已与在菲律宾工作的儿子失联数日。

       听闻朋友与家人失联的消息,林森也心急火燎。

       就在大半年前,他听蒋明介绍其在菲律宾有个大项目,正需要融资。林森详细地了解了项目的基本情况,并认真研究了蒋明提供的策划报告和计划书,认为自己所在公司如果参与这个项目,一定可以从中盈利,以此为自己挣来工作业绩。于是,林森说服老板,给蒋明的项目投资了400万元人民币。此刻,若蒋明果真失踪,自己怎么向老板交代?于是,林森向蒋明父母提议,一道去菲律宾寻找好友下落。
 
        蒋明的父母已年近七旬,正在茫然无措时,林森的提议给他们带来了希望。2015年7月初,林森陪同蒋母朱桂兰前往菲律宾寻子。当赶到蒋明提供其在马尼拉的住址时,却被房主告知查无此人。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林森陪同蒋母到菲律宾警察局报了案。
 
        等了一段时间,蒋明仍杳无音信,朱桂兰就回国了。因这段时间忧心过度,她回国后就病卧在床,丈夫陪伴在她身边。二老思儿心切,但都脱不开身,无法外出寻子。于是,他们请求林森再到菲律宾走一趟,查找蒋明的下落。
 
        谎称绑架

       2015年8月11日,林森心事重重地赶往菲律宾。临行前,他向澳门公司的老板报告了蒋明失踪的消息。不出其所料,老板勃然大怒地说:“刚投了400万元,人就失踪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公司内部甚至有人怀疑他与蒋明故意设局,给老板挖了个坑,合谋骗钱。林森百口莫辩。
 
        “你必须追回这笔投资款!”出发前,老板对林森下了死命令。为了保住职位,林森抓紧寻找蒋明的行踪。
 
        8 月的菲律宾,时不时有台风侵袭。林森在马尼拉待了一个多星期,顶风冒雨四处奔走,去了警察局数次,也没有查出蒋明的半点儿音信。8月20日,雨夜里,他躺在宾馆的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蒋明是意外失踪,还是故意隐匿?”这个疑问在他的头脑中不停地盘旋。想着多年奋斗来之不易的高薪资职位即将失去,林森心头充满了愤恨。“不能这么被动!”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闪出了一个念头。
 
        8月21日,林森在马尼拉宾馆拨通了蒋明母亲朱桂兰的手机:“终于打听到消息了,你儿子被一个名字叫芬妮的菲律宾人绑架了。” “啊!”朱桂兰惊讶地叫出了声,很快又平静下来。
 
        与儿子失联后,朱桂兰一直担心爱子命丧异国他乡。现在终于有了线索,这要好过杳无音信。“他现在在哪里,有什么办法解救?”林森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告诉朱桂兰,目前,蒋明正被一对台湾夫妇看管着,对方答应可以将人放出来,但须交付39万元人民币赎金。
 
        上次林森陪同朱桂兰去菲律宾找人,她已经充分信任儿子的这位朋友了。“只要把人安全交还,我立即筹齐这笔钱。”朱桂兰没有丝毫犹豫。
 
        8月23日,朱桂兰将39万元汇到了林森指定的账户后,立即打电话嘱咐林森,迅速将儿子赎还。
 
        “放心吧,10天后人出来,我就送你儿子回天津。”林森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林森没有想到,朱桂兰思子心切,没有提前告知他,汇钱给他未满一周就在其妹妹陪同下再次来到了菲律宾。
 
       “人呢?”朱桂兰见林森后急切地问道。“我正在联系对方,确定交易时间。”林森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强,想着下一步怎么自圆其说。
 
        通过虚构朋友被绑架的事实,顺利获得其家人交付的赎金,这39万元来得实在太容易了。但是,想到蒋明失踪给自己带来离职的后果,他仍然认为自己吃了大亏。为此,林森告诉朱桂兰,台湾夫妇把赎金增加到了50万元。
 
        “我在与对方通话过程中,听到了蒋明在说话,他的人身安全肯定没有问题。”林森给了朱桂兰一颗定心丸。
 
         听说人没事,朱桂兰长舒一口气。之后,她让身在天津的丈夫将剩下的11万元汇到了对应的账户内。这次,林森给了准信,5天后将与台湾夫妇正式交易。到了当天,林森假意前往交易,并通过微信给了朱桂兰一个地址,称这是关押蒋明的民居。当天晚上,朱桂兰和妹妹赶去,见林森正站在空屋里发呆。“怎么回事?”她质问林森。林森解释说他们上了台湾夫妇的当了。接着,林森让朱桂兰先回国,他找到蒋明后亲自护送回国。

        判刑8年

       蒋明失踪,生死未卜。林森借此之机骗了蒋家的50万元。林森害怕澳门公司老板追究其投资400万元的责任,不辞而别。而朱桂兰回国后,再也联系不上林森。她与丈夫回忆整个过程,越来越感到不对劲。从他们得知儿子被绑架到“绑匪”两次勒索赎金以及那处关押儿子的民居,所有消息都是从林森那里得来的。整体联系起来,想到这件事会不会是儿子的这位好友一手策划的?
 
        2015年10月12日,蒋明父母到天津市和平区公安机关报了案。由于境内暂时查不到林森的信息,此案成为悬案。
 
        直到2016年2月19日,春节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去,天津警方从出入境记录中发现了蛛丝马迹,迅速出警,将潜回境内的林森抓获。林森对自己虚构朋友蒋明被绑架、以交纳赎金名义诈骗蒋明父母50万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然而此时,50万元已被林森挥霍殆尽。在看守所内,林森写信给其父亲,后其父代为退还朱桂兰50万元。
 
        2017年2月28日,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离奇的诈骗案。法庭上,林森的辩护人提出,本案
事出有因,林森因蒋明失踪担心被老板怀疑与对方合谋骗钱,冲动之下编造事实而骗取50万元。之后,其家人将骗款全额退还,未造成被害人实际损失,且被害人也出具了书面谅解意见书,请求从轻处罚。法院综合考虑林森的犯罪情节,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