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北京首例劫夺被押解人员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惊魂:北京首例劫夺被押解人员案

        编者按:湖南警方到北京抓捕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涉案人员时遭到该公司工作人员的阻挠、围攻、殴打,后北京警方出动防暴警察才控制住局面。

本刊记者 / 何照新

        2017年7月11日上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事法庭,北京首例劫夺被押解人员案的主犯胡小琴出现在法庭上。
 
        庭审现场拒不认罪

       已过不惑之年的胡小琴是重庆人,初中毕业,先后做过保姆、修脚工等小工。2015年,经人介绍,胡小琴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唐人街大厦一家涉传销公司任中层职务,同事称她为“胡姐”。
 
        法庭上,法官向胡小琴宣读了裁定书。法院认为,胡小琴明知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正在依法押解犯罪嫌疑人,仍然伙同他人,采用暴力手段劫夺押解途中的犯罪嫌疑人,导致两名犯罪嫌疑人脱离司法机关的实际控制,其行为已构成劫夺被押解人员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胡小琴如实供述部分罪行,系初犯,故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胡小琴在两名犯罪嫌疑人脱离控制过程中起重要作用,且对执行押解任务的民警扇耳光,对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应评价为主犯。据此,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胡小琴的上诉,维持以劫夺被押解人员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的一审判决。
 
        此前,2017年3月,胡小琴案的8名同案犯,涉案公司的保安队长、副队长以及其他保安人员,皆因劫夺被押解
人员罪被判处1年至4年不等有期徒刑。由于案发后胡小琴潜逃,后其在北京一处检查站附近接受民警盘查时被抓获,胡小琴成为北京首例劫夺押解人员案最后一名到案被告人。
 
\
       
        宣判后,法官问胡小琴对二审的裁定有何意见时,胡小琴回答:“录像能看出来,是其他人把湖南警方拦到会议室,我不在现场,可是一审、二审都说我在现场,我绝望!”
 
        庭后,本案主审法官于靖民对胡小琴发表的意见进行了反驳,表示胡小琴在公司任中层角色,很多人听她的话行事。在案证据显示的是发生在电梯间、过道走廊里的监控录像。在录像里,能明显看到胡小琴亲自动手推搡并
抢夺民警的相机,还指使和指挥其他人共同抢夺民警相机的行为。胡小琴提到的没有监控录像证明她在现场,指的是胡小琴返回会议室,面对已经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民警,对多名民警扇耳光,她不在现场。尽管会议室里没有监控录像,但相关事实通过证人证言和被害人供述等证据相互印证,法院最后认定了这个事实。

       围困湖南执法警察

      此前,有媒体报道,2016年3月22日,湖南警方十余人在涉嫌传销公司先后控制了数名公司高层,并派遣部分民警分批将上述人员押解带离,其余民警继续在公司内对其他人员核实身份,查找抓捕目标。本案合议庭组成成员栾广萍法官向记者叙述了本案发生的整个过程:案发当天,湖南警方先到胡小琴所在公司的办公区域带走了两名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管理层人员。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脱逃,湖南警方将这两名犯罪嫌疑人直接带到西客
站,准备押解回湖南。而后,湖南警方派出公安民警,第二次带走该公司的另外两名管理人员。

       警方第一次带走两名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该公司保安队长于春祥看到了上述情景,他没有任何的阻止行为。但等到警方第二次带走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的时候,于春祥说不行。

       湖南警方在办公室里对后逮捕的两名人员宣读权利和义务,并出示《拘留证》。涉案公司的保安列队站在办公室两排,他们知晓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而后,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带到电梯口。电梯门刚要关上时,保安队长于春祥用脚别住电梯,然后将该公司所有的保安招呼过来,将执行公务的警察以及该公司被带走的管理层人员从电梯里拽出来。

       监控显示,电梯间里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有人抢夺警方手中的摄影摄像设备。此刻,一位警察举起自己的警官证后,还是遭到保安的围攻。当时,被带走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是戴着手铐的,于春祥和胡小琴以强硬方式要求警方
打开手铐,并强行将警察和两名犯罪嫌疑人带至公司会议室。
 
        会议室没有监控,但从会议室外的监控设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过了一会儿,被湖南警方带走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在没有戴任何戒具的情况下从会议室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在会议室里,发生了胡小琴殴打湖南警方、扇民警
耳光的恶劣行为。

       与此同时,湖南一位警察在被胡小琴、于春祥围攻过程中,悄悄地报了警。然后,于春祥也报了警,谎称是为了维持秩序而出现纠纷。此前,于春祥没收了湖南警方的证件以及法律文书、手机、摄像机等设备。北京亚运村民警及时到达现场之后,湖南警方在北京警方的帮助下,将法律文书和设备要回。在这个过程中,保安并没有配合亚运村民警的工作,于春祥甚至与亚运村民警也发生了冲突,他在视频里说了一句话:“信不信,我把你们也清出去!”直到亚运村民警上报,装备有武力的警察到达现场之后,混乱的局面才得以控制。警方陆续将暴力抗法、阻碍湖南民警正常执法的于春祥等人带回派出所,脱逃人—— 两名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被抓获。
 
        借维持秩序名义阻挠执法

       据被抓获的保安员供述,他所在的公司在唐人街大厦租用了整个3层楼用于办公,员工大概有40多人。他们在警察亮明身份且明知警察执行抓捕、押解任务后,之所以还听从保安队长于春祥的指挥,是因为“老板说不听话就一分钱也不给”、 “吃谁的饭,听谁的管”。案发后,于春祥给保安发了信息——“如果警察问为何打人,就说不知道是警察,说维持秩序来着!”案发后,一名脱逃的犯罪嫌疑人甚至让公司的网管将电梯口的监控录像拷贝后进行格式化。
据于春祥供述,他在公司负责安保、管理保安的工作。案发当天早上,保安队副队长对他说公司一位高管让人抓走。他到达现场时,看到有人拿出带着警徽的工作证,他没拦着就让对方走了。等到他回到公司法务部办公室见到湖南警方要带走另两名高管,便上前要求湖南警方出示法律文书和证件。他看到证件上面有“湖南省……”的公章,就问: “这怎么是湖南的?”他以怀疑文书和证件是假的为由,用对讲机叫来所有巡逻的保安,并让聚集起来的保安在办公室门口站着,并对他们说: “把会议室里的人看着,不要让他们走!”等到湖南警方将公司两名高管带出来,员工、保安大约二三十人跟对方撕扯起来。

      栾广萍法官提到,于春祥辩解称,他怀疑湖南警方是假警察,并认为湖南警方办案须在北京民警的陪同下才可以在北京抓人,实际是对于执法过程的错误理解。

      《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是通知当地警方。此案中,湖南警方到北京抓捕犯罪嫌疑人,是因为湖南警方带走的人员涉及犯罪,北京警方配合湖南警方确定了犯罪嫌疑人所在地点,并通知湖南警方来抓捕犯罪嫌疑人的。

        罪名辨析
 
        1.劫夺被押解人员犯罪行为发生于司法活动特殊场合

       主审法官于靖民表示,考虑被押解人员的特殊身份以及警察侦查、押解这些人员的特殊性,因而将此案定性为量刑偏重的劫夺被押解人员罪,而不是简单的妨害公务罪。
 
        现实中,常见的妨害公务罪行为表现为民警在进行交通秩序管理或者处置打架斗殴时,有人对民警的执法行为进行暴力抗法,触犯妨害公务罪。相较而言,本案发生在司法活动进行中的特殊场合,犯罪嫌疑人劫夺被押解人员的行为与妨害公务的犯罪行为是不一样的。

       对胡小琴定劫夺被押解人员罪,主要考虑以下两点原因:一是整个犯罪过程是共同的、连续的、完整的过程,胡小琴在现场已经看到身着制服的警察,警察在羁押、运送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她积极参与并提供帮助抢夺民警的相机,过程连贯;二是在会议室里面,胡小琴限制了民警的自由,并且对民警进行了扇耳光等侮辱行为。从实质上讲,这些行为进一步降低了民警的执法办案能力,即押解犯罪嫌疑人回湖南的能力。因此,法院把胡小琴的行为认定为劫夺被押解人员罪。
 
        2. 司法机关确定监管关系为劫夺被押解人员的犯罪起点

       本案法官栾广萍表示,视频显示胡小琴的攻击行为还是非常猛烈的,不是推搡、拉拽等简单的行为,有民警甚至因此受了轻微伤。公众通常理解的劫夺行为是劫法场、劫囚车、劫法院押解被告人等犯罪行为。然而,劫夺被押解人员的起点是在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确定监管关系开始的时候。在这个途中,民警给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哪怕没有走,也算在押解途中。民众在这个过程中妨害了公安机关执行公务,其行为就不是简单的妨害公务了,就要上升到劫夺被押解人员这个严重的罪名上了。

        相关法条

        劫夺被押解人员罪 《刑法》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劫夺押解途中的罪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妨害公务罪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