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神农峡一公司秘方启争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湖北神农峡一公司秘方启争

  “我公司自主研发试验产品的秘方正在遭受掠夺!”近日,湖北房县神农峡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峡公司”)创始人张先忠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公司总经理张立电亦遭到诽谤、恐吓、人身攻击,“公司的正常经营每天都受到严重干扰。”

  回顾:增资入股

  一切还得从投资商增资入股说起。

  神农峡公司成立于2012年,创始人张先忠继承了家传中医养生之道。据悉,张先忠研制的养生产品对某种疾病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抑制性作用。

  公司成立伊始即与房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博物馆旅游项目投资协议。

  2013年,神农峡公司在当地政府和科协的支持下,经湖北省科协批准,神农峡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正式成立,张先忠所有的养生抗病技术随即转入院士专家工作站继续研发。

  据张立电介绍,由于张先忠研制的养生产品的特殊功效,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慕名而来寻求其帮助的;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投资客看到了商机。2015年,经人介绍,张先忠先后结识了陈叶水、胡霞瑛夫妇等人,并就神农峡公司部分养生产品的销售达成合作协议。

产权与股权:湖北神农峡一公司的秘方战

(图为胡霞瑛、陈叶水和陈伟投资神农峡公司签订的《增资入股协议》)
 

  据张先忠介绍,2016年5月,胡霞瑛、陈叶水夫妇来到房县与其见面,希望就该公司养生产品进一步深层次合作,“由于我公司当时正在扩建,一时间资金短缺,经过沟通,我于当年11月与胡霞瑛签订了《增资入股协议》,随后在房县工商局做了备份、更改。”

  记者查阅该协议,胡霞瑛夫妇及其亲戚陈伟为投资方,以现金2000万元人民币入股,占注册资本总额的45%;张先忠、张立电及张立万为原始股东,以公司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账面资金2100万元人民币记入股份,占注册资本总额的45%;张先忠名下的房县炎帝仙草黄酒厂(独立法人)作为庚方,以其10000份养生产品(折价成本1000万元)计入资产核算,占公司注册资本总额的10%。

  按照协议,张立电出任该公司法人、董事兼总经理,张先忠为董事长、胡霞瑛为副董事长、陈叶水为监事。

  事起:经营分歧

  据张立电介绍,合作伊始神农峡公司接待研发中心尙处在装修过程,另外神农峡公司还不具备医疗接诊资格,经过协商,筹备成立了房县神农峡中医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医馆”),配合神农峡公司开展中草药产品研发临床。2017年2月,神农峡中医馆正式成立,胡霞瑛出任法人和执行董事。

  据张先忠讲:“起初的合作是比较顺利的,胡女士先后投入了一千万元,用于神农峡公司的装修等费用。我出身于传统的中医世家,成立公司的初衷就是弘扬神农精神、普及科技知识、造福大众健康,其实并不懂得什么经商,而胡霞瑛女士却是一个很有经营思路的商人。”

  神农峡公司张立电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2017年1月12日,胡霞瑛在美国完成‘**素’的商标注册,其产品配方完全抄袭了神农峡公司在第十二届世界中医药大会发表的论文中的内容。并提出要对外宣称是由外国人发明,这样就可以卖到每套产品一万美元,这一要求,遭到张先忠先生断然拒绝。”

  张先忠认为,“神农峡公司研发的产品应该留在国内,首先让国人受益,拒绝胡霞瑛,也是对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

  张先忠称,胡霞瑛与他在2016年见面后,提出要看看大会论文中的中药材长什么样子,考虑到入股合作,张先忠就给胡霞瑛女士提供了原材料样品。后来,胡霞瑛又商量在国外注册“**素”的食品、保健品号,以利于将来产品的销售,张先忠原则上同意。

  “不曾想这是胡霞瑛侵占其知识产权的开端……”张先忠说。

  张先忠认为:“胡霞瑛投资神农峡公司,是其精心策划的一场以窃取公司产品秘方及知识产权,盗卖给美国新泽西州新世纪药业公司的阴谋。”

  张立电告诉记者:“胡霞瑛遭到拒绝后,便与张先忠产生矛盾,开始了无休止的掠夺公司产品秘方,扰乱公司正常经营的行为。”

  侵权:张先忠本人及公司遭“股东”搜查

  据张立电介绍,胡霞瑛遭到拒绝后,便要求查看公司账目及一千万元投资款的去向,但是胡霞瑛却未安排人查账,随后公司财务将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期间财务报表及投资款详细用途提供给胡霞瑛。

  在此期间,神农峡中医馆门诊部设置许可于2017年4月17日得到获准,而令人蹊跷的是,中医馆却在此期间遭到房县食药监局的查封,无奈,神农峡中医馆只得宣布停业。同年6月22日,中医馆执业许可获批,胡霞瑛领取相关手续后,中医馆仍未恢复开业接诊。

  张先忠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中医馆之所以被封,是胡霞瑛向监管部门进行的举报,而中医馆拿到执业资格后,还是未能开业,这一切都是胡霞瑛刻意放缓神农峡中医馆医疗机构设置许可、医疗机构执业许可办理进度的结果。目前,公司的临床试验已经无法正常开展,而这一切,都是胡霞瑛想与公司谈判的筹码。”

  2017年5月,神农峡公司召开董事协调会,期间陈叶水提出了退股方案。张立电告诉记者:“陈叶水实际投入了1000万元股金,却要求退给他2000万现金,否则将把张先忠和我统统送进监狱。之后的一段时间,胡霞瑛除了对我们有口头上的诬蔑诽谤外,还在公司微信群中发布文字、语音等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

  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升级,这场公司企业内部纠纷逐步由言语攻击上升为人身侵害。2017年7月21日上午,神农峡公司来了几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要求面见总经理张立电。

  “当天胡霞瑛授意房县胡某、段某等8人驾车来到神农峡公司,对公司张立电等人进行了恐吓。”张先忠表示道,“这个事情发生后整个公司人心慌慌,很多员工已经无心工作上班,影响极坏。”

  张立电告诉记者:“胡某、段某等人擅闯公司,我们当即报警,警察来了之后,胡某、段某谎称是公司股东,其行为属于经济纠纷,之后警察就撤了。”

  张先忠无奈地说:“胡某、段某等人根本不是我们公司的股东,也不是员工,他们其实就是胡霞瑛授意来公司捣乱的。”

  随后记者登陆房县工商局官方网站,查阅神农峡公司股东情况,并未发现有胡某、段某等人的信息。

  更让张先忠意想不到的是,胡霞瑛在派人强闯公司的第三天后,又带领王某、周某等人闯入张先忠家中,搜查张先忠个人住宅长达40分钟。“胡霞瑛在我的家里只搜集各种中草药,她的一切违法行为都被家里的监控视频记录了下来,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处心积虑地通过搜集原材料而盗取公司产品配方。”张先忠说罢,向记者出示了当天事发的视频,经过查阅,印证了张先忠的说法。

  据悉,张先忠得知个人住宅遭到非法搜查后,随即向公安机关报案,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介入。

  争议:双方各执己见

  胡霞瑛作为投资商,神农峡公司股东,为什么胡霞瑛多次对张先忠及神农峡公司进行侵害呢?带着诸多问题,《法律与生活》记者与涉事双方展开了访谈。

  据胡霞瑛介绍:“‘xx素’商标在国外的注册与我本人和张先忠无关,因为该商标的注册人只是我的朋友。”

  胡霞瑛一方认为,其与神农峡公司当时签订的《增资入股协议》没有公平公正可言,关于到目前为止的1000万投资款,很有可能血本无归。为了挽回局面,胡霞瑛向神农峡公司董事会提出股东间持股比例重新分配等内容。

  神农峡公司董事长张先忠则否认了胡霞瑛的各项提议,他表示:“作为公司股东和高层管理人员,首先对公司负有忠诚义务,胡霞瑛在公司任职副董事长,不但没能尽到投资义务,还通过言语及通讯工具对公司进行诽谤和恶意中伤,直接导致公司及我本人的声誉受损,影响极其恶劣。即使胡董事长对合作协议提出异议,也可以通过协商或法律途径解决,而不是采取这种恐吓、非法搜查公民住宅等违法手段对公司及我本人进行侵害。”

  部门回应:建议走司法程序

  据悉,神农峡公司所拥有的产品保密配方,通过市场的检验,已经得到部分群众的认可。目前因为股东之间存在的分歧,已经影响到该公司产品的研发。

  围绕《法律与生活》了解到的情况,记者咨询了房县人民政府及有关单位,野人谷镇政府党委陈书记告诉记者,“神农峡公司的事我们曾经做过调解,但无济于事,建议他们双方冷静,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相关问题。”

  目前,神农峡公司总经理张立电已经将胡霞瑛诉至房县人民法院。截止发稿,神农峡公司及张先忠本人所遭遇的侵害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关于该事件的下一步走向,本社将持续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