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后腰铺:雁门关脚下的贫困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山西后腰铺:雁门关脚下的贫困村

\

荒凉的村落
  
本刊记者/邓秋军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位于山西省忻州市代县的雁门关威武雄壮、气势磅礴,是世界文化遗产——万里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曾是一个历史最为悠久、战争最为频繁、影响面最大的中国古代军事要塞,被誉为“中华第一关”。

  随着岁月的流逝,特别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侵华日军的焚烧破坏,使雁门关关楼被拆、关城被毁,昔日威武雄壮的雁门关处处残破荒凉。

  近年来,代县全面实施“文化强县”战略,不断投入巨资大力实施以雁门关为龙头的文化旅游大开发战略,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就使满目荒凉的雁门关重振汉唐雄风、重现明清风采!然而,就在千年古塞再现雄风时,其不远处竟有一座在贫穷中挣扎的极贫村庄——山西省忻州市代县雁门关乡后腰铺村。

  村里到处是破壁残垣

  2014年3月上旬,刚刚下过一场大雪,记者驱车行走在雁门关乡处的208国道上。初春时节,春寒料峭,为此起彼伏的连山和蜿蜒盘旋的长城增添了几分凝重和萧杀。

  汽车缓缓地行驶,当坐落在荒山脚下的一座村庄跃入记者眼帘时,记者的心头不觉陡然一惊,这究竟是什么年代的村庄?到处是破败不堪、摇摇欲坠的房屋,坑洼不平的道路曲折难行,路边干枯的老树在风中摇曳……记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拍摄老电影的基地?

  这座村子就是后腰铺村,距离雁门关约10公里,隶属代县雁门关乡。很早以前,这座村子背山面水,风景旖旎。但现在,山已近光秃,山上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灌木;河水也早已干涸,只剩下一道宽约百米的河床。记者一行停下车,翻过干涸的河床,来到村子里。这里处处散发着颓败的气息,看不到一丝生气,光秃秃的荒山、破烂不堪的院落、漏雨透风的房子成为小村庄独特的“景观”。有的老房子已没有了屋顶和门窗,徒剩断壁残垣;有的房屋已成一片废墟,徒留石头砌的院墙和屋基,诉说着主人早已离去的悲凉;看起来相对完整些的房子或院落,也大多破落不堪,泥墙上柴禾棍顶起塑料布遮风挡雨,柴草、破衣服随处可见,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走在村庄的小道上,踏着脚下凹凸不平的碎石,满目的断壁残垣和被风雨侵蚀的残砖烂瓦,让记者感到恍若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

  据村里人介绍,这里户籍人口有七八十人,实际上在村子里生活的只有二十多人,而且都是老弱病残。村支书也在村子里生活着,他已年满70岁。记者走进一户村民家,看到院子里堆积的都是破烂,屋里更是家徒四壁,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只有一台白色的老式冰箱流露着一点儿现代气息。屋里坐着一位须发灰白的老人,名叫张福生,今年74岁,家里只有他和老伴儿两个人。问起他们的生活来源,他说全靠种土豆,一人只有2分地。粮食得从外面买,平时只吃土豆和面条。他和老伴儿一个月各自有五六十元的养老保险,两个人都没有低保。村里只有两三户残疾人有低保。

  张福生老人有三儿一女,都在城里打工,每个孩子一年给老两口100多元。老人说孩子都已结婚成家,一家人在城里要吃饭,还要供孩子上学,拿不出更多的钱孝敬他们。张福生还表示,五六年前,在修208国道时,他的腿被砸断了。因为是临时工,没人管他,自己又没钱治病,以致现在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出不了远门,干不了重活。

  听到这里,记者感到很沉重。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记者指着那台白色的冰箱笑着说:“你家还有这么一个大件呢,还有这么现代化的家用电器!”老人涩涩地说:“那是捡来的,不能用了。”当记者问起他家的房子时,老人说房子是在1958年盖起来的,现在已年久失修,经常漏雨。

  被人遗忘的角落

  随后,记者来到另一户村民家。这户村民家里也是住着老两口,丈夫名叫张满生,今年77岁,他的老伴今年71岁,老两口身体还算硬朗。虽然房屋破败,但家门口仍贴着崭新的春联,显示着老人对生活的热爱和一丝喜气。当记者走进他家时,张满生正半躺在炕上抽烟,炕边坐着几名老年妇女在聊天。老两口告诉记者,他们的两个儿子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他们除了种一点儿土豆外,还经常出去捡破烂,换点儿钱回来买油盐酱醋。另有几名妇女也表示,这座村子离最近的集市有十多里地,即使想买点儿菜也极不方便。她们还说,这里是“三不管”地区,是被人遗忘的角落。

  记者问:“政府的人在国道上来来往往,没有人来过吗?”村民回答说:“2013年,县里让我们搬迁出去,一户人家交预定金10万元。我们村子里没有一家拿得起,所以都没搬。”

  记者离开时,看到路边有两根金属灯杆,村民说这是政府亮化工程投资建设的,一根要好几万元。但当记者问灯杆上的灯是否亮时,村民说:“亮,但只开到夜里12点就关了。”这两根路灯成了村子里的奢侈品,是这个村子里唯一具有现代气息的设施,让村民感到了政府的温暖。

  “春风不度”因何缘

  记者在代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看到,自2009年以来,代县投资3.8亿元复建了镇边祠、天险门等景点,新建了前腰铺、后腰铺服务区及民俗村、边贸街等工程。目前,雁门关景区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美好印象山西十大景区、国家登山训练基地、亚洲最负盛名旅游景区和中国著名的古战边塞影视文化基地。可是,就在雁门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同时,雁门关下的后腰铺村却为何成了“春风不度”的地方?

  据新华网2011年11月29日报道,国家扶贫标准线进一步大幅上调,从2010年的农民人均纯收入1274元升至2300元。全国贫困人口的数量和覆盖面也由2010年的2688万人扩大至1.28亿人,占农村总人口的13.4%,占全国总人口(除港澳台地区外)的近1/10。此外,世界银行也曾在2008年宣布,将国际贫困标准从每天生活费1美元提升至1.25美元。可这些却都与后腰铺村没有关系。

  缓解、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是中国政府始终不渝的行政宗旨。尤其是近年来,国家在区域政策、行业政策、社会政策等方面都在努力向“三农”倾斜,把改善农村状况、提高农民收入作为重点工作来抓。可是,雁门关乡后腰铺村在家的老年村民人均年收入却远远低于我国规定的贫困线,村庄的破败、落后和贫穷与日益发展的文明景区如此不协调。旅游者去雁门关游览,来来回回都要途径208国道,可这座离国道不远的破落小村庄却一直无人问津。一片欣欣向荣、繁荣发展的景象背后,谁来关注这些没有生活保障的困苦农村老人?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4年4月下半月期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