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到最高法的专利图纸侵权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打到最高法的专利图纸侵权案

李宗辉 法律与生活杂志

        围绕设计图纸展开的诉讼
 
  在经贸往来中,产品的承揽、加工、定作、供应等有特定的质量、规格和型号要求。因而,由需求方向供应方提供专门的图纸以使合同标的物符合要求,便成为一项较为常见的贸易实践。然而,需求方提供的图纸倘若涉及他人专利技术而未获得许可,无论其图纸的来源如何,都可能使供应商和需求方一起陷入专利侵权的尴尬境地。
 
  Y公司和H公司侵犯范某专利权案件,就属于这种情况。
 
  范某是“棘齿防盗螺栓及紧固工具”实用新型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一次偶然间,范某了解到,在H公司承建的营城子到梅河口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交通安全设施工程01标段施工过程中,作为需求方的Y公司擅自向H公司销售侵犯涉案专利的产品,遂一纸诉状将两家公司告到法院。
 
  面对范某的起诉,Y公司辩称,范某已经同意他人使用涉案专利,权利已经用尽。按照《专利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Y公司属于合法使用,不应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范某的涉案专利权在有效期内。
 
  H公司营梅高速公路交通工程01标段项目部作为需求方与Y公司签订《营梅高速公路护栏螺栓供货合同书》(以下简称《供货合同》),约定由Y公司承担营梅高速公路交通工程01合同路护栏螺栓供货任务。《供货合同》约定,Y公司按照H公司提供的设计图纸进行加工制作,要求供货产品符合设计标准。《供货合同》签订后,Y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的标准、规格、数量向H公司提供被诉侵权产品。H公司在营梅高速公路交通工程01标段工程中使用了Y公司提供的被诉侵权产品。
 
  一审法院认为,通过当庭的比对和认定,可以确认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已经完全落入涉案专利权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面对Y公司抗辩所称的范某将涉案专利的图纸提供给H公司,应认定范某已经将专利产品销售给H公司,Y公司按照图纸销售产品不构成侵权。一审法院认为,范某提供图纸的行为不是专利权人销售专利产品的行为。Y公司提供的证据及范某的自认只能证明范某向吉林省K设计院(以下简称设计院)提供相关图纸,无法证明范某向设计院或者H公司销售过图纸,也无法证明范某从提供图纸的行为中取得相应的报酬,且涉案专利及相应技术方案已经向社会公开,该领域一般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及技术方案,可以绘出相应图纸或者制造出产品。H公司与Y公司签订《供货合同》,提供图纸只是提供所需产品的技术标准、图样等,不能推断H公司许可Y公司以侵权手段取得所需产品。因此,Y公司的抗辩不能成立。
 
  Y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范某将其专利技术提供给设计院,将其享有专利权的产品以图纸的形式对外公开进行设计,并要求将该产品用于重点工程营梅高速公路的护栏上。因而,H公司作为营梅高速公路交通工程01标段的需求方与Y公司签订《供货合同》,Y公司也依其合同约定的规格、数量及合同后附载明为设计院的图纸向H公司提供了被诉侵权产品。
 
  从上述过程可以看出,范某虽享有该项技术的专利权,但范某并未依照法律规定对其专利技术加以保护,而是无偿地将其专利技术提供给公路设计部门。公路设计部门也未将其权利归属披露给第三方。因而,Y公司并无过错,范某的行为属于许可使用行为,故Y公司不构成侵权。
 
  范某不服二审判决,提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经再审后认为,根据范某和设计院的陈述,范某确实曾向设计院提供涉案专利图纸进行推广,设计院也是在范某所提供图纸的基础上作了《供货合同》所附图纸的设计。但由于设计院本身并不涉及专利产品的制造、销售和使用,范某也未与设计院签订实施许可合同,未要求或者主张支付使用费,设计院甚至主张范某从未告知涉及专利技术。因此,从范某的上述推广行为中,并不能得出范某许可设计院实施其专利的意思表示,更无法得出范某许可设计方案的具体实施者H公司、Y公司实施涉案专利的意思表示。
 
  范某和设计院均认为范某的本意是希望设计院将其专利技术纳入设计方案中,然后通过设计方案具体实施者购买其专利产品或者依法获得其实施许可而获利。设计方案的实施者H公司、Y公司等仍需从专利权人或者经其许可的主体处购买专利产品,或者依法获得专利权人的实施许可。
 
  二审法院将范某向设计院提供专利图纸的行为认定为许可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二审判决认为范某未依照《专利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对其专利技术加以保护,并依据该条款认定Y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侵权适用法律错误。遂作出如下判决:Y公司侵权成立,赔偿范某经济损失20万元。
 
        专家析案:合理注意与审查义务
 
  按照传统民法理论的分类,知识产权属于绝对权或对世权。一经取得,权利人即可以借此对抗所有其他的民事主体。因此,知识产权与物权一样,实行法定主义,即知识产权的类型和内容都由法律强制规定,不允许当事人任意创设。判断是否构成知识产权侵权,也就是判断被诉行为是否侵犯了某类知识产权的具体内容,也即权能。专利法赋予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的权能包括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
 
  本案中,Y公司同时具有制造、销售涉案专利产品的行为。如果其未获得专利权人的许可,则无疑构成专利侵权。问题的关键转变为专利权人范某向设计院或H公司提供专利技术图纸的行为是否构成许可。根据《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专利实施许可应当订立书面合同并在法定期限内报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备案。本案中,无论是Y公司还是H公司,都没有与范某订立符合法定要式的合同。即便从实质性意思表示的解释来看,人们也无法将单纯提供图纸的行为解释为专利权人许可他人进行制造、销售专利产品的行为。
 
  同时,专利文献公开制度决定专利技术的一切信息,包括图纸在内,都可以通过公开检索渠道获得。所以,专利权人提供图纸的行为正如其自己所述,是一种更加直接、便捷的推广行为。从法律性质上看,其充其量是一种要约引诱,即希望他人寻求专利许可并支付费用。
 
  综上所述,在贸易往来中,产品供应方对需求方提供的技术图纸应尽到合理注意和审查义务,防范专利侵权风险。
 
        法律档案
 
  《专利法》第十二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他人专利的,应当与专利权人订立实施许可合同,向专利权人支付专利使用费。被许可人无权允许合同规定以外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该专利。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