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端逢村争地引发诸多民怨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阳江端逢村争地引发诸多民怨

        “端逢村原有基本农田——水田1500多亩,旱田、林地等约800多亩。”2017年8月30日,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埠场镇端逢村村民告诉接到投诉后赶来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自2003年以来,端逢村莫某等村干部与埠场镇镇长刘某(已调离)等,不履行法定程序,将我村的1200亩水田以及800多亩旱田、林地等强征!”
 
        “莫某等人还私下贱卖我村60多亩水田以及其他土地!不仅如此,巨额的征地款有的被贪占,有的去向不明。村民依法维权,有多人被打伤,甚至有人被打伤后死亡,还有人被关进铁笼子非法拘禁70多小时,有人遭了3年6个月的冤狱!” 
 
        千亩基本农田被征占?巨额补偿款去向不明?

       在端逢村村民的带领下,记者在村周边走了一下。荒芜的土地随处可见。村民惋惜地告诉记者,在这些荒芜的地中,有很多都是优质的水田。“宁肯荒着,他们也不许我们耕种!”有村民气愤地告诉记者。

       走进端逢村,记者立即被问询而来的村民围住。他们纷纷向记者递送材料,反映情况。

       查看数位端逢村村民的实名投诉材料,记者看到了如下内容:在2003年至2014年期间,村支部书记莫某等村干部,在没有征地批文,也没有经过村民和村民代表同意的情况下,私底下同埠场镇政府签订了《征地协议书》。他们与埠场镇刘某等人,采用暴力手段强征我村1852亩强水田、旱地等。

       查看莫介桥等人的实名材料,记者看见该材料有关于征占水田、关于卖地、关于征地款的如下内容:

       没有上面批文,在2003年至2007年11月30日,被征地有:长流坑水稻田45.75亩(3.0574公顷),长流坑、洗脚桥等地水稻田449.25亩(29.9463公顷)。百姓愤愤不平。

       在2002年至2005年,以莫某为首的村干部,未经村民的同意且不知情,先后将土名大船尾、砖氹、洲地、塘基脚等60多亩水田分别以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价钱卖给了林某某、林某等人挖鱼塘,建房屋。将土名勒竹坑、白银坑的水稻田30亩左右卖给了高新技术开发区,无任何公示,绝大部分群众一无所知。

       端逢村村领导班子以征地工作费的名称贪污和挪用征地款300多万元。按规定征地是有工作费用的,镇政府是按每平方2元作为工作费给村委会,而村委会又从征地款扣除300多万元作为征地工作费,这征地费用落入了村领导班子的“腰包”里;在2003年至2013年,村委会动用村集体的征地款吃喝86.24万元;在2003年至2013年期间,端逢村先后被征地10次,只有3次是全额到账,其余的都欠征地款,欠款金额2470.43万元,约占全部征地款的45%左右。这笔巨额征地款不知去向,没有入账。

       “土地被占了,补偿款不到位,很多村民生活困难。”有村民对记者说。来到村民梁黑妹家,记者被贫病交加的梁黑妹以及他家的情况惊呆了。正在吸氧气的梁黑妹使尽力气,向记者介绍她家的情况。“梁黑妹是个寡妇,生活极其困难,但她的低保待遇却被撤销了。”有村民告诉记者。
 
\
(村民梁黑妹向记者讲述贫病交加的情况)
 
        来到村民林满家,当记者问及征地以及补偿的情况时,她的泪水就流了下来。她向记者哭诉了自家土地被占、补偿不到位导致生活困苦的情况。
 
\
(村民林满向记者讲述自家土地被占的情况)
 
        维权村民被暴力相向?

       村民林娇向记者讲述维权村民的遭遇,他们依法维权遭到了镇干部阮某等人的粗暴对待。

       查看莫纯安向记者提供的有多位村民签字的材料,记者看见了如下内容:2008年4月23日9点多,林良带人在市政府门口上访,遭到阮某、关某、谢某等埠场镇政府领导干部暴力相待,林良带倒地晕倒,在村民的帮助下才回到家。回到家后病情加重, 28日去世。
 
       带着莫纯安反映的问题,记者采访了签名的陶志优、梁喜、莫天赐等人。他们证实了莫纯安的说法。
 
         “2008年2月11日,我村村民在村中杂货店谈论村里的很多土地被卖而资金却不知去向的事,大家越说越激动,就有人提议,要村委会给个说法,于是向端逢村委会走去。此日是大年初二,村委会没有值班人员,有些村民采取了砸锁、砸窗等过激行为泄愤。第二天,又有村民采取了毁坏他人在被莫某私卖的水田开挖的鱼塘等的过激行为泄愤。但我本人并没有参与,我根本不在现场,他们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我违法犯罪。但是,最终我被判3年6个月有期徒刑!”莫介桥说:“如果我不坚持依法维权,就不会有这种结局!”
 
        “我和莫登如、莫敬绪3人依法维权,在2016年12月26日,被镇政府截访。埠场镇党委副书记黄某等人将我们押送回阳江,”莫介潜流着泪告诉记者:“莫敬绪的父亲听说儿子被抓,一气之下去世了,他们就放了莫敬绪回家,却把我和莫登如关进了阳东区红五月农场一个私人果园的铁笼里。”
 
        “我和莫介潜被关押长达70多小时。”莫登如告诉记者:“我们家属多次报警,北京110要求当地派出所放人,镇政府才放人。”

       莫介潜对记者说:“我们在2017年1月8日上午到案发地的派出所——阳东区公安分局塘坪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虽派出了张某策到现场拍照取证,但他没有给我们做口供笔录,分局也不立案。”莫登如说:“4月6日,我和莫介潜再次到塘坪派出所继续要求立案侦查,但警察说是政府行为,不能立案。” 
 
        塘坪派出所:政府行为,不能立案
 
        2017年8月21日,莫介潜、莫登如再次来到了塘坪派出所,请求立案侦查。

       从派出所出来后,他们向记者提供了与派出所民警的对话录音。

       该录音显示,给他们的答复依然是:政府行为,不能立案。

       “难道政府官员就可以胡作非为?”莫介潜气愤地说:“难道政府官员违法犯罪,就可以不受追究?!”
                        
        阳东分局:未予回应

       带着莫介潜、莫登如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8月22日来到了阳东公安分局。公共关系办关主任接待了记者。他说了解情况后,给记者回复。
     
       直至截稿,记者也未接到阳东公安分局的回复。
     
       为了听到他们的声音,记者拨打了关主任留给记者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埠场镇政府:村民反映的问题不存在

       带着村民的投诉,记者于8月21日来到埠场镇党政办。请相关人员联系黄某等接受采访。记者被告知黄某在开会。记者找到会场,有人告知他在会场。记者请多人转告他出来与记者见面,但记者苦等1个多小时依然无果。记者只好离开。

       8月24日,记者收到了题为《关于埠场端逢村民投诉问题的情况说明》,提要如下:

       收到材料后,镇委镇政府主要领导非常重视,即时成立调处工作组,认真开展调查工作,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一、情况说明的内容

       (一)关于反映2003年至2014年期间端逢村2000多亩土地被违规强行征收的问题。

       据了解,2003年至2014年期间,政府征用端逢村委会辖区内的土地是依法依规进行的,政府征地公告公开张贴,制订了征地安置方案,办理了征地批文及用地指标,多次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并与村按规定签订了征地协议,按标准支付征地补偿款及地上附着物的补偿款,到目前为止超四分之三的村民已签名并领取了征地补偿款。未领征地补偿款的原因主要有土地界至不清,补偿款标准过低,农转非等问题。同时征地的历史遗留问题也的确存在,如留用地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

        (二)关于反映非法拘禁、非法打人的问题。

       据了解,2007年期间,端逢村村民大规模到市政府上访,为了不让群众在上访时出现其他问题,当时埠场镇的相关领导亲自带队做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并安全有序地将他们劝离市政府,期间未出现非法拘禁和伤人问题。
 
        (三)关于反映2003年至2013年期间端逢村领导班子以征地工作费的名称贪污征地款300多万元,并挪用征地款,另被高新区征地约30亩的收入未在账上反映等问题。

       据了解,在2014年初关于村民反映强烈的端逢村委会征地账目混乱且长期不公开的问题,根据《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审计条例》有关规定,江城区委、区政府从农林局抽调有会计从业资质并符合规定的工作人员组成清账工作组对端逢村有征地收入以来的会计账目进行清理,并重点理清征地款的收支情况。在2014年4月30日召开的端逢村民大会上,清账工作组通报了清账的所有情况,并在会后以书面形式张贴在村中显眼位置进行公示,上述反映“端逢村领导班子以征地工作费的名称贪污征地款300多万元,并挪用了其它征地款,另被高新区征地约30亩的收入未在账上反映”的问题不存在。

       (四)关于反映以端逢村党支部书记莫某为首的村干部非法买卖农田的问题(主要有土名为:“大船尾”、“砖氹”、“洲地”、“废水塘”等)

       据了解,“大船尾”、“砖氹”两地土地为集体土地,在莫某同志任期之前已转让,具体情况不详。莫某同志任期内转让的村集体土地有“洲地”、“废水塘”。“洲地”位于城西街道冲表村委会渡头村东边,由于多年闲置,于2002年8月经村“两委”干部研究,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后,转让给冲表村委会村民林认得、林代凡和林家满等人,所得款项主要用于修筑连接村委会和沿海高速公路雅白联络线的村道及端逢小学的围墙。据了解,以上两次土地流转行为都召开村“两委”干部会议以及村民代表会议,是集体决策行为,不是个人非法买卖行为。

       (五)关于反映2013年期间在镇委黄书记、端逢党支部书记莫某等人的带领下强行将土名“马桥”、“细铁”、“上海”等地进行填土,并打伤村民的问题。

       据了解,当时填土是根据工业园区项目上马的需要进行的,并且是依法依规征出地之后进行的。但有少数村民在征地时提出过高的要求而得不到满足,从而出来阻挠填土,相关工作人员多次做过思想教育工作,仍然有人不听劝告,为了保证现场施工安全,才将他们临时带离现场,没有发生打伤村民事件。

       (六)关于反映伪造假证据,2008年3月29日将村民莫介桥、莫介基、莫益芳以故意损坏村委会财物,非法判决有期徒刑3年6个月的问题。

       据查,此问题属涉法涉诉案件,经司法部门处置。如果对判决不服,可以上诉,如认为弄虚作假可向检察院提起抗诉。

       (七)关于反映村民林良带因上访被弄伤致死亡的问题。

       据了解,此问题不存在。

       (八) 关于反映违规撤销低保户及危房改造户的问题。
 
        梁黑妹不符合低保条件,所以在核查工作中将她的低保名额撤销。梁满原属低保户,后来在低保核查工作中发现她三个小孩都参加了工作,不符合低保条件。

       二、下步工作措施

       (一)结合端逢村民提出的问题,在全镇范围内进行全面排查,如有发现不规范行为马上纠正,如有违法违纪行为马上交给相关部门处理。
 
        (二)千方百计做通少数村民的思想工作,尽快发放余下的征地补偿款。

       (三)多与相关部门协商,尽快解决留用地问题。

       (四)深入广泛宣传“低保”的有关政策。

      远未解开的疑问

       从埠场镇政府的回复来看,记者了解到了这一方说辞,仍有几点疑问:第一,埠场镇政府称在2003年至2014年期间,政府征用端逢村委会辖区内的土地是依法依规进行的,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村民反映征地是暗箱操作?村民反映有1500多亩水田——基本农田被征占,那么,镇政府有批文吗?如果这些地是基本农田,那么,动用1亩,都要国务院批准。第二,埠场镇政府回复称未发现黄某对莫介潜、莫登如实施违法拘禁行为,那么,记者不禁要问,你们调查了吗?又如何解释塘坪派出所警察所说的“政府行为,不能立案”?种种疑问,远未解开。这都需要相关部门调查后给出结论。

       对于端逢村村民所反映的问题,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