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来县东花园镇涉嫌违法征地 村民告状无人管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河北怀来县东花园镇涉嫌违法征地 村民告状无人管

\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邓秋军

  望着自己的承包地里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河北省怀来县东花园镇东榆林村的一些村民感到气愤而无奈。占用他们耕地的是怀来鼎兴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鼎兴公司”)修建的怀来八达岭孔雀城·航天五院商品房项目。因为没见到征地批文,也没有按征地合法流程走,赔偿也没有达成协议,目前仍有7户村民拒绝在征地协议书上签字,拒领征地补偿款。他们诉诸政府、法院、媒体,期望问题得到重视和解决,能够挽回经济损失,但至今未果。2017年7月3日——7日,记者来到怀来县进行采访调查,发现在征地方面,存在违法违规征地问题。很多村民对该村支书赵合利意见很大,举报其存在诸多违纪违法经济贪腐等问题。

  没有手续强征地 村民告状也枉然

  怀来县东花园镇东榆林村紧邻北京,距北京市延庆区政府所在地仅15公里,紧挨京藏高速公路,因具有区域优势和便捷交通,近年来,倍受房产地开发商青睐。坐落于怀来县东花园镇的八达岭孔雀城,是由怀来京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京御公司”)开发兴建的大型房地产项目。有知情人称,八达岭孔雀城整体规划占地8000亩,既建有高档别墅,也有高层住宅,规划居住3万户,常驻人口规模可达10万人。开发商京御公司隶属于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而鼎兴公司则是京御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15年5月,东花园镇政府为鼎兴公司在东榆林村征地300余亩,开发建设八达岭孔雀城·英国宫商品房项目。此次征地涉及村民80余户,因部分村民认为征地款及地上附着物赔偿不合理,拒绝签字,一直到现在,楼都建起来了,仍有7户村民未签字领款,而7户村民所承包的51亩耕地早已被圈占盖楼。

  村民杜彩仙、赵树刚等人反映说,2015年10月30日,东榆林村村支书、村主任赵合利在部分村民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召集一些社会人员,开着挖掘机、推土机,把这些村民被征土地上的果树和庄稼、葡萄等农作物强行铲除。此后,开发商开始进场施工。

  “那次征地没有拿出征地批文,没有召开村民大会,也没有公布征收土地的补偿条款以及各种征收土地的手续,一切都是村支书赵合利口头传达的。”一位村民说,“赵合利说,土地按照每亩耕地6万元赔偿,地上附着物视农作物价,赔偿标准从每亩8000元到66000元不等。”

  从那时候开始,村民们走上了漫漫维权路。“我们先是去了镇政府,向镇领导反映情况,镇长陈玉良当时的态度很不好。他说推就推了,这是上面的政策,谁让你们不签字?你们告就告,想上哪里告就上哪里告!”

  接着,这些村民向怀来县信访局反映情况。怀来县信访局受理后,根据相关规定,明确由东花园镇政府妥善处理此事。然而东花园镇政府并没有进行调查处理。记者从一位村民手机内看到了东花园镇政府向怀来县信访局报送的办理回复的截图。回复中,东花园镇政府称“对于信访人反映的强推问题,镇政府并不知情,鉴于权责所限,由镇政府调查处理难度较大”。

  “镇政府怎么可能不知情?这明显是在推诿。”村民对镇政府的说法并不认同。

  村民反映的问题没有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们决定强行阻止开发商施工,维护自己的权益。2016年4月4日,部分村民围堵了工地大门,双方由此发生冲突,开发商选择了报警,县公安局来了数十位民警,强行带走12位村民,后来拘留5人。

  村民高永利选择通过司法途径进行维权。他向怀来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东榆林村村委会和开发商鼎兴公司。称“2015年10月,二被告串通强行侵占原告的土地。”要求二被被告将自己承包及开垦的土地恢复原状,并赔偿经济损失7435元。

  2016年6月9日,怀来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裁定书编号:(2016)冀0730民初662号),驳回了高永利的诉讼请求。但高永利仍认为村委会和开发商涉嫌违法占地。他向记者出示了怀来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证书明确“承包期由1999年11月20日起至2029年11月20日止,30年不变。承包方在承包期内对土地的经营权受法律保护。”

  “土地承包证还在我手里,但是房子已经盖起来了,项目名称是孔雀城•航天五院,而且听售楼员说都卖完了。这个项目取得土地证了吗?是不是违法建筑呢?”高永利质疑道。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焦超律师指出,“只有国家才有权征收,现实中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以及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行使,由区县国土局具体办理。村委会、开发商无权征地。”

  征地涉嫌少批多占 卖地巨款去向成谜

  记者请怀来县国土局出示2010年以来征占东榆林村土地的手续,后来国土局出示了7份土地使用证复印件。这7份土地证还包含了与东榆林村相连的其他村子的地,总共有440亩。而村民沈江城等人说,因为“八达岭孔雀城”项目的快速推进,东榆林村从2010年以来7次征地,至今已被征走1500亩。

  对此,北京京益律师事务所主任焦超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因为国家对各级政府用地审批有着明确的权限规定,有的地方政府为了规避上级审批,就将土地化整为零,把审批控制在自己可控范围内。“如果占地的审批数量和实际数量存在出入,而且拿不出占用、转用的审批手续,那么就很可能存在少批多占、未批先占的违法行为。”焦超律师告诉记者。

  村民反映,东榆林村村委会账目让人感到很蹊跷。2016年6月份,怀来县纪委调查组在查过村委会账目后,告诉村民账上有3300万元,可到了2016年10月份,该村公布的账目是2700万元。而在6——9月份,东榆林村还卖了200多亩的集体土地。而在这个期间,村里并无新建项目需要投资。村民问:那这中间相差的600万以及卖地的上千万元资金都哪里去了呢?

  纪委调查组的负责人唐永亮告诉村民,村委会账目上确有270万元下落不明。

  7月6日,记者给唐永亮打电话询问对赵合利的调查结论,他说,赵合利确实存在问题,调查结论我们对上级组织汇报,已经对赵合利给予了处分。

  村民向记者反映说,几年前,在征地过程中,赵合利曾伙几个同村民造假,骗取到手200多万元补偿款,后来几个一起参与的村民一夜暴富,先后购买了中高档轿车。村民提供的电话录音显示前任镇长承认有此事。村民说赵合利在几个地方有数处房产,有两辆豪车,而他本人并无从事经营创收,无其他收入来源。巨额财产哪里来?

  村官变身“路霸” 私自设卡收费

  村民反映赵合利除了利用职权侵占村集体利益之外,还在村口公路上私自设卡收费。

  东榆林村紧邻京藏高速公路,村子不远处,就是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西康检查站。7月4日,在通过东榆林村的公路边上,记者看到有十多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停靠在路边。村民告诉记者说:“这些车都是等着天黑以后准备从我们村过去的。许多超载的,违法装运危险品、禁运品的卡车都不从西康检查站那过,直接从我们村里绕过去,就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北京及其他地方。村支书赵合利自2006年开始,以村委会的名义在村口设卡收费。收费标准是每辆卡车少则100元,多则500元。每天过往的卡车有数百辆之多,一天就有数万元收入。被安排收费的都是他的亲戚朋友。”

\

  记者在村口看到一辆无牌中巴车,这就是赵合利设的“收费站”。“只要遇到上面检查或者有人举报,车就提前开走,等风头一过,又开回来。”几位村民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

  村民沈江城说,赵合利是从2004年开始设卡收费的,村民们也多次上告,可这里有巨大的利益链,任凭村民怎么告,上面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一直没人管。

  一个村民给记者算了笔账:一晚上少则收费数万元,多则有10万,每天有数百辆大货车通过,一个月收费就是上百万到数百万元。一年少说有上千万。赵合利从2004年就在私自设卡收费,已经收了十几年了,他到底收走了多少钱?大车夜晚从村里公路通过,不仅有噪音有尾气污染,而且还压坏了村里三公里长的公路。赵合利从村委会账户上支出100多万来修路。因为村民意见很大,有人告状,他又从设卡收费的钱里拿出30万交到了村委会。

  村民气愤又不解地问道:“赵合利把那么多不合规的大货车都放走,又给北京市以及其他地方道路交通带来多少安全隐患?我们都告了多年了,怎么就没人管呢?”

  7月6日,记者冒雨赶到东花园镇镇政府,镇纪委书记、包村干部田鹏越接受了记者采访。田书记说,对于记者要采访的涉嫌违法征地问题,赵合利本人的贪腐问题,他需要时间来调查核实,待核实清楚以后答复。对于村民反映赵合利违法设卡收费问题,田鹏越告诉记者,设卡收费的事情是村里几个地痞的个人行为。

  记者提出采访一下赵合利,当面核实一下村民反映的问题。田鹏越告诉记者,赵合利一大早就到北京看病去了,不在村里。然而事后却有村民告诉记者,赵合利哪儿也没去,就在村里,记者离开后,赵合利还邀请几名镇干部到饭馆吃饭去了。

  至于怀来县纪委调查组到底查出了赵合利什么问题,处分之后为什么仍然留任村支书村主任,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截止到记者发稿时为止,记者一直没有收到东花园镇政府的答复,而东榆林村的村民向记者反映:赵合利依然在村里公路上设卡收费,大货车依然络绎不绝地驰过东榆林村,发动机轰鸣的马达声打破了村庄夜晚的宁静。

采访后记:

  我们经常听到,“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别拿村官不当干部”。十八大以来,小官腐败问题逐步走进公众视野,各地曝出村干部集体或个人违纪违法案件。这些案件大多涉索贿贪污、挪用公款、套取国家补贴、农村集体土地征用、房屋拆迁、农村贿选等。

  乱象暴露出村级权力监管的盲区。村支书、村主任等村“一把手”往往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个人强势,在基层政权中实行“一言堂”。少数村干部在利益驱动下容易抱团作案,极易突破审批、财务监管等制度制约。

  实际上,对于基层干部的贪腐谋私,特别是村干部贪腐问题,党中央始终高度重视。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之风强劲,始终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每年年初,中央1号文件都会继续关注“三农”问题,2015年7月,最高检部署开展为期2年的集中惩治和预防惠农扶贫领域职务犯罪工作,重点围剿农村“苍蝇”……两年来,全国各地落马的村官数以万计。利剑频出,彰显中央的整治力度和决心。

  虽然村干部是“比芝麻官还小”的官,但由于村干部们身处群众之中,是党和政府的“末稍神经”,其一言一行关系到党和政府的形象,因此如果不严格约束监督村干部就会导致基层工作基础不牢,群众利益就会地动山摇。要从根本上扭转“村官大贪”现象,从而打造良好的村级权力生态,必须用法治方式和制度手段。首先,完善基层民主监督机制,实行村务公开,不断健全民主评议,畅通群众监督举报的渠道。其次,推进村级反腐的制度化建设,让纪检力量下沉到乡村。如此形成长效机制,才能建立一支作风过硬的村干部队伍,为保障群众利益建立坚实的廉洁防线。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