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残疾预防日:让残疾风险远离每个人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首个残疾预防日:让残疾风险远离每个人

        边走路边刷手机成为不少人的习惯,地铁上双手紧握手机低头刷屏的人更是不在少数。事实上,这种举动隐藏着极大的危险,撞车、摔倒的例子不胜枚举,27岁的王云便因此付出了代价。
 
  王云是北京一家公司的职员,平时上下班出行都以地铁为主,和大多数人一样,玩手机也是她坐地铁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2015年1月14日早上,她像往常一样乘地铁2号线去公司,车厢广播里也像往常一样循环播放提示语音,“乘车时请扶稳站好,不要倚靠或手扶车门……”
 
  车厢里没有空余座位,王云便站在车厢中间的过道处,她站立位置的上方即是垂吊的扶手,但王云一直都是双手拿着手机,低头看,没有抓住扶手。8时30分许,地铁从东直门站刚启动行进不久,因列车信号故障,列车紧急制动,毫无准备的王云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向其右侧一个趔趄摔倒,头部触地受伤。
 
  王云受伤后,地铁工作人员及时将其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王云的损伤为鼻损伤、鼻出血、急性鼻炎,开了点药就回家了。当天回家后,她一直觉得不舒服,第二天再次去了医院就诊。
 
  再次诊断,王云的病情是颅底骨折、脑脊液鼻漏、右侧眶外侧壁骨折。因病情较重,需要住院治疗20天。出院后,她又在家休假八个多月,均由其母亲护理。后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王云的伤情属于十级伤残。
 
  拿到伤残鉴定报告后,王云的父母找到了地铁2号线所属的地铁公司,要求对方赔偿20余万元。针对这一索赔要求,地铁公司调出当日事故发生时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显示:事故发生时,列车从地铁东直门站启动20秒,处于运行初始阶段;王云在列车车厢中出现到其摔伤长达三分钟的时间里,其均站立于车厢中间的过道内,面向座位,其站立位置的上方即是垂吊的扶手,但她一直双手拿着手机低头在看,没有扶扶手,对于乘客下车后腾出来的座位亦未注意。
 
  事故发生的瞬间,王云背后一名站立的年轻女乘客,亦未握扶手,但因倚靠其身边的亲友而没有摔倒。除此之外,其周围站立的其他乘客均手扶扶手,车厢内未有其他乘客摔倒。
 
  王云当天身穿较厚的保暖衣服,事发瞬间,向其右侧摔倒,从摔倒过程看,属于趔趄式摔倒,而非猝然倒地。其右侧是一名体型魁梧的男子,一手抓住扶手,一手拿着手机看。
 
  根据录像,地铁公司认为,他们没有责任,除了同意赔偿王云5000元左右的损失外,对于其他要求,一概予以了拒绝。经多次交涉均无果,王云将地铁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24万余元,其中精神损失费为5万元。
 
  地铁公司辩称,本公司通过在车厢内张贴安全提示、循环播放注意安全的广播已尽到提示和管理义务,王云作为成年人应有注意义务,现有证据证明王云在车厢内低头双手玩手机,没有扶扶手。6节车厢里的全部乘客中只有王云一人摔倒,说明王云忽视自身安全,存在重大过错。王云摔伤后果是双方共同原因引发的,地铁公司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不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只同意赔偿5000元左右。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云在乘坐地铁公司的地铁列车时,因列车紧急制动而摔倒受伤,地铁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但王女士作为成年人,在乘坐地铁列车时应尽到相应的对自身安全的注意义务。王女士在乘车时未握扶手,未尽到注意义务,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法院确定地铁公司应承担90%的责任。据此,法院一审判决,地铁公司赔偿王女士医疗费、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等共计11.7万元,其中精神损失费5000元。
 
  一审判决后,地铁公司不服,提出上诉,请求依法改判其公司对原判确认的除精神损害抚慰金和鉴定费之外的损失承担50%以下的赔偿责任。经上诉,二审法院认为,王云未握扶手、对其自身安全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有重大过失,故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地铁公司承担40%的责任,赔偿王女士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各项费用共计5.62万元。
 
        微释法
 
        解读人
 
        任战敏(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一、地铁公司对于王云的人身损害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在司法实践中,地铁被视为高速轨道运输工具,本案应归属于侵权责任讨论范畴,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本案直接适用《侵权责任法》。
 
  《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根据上述规定,地铁公司对于乘客因列车紧急制动摔伤的后果承担,应适用无过错责任,不以侵权人过错作为承担责任的条件,对于王云的人身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地铁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如何确认
 
  《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第七十三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因此,本案中,由于受害人王云对于损害结果存在过错或过失,可以减轻地铁公司赔偿责任。
 
  关于责任比例,应参考过错和原因力两个标准。因本案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在确定责任比例时,应着重参考原因力对于损害结果的影响,进行比较分析。而双方的过错程度对于原因力强弱的分析又具有参考作用,故在分析责任比例时,也应同时参考过双方过错程度:
 
  关于地铁公司过错程度。地铁公司作为公共服务运营商,应尽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本案中,地铁公司已经尽到循环安全广播、安全提示等告知义务,同时,也采取了安装地铁安全扶手等安全保障措施,加之,地铁紧急制动系因信号故障客观因素导致,可以说地铁公司对于王云的损害结果,客观上并无过错。
 
  关于王云过错程度。王云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完全有能力预见到乘坐地铁等高速运行工具可能出现的各种紧急情况,且现实生活中列车上受伤案例屡见不鲜,该种预见客观可行。王云乘坐地铁应主动采取紧握扶手等措施保障自身安全。本案中,王云上地铁后,只顾玩手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保证自身安全,故对其摔伤后果存在明显过错。
 
  关于原因力分析。对于王云摔伤的后果,地铁紧急制动是初始原因,当紧急制动出现后,地铁上其他人并没有摔伤,只有王云因未扶安全扶手,导致其趔趄式摔伤。从一般理性人的认知来看,王女士自上地铁后长时间未扶安全扶手,未尽合理注意义务,系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
 
  由此可见,乘坐高速轨道运行工作,任何时候都马虎不得,否则,出现损害后果,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和宝贵的时间,更重要的是有可能给自己造成终生的身体损害。
 
  痛定思痛,出行,请首要关注自身的生命健康与安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