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阳原"一吐泉村砖厂"黑白考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河北阳原"一吐泉村砖厂"黑白考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郑荣昌 张翼羽

  2017年6月底,记者收到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西城镇一吐泉村多位村民的举报信,反映该县某退休领导暗中持股的一吐泉村利民砖厂(以下简称一吐泉村砖厂)毁坏、占用村里基本农田建设砖窑等问题。

  7月4日,本刊向阳原县委宣传部发去采访函。因无宣传部的主动回应,8月3日,本刊记者赶赴阳原县采访。

  违法用地问题

  据一吐泉村村民反映,一吐泉村砖厂在一吐泉村毁坏、占用村里基本农田建设实心粘土砖瓦厂以及南、北两个砖窑,毁坏一吐泉耕地(基本农田)270亩、毁坏与该村接壤的山西境内天镇县赵家沟乡范牛坊村耕地35亩。一吐泉村砖厂的法人代表虽是家住阳原县的杨雨,但暗中占有60%股份的大股东是曾经担任阳原县领导的退休干部陈某。企业遇到外部麻烦问题,均由掌握人脉资源的陈某出面解决。

  由于实心黏土砖瓦是落伍产品,对土地和环境破坏很大,2015年9月15日,张家口市人民政府和阳原县人民政府下达全面取缔实心粘土砖瓦窑并给予企业补偿的通知,要求拆除专门生产这种砖瓦的砖窑。随之,阳原县委、县人民政府组成了“关停取缔实心黏土砖瓦窑攻坚行动工作组”。其中,由第三组负责对一吐泉村砖厂的攻坚行动,第三组的责任单位是阳原县国土局。

  为应对第三工作组的攻坚行动,一吐泉村砖厂仅拆除了南窑(南边的砖窑),谎称未拆除的北窑位于毗邻的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赵家沟乡范牛坊村,阳原县没有管辖权。第三工作组知道该厂大股东是陈某,就“相信”了。

  结果,一吐泉村砖厂既保住了北窑,又领取了国家补偿款。而且,该厂自此垄断了全县的黏土砖瓦市场,大发其财。与此同时,该厂在南窑原址周围未批先建,违法用地,建起符合管理部门要求的新型砖窑——隧道窑,并将厂名改为一吐泉红星新型建材厂。

\
新厂建设期间仍在冒烟的北窑
\
从北窑旧址(右边是北窑的废墟)看所谓“隔开两省的围墙”
\
从南窑旧址(右边是即将建成的新厂)看所谓“隔开两省的围墙”

  8月3日和4日,记者来到阳原县,先后采访了阳原县国土资源局、环境与资源保护局、电力分公司、西城镇人民政府、一吐泉村村委会以及一吐泉村砖厂。

  受经营者杨雨委派接待记者的陈利否认该厂毁坏和占用一吐泉村的耕地。为证明用地合法,他拿出一份阳原县国土资源局2017年1月12日出具的盖有该局红色印章的《阳原县国土资源局关于阳原县一吐泉村红星新型建材厂建年产5000万块烧结空心砖项目拟用地的情况说明》(一下简称《情况说明》):“阳原县一吐泉村红星新型建材厂建年产5000万块烧结空心砖(页岩、煤矸石等废料)项目,拟选址位于阳原县西城镇一吐泉村村东,该选址位置在阳原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期评估调整完善工作中,已将该地块调整为允许建设用地区,现已上报省国土厅审查待批。”

  然而,阳原县国土资源局执法检查中队闫队长却对记者表明,一吐泉村砖厂生产实心黏土砖旧砖窑在2015年的取缔行动中就拆除了,后来按照要求建了新的。用地没有300亩,但没有批下来,属于违法用地,所以2017年4月27日对其进行了处罚,还准备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记者诧异,阳原县国土资源局出具《情况说明》证明一吐泉村砖厂已经在该局办理合法用地手续,该局已上报省国土资源厅审查待批,到4月处罚该砖厂并准备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短短三个月时间该局的态度何以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记者请闫队长介绍具体查处情况,包括查处的过程、违法用地的面积,闫队长说他记不清,有关文件都在执法监察股的付股长那里,他出差去了。

  回北京后,记者多次联系付股长,请他介绍情况或将相关文件传真过来。可是,直至发稿之日,付股长均托故拒绝。

  另外,根据多方提供的信息以及现场观察,大约在2017年7月,即记者到阳原县采访前夕,一吐泉村砖厂将北窑也拆除了。

  双重身份和真假跨省问题

  一吐泉村村民反映,2016年初,为了维系一吐泉村砖厂北窑的生产,陈某利用其人脉资源,为该厂办理了两个营业执照:一个是山西的,经营者是户口在山西的其叔伯侄子陈国;另一个是河北的,经营者是杨羽,但实际经营者是陈某及其亲侄子陈利。这样,该厂就有了双重身份,山西执法人员来查,他们拿出河北的营业执照;河北执法人员来查,他们拿出山西的营业执照。

  根据记者实地观察,先行拆除的所谓“河北境内的”南窑距离后来拆除的所谓“山西境内的”北窑相距不过百米,现以蓝色及红色金属板隔开。

  记者还采访了陈利,在其紧邻新建的隧道窑(南窑旧址)的办公处,记者看到两家企业的营业执照:一家是阳原县一吐泉村红星新型建材厂,登记机关是阳原县食品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另一家是天镇县赵家沟乡利民新型砖厂,登记机关是山西省天镇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时间是2015年12月10日。

  记者还从陈利保管的诸多租地协议中发现,无论河北境内的一吐泉村村民的承包地,还是山西境内的范牛坊村村民的承包地,租用人都是一吐泉村利民砖厂。直至2015年11月,该厂还与范牛坊村几户村民签订了租地协议。

  至于真假跨省问题,赵家沟乡的高平福书记和张永飞乡长对记者说,不管该厂是否又在山西注册了一家企业,也不管该厂是否租用了山西农民的土地,两座砖窑(包括北窑)均建在河北地界即均建在一吐泉村地界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们曾到范牛坊村调查,也曾和我县环保局的同志一起到南窑和北窑实地调查。

  在出租车上,司机也指着离一吐泉村砖厂南窑和北窑甚有距离的、远处的一座座高地对记者说,河北和山西的分界线应该在那里。几年前,他和各地来的淘宝人在那里淘玛瑙,山西的执法人员来了,他们就跑到河北这边来;河北的执法人员来了,他们就跑到山西那边去。

  其它问题

  关于2015年阳原县人民政府全面取缔实心黏土砖之后,一吐泉村砖厂是否利用北窑继续生产实心黏土砖的问题,尚难定论。但是,该厂保留北窑至2017年7月前后才拆除,村民提供的照片亦显示隧道窑建设期间北窑的烟囱仍在冒烟,这些事实似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另外,多个部门的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说:“既然在山西境内,我们就无权查处了。”

  关于陈某是不是一吐泉村砖厂的大股东、核心人物,以及陈某在领导岗位上时有没有举报信中顺带提到的工程腐败问题,记者更是难以展开调查,阳原县委宣传部的同志也表示爱莫能助。对于一开始发给张家口市委宣传部的采访函,被转给了阳原县委宣传部。

  本案将会如何演变,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