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兴城大豆种植人补贴款遭瓜分疑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辽宁兴城大豆种植人补贴款遭瓜分疑云

  文/邓轶夫 赵景龙 李霁 图/李雪

  2014年年初,我国开始启动东北和内蒙古大豆、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这意味着,自2008年以来的大豆临储政策终结。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是否成功,事关农产品目标价格改革成败。深化玉米收储制度改革、调整大豆目标价格政策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对优化种植业结构、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具有重要意义。

\
\

  然而,辽宁省兴城市一位大豆实际种植者的近17万元补贴款最后仅仅到手3.5万元,记者调查显示,这笔补贴款作为国家直补给“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受益人——大豆实际种植者的款项,被人巧用地方政策法规和捏造土地流转承包合同的方式套取。

  大豆种植者补贴款去哪了

  刘台子满族乡位于兴城市与绥中县的接壤处,东侧紧邻滨海大道。该乡地势平坦,土质肥沃,适合大面积种植油料作物。收割完油菜籽后,还能种植二茬作物。近几年,由于旅游产业的品牌效益比较好,当地农户更多把精力投入到种植油菜花上,二茬作物干脆以土地流转的方式承包出去,此举吸引了外地的土地种植大户,铁岭市清河区村民徐茂山便是其中之一。

  2015年6月,徐茂山与亲属历斌经人介绍认识了刘台子乡李维村村民李连金,这一年通过李连金与村民协调他和历斌几个合伙人共承包土地742.88亩,李连金每亩地实得30元佣金。

  当年,徐茂山等人投入资金70万元,年底因种种原因赔了30多万元,正当几个合伙人一愁莫展的时候,徐茂山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国家下拨专款补贴大豆种植户,每亩地补贴237元。经过核算,徐茂山等人可得补贴款174576元!徐茂山与合伙人赶去刘台子乡政府农经管理站咨询,得到的回复是,不是本地人不能申报。徐茂山联系李连金,李连金说,他已经给报上去了,等钱款拨下来就给徐茂山等人存到银行卡里。2016年12月份,徐茂山经过查询,他应得的174576元补贴款经葫芦岛市财政局打到李维村一个姓白的村民银行卡里,随后被李连金取走。从此,徐茂山走上了漫漫追款路。

  “李连金给咱联系承包土地也不是白干,我每亩地给他30元的佣金,算下来700亩地也2万多元,”徐茂山说,“补贴款没下来说得好好的给存到银行卡,可是李连金把钱拿到手就翻脸不认人了。”徐茂山为了追回补贴款费劲了周折,甚至向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反映情况,结果是无疾而终。

  刘台子乡李维村村支部书记王某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说道:“李连金是凤鸣的村民,户口不在我们李维村。但他是李维村的老姑爷,在李维村居住有20多年了,只是户口始终没过来。”

  王某还说:“当初这个事是由李连金牵头的,给他承包了那些地。他们私下跟村民签订的协议,承包的是二茬土地种植,当时村里也没介入这事,但是土地流转需要手续的时候,是村里给出的手续。2015年以前,大豆的粮食补贴每亩地就是五六元钱,2015年的补贴款比较多,我们也没过问相关事情。他们私下和土地承包人协商的,这事没经过村里。据说补贴款下来后,(他们)是一家一半。当时按兴城的相关政策,补贴款必须打到本地本村农民的‘直补卡’上,由于承包地是李连金牵的头,所以他把补贴款打到本村村民白士文(李连金的大舅哥)的卡上。”

  在由徐茂山提供给记者的一张光盘里显示,李连金如此支配补贴款:第一是他本人需要的经费。第二,给主管补贴款去向的的领导一次性1万元钱。第三,土地所有者要分一半钱。第四,要打点相关领导七八千元、外加买烟。第五,给书记王某(李维村村支书)送钱,还有要给会计、自己的老叔丈两三千元钱。

  李连金还说,徐茂山承包地实际是600多亩,另外100多亩地的补贴款他也没得到,都被别人抽去了。这个人究竟是谁?李连金没有说,只是说该人调走了。

  2017年8月8日,记者电话联系李连金时,李连金对他自己在录音中说的话全盘做了否定,关于给各级领导送钱的事,他说:“我有这个企图,但是没实现。”

  对此,徐茂山表示不解:“如果他心里其他想法,干嘛有贿赂他人的企图呢?村里乡里都知道我是种植人,凭什么把款打给他?”

  谁是补贴流失的始作俑者

  2015年12月7日,辽宁省四部门发文(辽宁省物价局、辽宁省财政厅、辽宁省农村经济委员会、辽宁省统计局)强调:各地人民政府是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的责任人,要积极总结试点经验,按照《实施方案》抓紧修订实施细则,认真组织实施试点工作,各相关部门要各尽其责,积极配合,形成工作合力,确保将补贴资金及时足额发到大豆实际种植者手中。补贴对象:我省在册耕地上相对集中连片的大豆实际种植者(包括农民、农工、企事业单位等)。

  是谁给李连金的权力?又是谁使得他这样一个中间人摇身一变成了国家“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种植者与补贴款受益人?

  李维村村支书王某说:“兴城的相关政策规定,谁种地谁得这个补贴款,可是又规定钱得打到本村村民的卡上,这才有了本该给大豆种植人铁岭徐茂山的补贴款打到了兴城刘台子乡李维村村民白士文的‘直补卡’的环节。”

  当记者问补贴款领取是不是该申报程序时,王某答复是应由村委会逐级上报。当记者问:“有关部门核发该项补贴款是不是依据种植者与土地所有者的土地流转合同或协议,合同上有白士文这个人的名字吗?”王某回答说:“差不多吧。我还不太清楚。”“那你这有这个合同的存档吗?”“我这没有,乡里有流转的存档。”王某答道。

  随后,记者在刘台子乡调出了一份有白士文签名并盖有刘台子乡李维村民委员会公章的土地流转合同。这与王某的解释不符。可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手续,而是在村委会主持下签订了一个合同。事实说明这个合同的存在只是为了领取补贴款而“做”的手续。另外,徐茂山提供的一份“二茬土地承包合同”上也盖有李维村民委员会公章,这份由徐茂山合伙人签订的合同落款日期是2015年6月1日,而有白士文签名的这份合同的签订日期为2015年7月9日。合同签订日期的真伪不得而知。

  徐茂山还提供了15份与村民签订的土地承包协议书,日期均在2015年6月底7月初之间。徐茂山作为土地流转承包人与大豆种植者的身份毋庸置疑,而白士文这份合同又是因何存在的呢?徐茂山质疑这份合同涉嫌骗取国家给大豆种植人的补贴。

  徐茂山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对事件的了解和深入,他觉得自己这些补贴款被瓜分绝不是李连金一个人做手脚这么简单!有人在帮李连金!就像李连金说给某某送钱一样,不止一个人参与其中。

  徐茂山还说,这件事迟迟不能解决背后正是地方政策法规的不完善,与相关部门的把关不严给造成的恶果。

  知情人表示,通过这件事,还间接反映出该地区二茬土地流转缺乏规范性管理,并形成地方政府介入不足与基层领导班子严重脱钩甚至纵容个别人导致的乱象:假如李连金真送钱给了某些人,某些人利用职务之便多报虚报补贴数目从中抽成,则是违法犯罪,正是这些人的贪腐行为给李连金打开了方便之门。

  目前,徐茂山已经就此事向国家纪检、信访部门举报,他表示坚决要维权到底。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