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影视传媒律师的TA传奇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王军:影视传媒律师的TA传奇

杜智娜 法律与生活杂志
 
 
 
        他是/王军
 
        TA,不是他,也不是她,而是Team Allen。
 
        Allen是谁?是TA的“家长”王军。
 
        金属边眼镜、白色衬衣、嘴角的浅笑,王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儒雅、稳重。TA宝宝对这位“家长”的评价则是工作上认真到“极致”,生活中happy得“永远18岁”。
 
        挑战性&新鲜感:30岁跨界而“律”
 
        知识产权是创新比较快的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领域,技术日新月异。律师也需要“充电”,要不断地学习才能应对新鲜事物。
 
——TA宝宝  李晨瑶
 
        2017年4月15日,王军从专业律师跨界成为电影联合制片人。这一天,CATHAY IESP国际影视服务平台正式启动,王军任该平台主席。发表讲话时王军笑称:“尽管又多了一重身份,但我最珍视的仍是作为一名专业律师的身份和标签。”
 
        其实,这次并不是王军第一次跨界。
 
        “我本科学的是英语语言文学。”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王军用富有磁性的嗓音慢慢地讲述。
 
        走出大学校门后的8年时间里,王军的职业领域可以用“丰富多彩”形容:货运代理、洋酒进出口、国际贸易、品牌营销服务、文化传媒公司……对于自己频繁的跳槽,王军坦言:“我尝试过各种不同的行业,做得也都不错。但是,很快就会厌烦。我觉得还是没有找到适合我的方向。”
 
        直到2005年,而立之年的王军决定成为一名律师。他说:“做律师之前,我在想,律师这个职业是具有挑战性的,因为没有两个案件是完全一样的。这种挑战性和新鲜感会一直伴随着你,你不会因为重复而感到厌烦。”于是,从未研习过法律的王军在司法考试学校磨砺了半年后,如愿通过了法律人眼中最难的“国考”。为了补齐自己“非法学专业出身”的短板,王军报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的在职研究生,攻读知识产权专业。
 
        2007年,毕业十年后的王军成为一名执业律师。“做了3个月之后,我就成为金城同达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了。到了第二年,我60%的业务都是文化传媒方面的;第三年,这个比例达到90%。”王军说,“我是学文学的,对于文艺一直有偏好。人如果能把自己的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那么,工作中的乐趣感和成就感就会多一分,也会让生活更有意义。”
 
        认真&专注:追求“极致”
 
        王军律师一直在说:“把案件做细致、做到位,你自己能看到,当事人能看到,法官也能看到。”
 
                               ——TA宝宝  李景健
 
        2009年夏天,王军离开金城同达律师事务所加盟盈科律师事务所。此时,他由“单打独斗”变为“1+2=3”——即将硕士研究生毕业的王立岩和李景健同时成为王军的实习生。
 
        此前三年一个人的快速前行,让王军认识到了结伴同行的重要性。“我觉得律师这个职业是需要团队的。当你业务的体量和服务的层级越来越高的时候,这种需求越愈发明显。特别是现在我们要为50多位客户服务,同时要处理四五十个案件,这么大体量的工作靠一个人是没办法完成的。”王军说,“当然,你可以做得很平庸。这样的话,一个人也完全可以全部做下来。但是,你真正想把案件做到极致,做成典型的案例去影响司法审判或者影响一些行业认知,那就必须团队作战了。”
 
        王军所说的“极致”,是记者采访TA团队时重复率最高的一个词。进入TA团队仅三个月的李晨瑶认为团队的专注和细致的程度出乎她的意料:每一个案件或者项目,TA团队都要进行前期调研,把这一领域里学术上的观点、司法上的观点都进行研究,甚至复杂的案件或者创新的案子还会调研国外的观点。
 
        李晨瑶介绍说,王军从认真和专注两个方面诠释了“极致”:“首先,认真。认真大概可以打败这个行业60%的同行。其次,专注。专注在一个特定的专业上,专注在一个特定的领域里,你要深入思考,要综合理解这个行业的法律问题,如商业模式问题、产业发展动态问题等,都是需要我们关注的。关注之后再做判断,你会发现,你的想法、格局、眼界不一样了。”
 
        王立岩认为,极致是做事的习惯,是内心的追求:“当你对一件事足够负责,这是你对客户的态度;当你对自己足够负责,这是你对自己人生追求的态度。当你具备这两方面的责任心时,你会不自觉地往极致方向做。”。
 
        由王军和王立岩共同代理的“琼瑶诉于正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位列2015年北京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之首。当年,两人就将此案做到了“极致”。
 
        “一开始接到这个案子时,我们将小说、剧本、电视剧的素材集合在一起,包括我在内五个人一起全部看。我们一边看一边整理,每次整理都会有新的发现。《宫锁连城》有40多集,已经被我们看烂了。有一天,半夜3点,我突然想到,我要梳理一下这个电视剧。我看一段电视剧就用文字把这段的情节描述出来,并将之前我们梳理出来的三条线索用不同的颜色表示。整理完后我发现,word里呈现的是红、黄、绿三种颜色。把任意一种颜色的内容抽离出来,都能单独构成完整的故事。《梅花烙》正是其中的一个故事。”王立岩回忆说,“这个案件的独创价值在于把作品串联成的整体列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对象。将A作品完全装进了B作品中去,也是侵权。”
 
        再次“被回忆”这个经典案例,王立岩坦言:“如果不是采访,我已经很少提及这个案例了。我们要强迫自己去忘记,因为人很容易停下来,满足于一个小成就,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我们永远不能躺在自己的成绩上睡觉,也不能总是顺着别人蹚出来的路去走。过去的成就和别人的成果是财富,你认为总有可参考的,那么你就永远无法超越。只有当你忘了这些,每一件事情都有新的起点,你才永远‘不够懂’,你才能用‘极致’去挖掘。”
 
        真诚&安全感:TA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家”
 
        TA给我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源于团队对案件的认真程度,来源于团队每一位小伙伴带我的感染力。每一位小伙伴都很优秀,和他们在一起是没有天花板的。
 
                               ——TA宝宝  徐晓芳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懋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芊葳文化有限公司,办公区处处体现着团队创意和企业文化,甚至精细到一个茶杯都印有TA标志。
 
        王军用“家长”的口吻笑着说:“这些都是小朋友们的想法。”

       从事11年法官职业的白小莉在2016年辞职后加入TA团队。适应了身份的变化后,她爱上了这个团队。她说:“团队里的小朋友特别单纯,除了工作之外,他们的世界都是透明的。他们经常加班。其实,王军律师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们加班,总是说‘你们要劳逸结合,要休息’,特别心疼这些小朋友。在团队里,我们所有人都是TA宝宝。团队就像一个大家庭,没有隔膜。”
 
        同样从法官转型的李燕蓉,于2017年3月底加入TA团队。她说,TA首先打动她的是真诚。她相信,一个真诚、团结的团队对待客户也一定是尽心尽力、事无巨细的。在她的眼中,优秀的律师有着扎实的法律功底,是带着一份端正的工作态度为客户服务的。而TA正是如此。
 
        “TA是一个高稳定性的团队,我们对于团队每一位新人的培养也是毫无保留的。我们的培训很频繁,而且成体系。每一个人在团队里都能高营养吸收。”王立岩说。
 
        对此,白小莉深有体会,“所有的人都是多面手,我们不会把某一个人固定在某一个位置。任何一位实习生,我们都是往能独当挡一面的律师的方向去培养的”。
 
        正如李燕蓉所说:“TA是个有核心、有凝聚力的集体,大家的心是一致的,不计得失,都在辛勤付出,又在付出中获得提升和快乐,特别积极向上,充满活力!”
 
「名律面对面 」
 
用专业思维为影视行业立规
 
        记者:TA团队每年服务的客户有50余家,服务的作品超60部。你们为客户和作品提供了哪些专项法律服务?
 
        王军:现在,我们所服务的客户在行业内都是比较领先的客户了。这些客户本身所做的项目从策划、剧本到投融资、拍摄,再到后期制作、衍生产品等,这些相关联的内容我们团队已经全方位介入了。我们不是简单地处理争议。其实,诉讼已经是我们的一般性工作,甚至可以说是附随性的工作了。我们要协助客户做一些项目的权益管理规划和项目的整体风险防控。过去十年,影视产业在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司、投资人、制作人、发行人的项目投资越来越大,相对应项目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在投资、风险、收益、成本之间,律师可发挥的作用非常大。其实,未来真正有效地服务影视行业,仅靠律师是不够的。我们可能遇到专业的财务问题,担保、投资问题。正是基于此,我们团队参与创设了CATHAY IESP国际影视服务平台。我们整合产业里面最高端的服务加入这个平台,服务于国内甚至国际影视产业。这样,才能在商业层面确立一种商业规则供产业发展参考。

       记者:TA作为中国娱乐法领域资深团队,近十年来在立法推动和行业规制上做了哪些推动工作?
 
        王军:近几年,无论是《电影产业促进法》还是《著作权法》,我们团队都作为研讨专家或者特邀意见专家发表了我们的意见。但是,立法、修法是有客观时间和法律论证过程的,而产业发展却是非常快的。这就需要专业的律师团队能在日常的合同拟定、合同设计、交易管理等方面为当事人把关,甚至能在行业内部形成一种规则。例如,当年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在播出前被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争抢。也正是因为这部剧,广电总局出台规定:黄金档只能播出两集。于是,我们在合同条款中设置制了“视频网站播出一定要延后于电视台播出集数”的规则。此后,这一规则在这个行业里基本成为一个通行的标准。到了2016年,因为整个市场发展的规则在变化,无论是影响力还是付费能力,视频网站已经超过电视台。所以,我们开始改变这个规则,在电视剧《诛仙:青云志》的合同条款中,我们约定了“网络与电视同步播放,甚至付费的网络用户是可以优先看到全集”的规则。由此可见,我们要站在产业发展、商业交易变化的角度,动态地去做安排。这样,我们的服务才能对客户真正体现价值和意义。
 
\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