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行凶青年:不敢自杀所以杀人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随机行凶青年:不敢自杀所以杀人

吕佳臻 法律与生活杂志
 
  2017年6月7日上午,21岁的河北青年郭某坐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的被告人席上接受法庭的审判。那天,他在法警的看护下到达法庭时,看上去十分平静。郭某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印象。周围有人小声议论:“看上去不像是敢杀人的样子。”
 
  一年前的2016年7月30日晚上,郭某确实杀人了,因为某种属于他的绝望、孤单和心灰意冷,让一个本应拥有无限可能的年轻生命在他面前逝去,而留在他记忆深处的是受害人临终前那双睁大的黑眼睛。
 
\
(郭某在法庭受审)
 
        想自杀下不了手
 
  那天晚上,天挺黑的。郭某独自走在北京市通州区一条胡同里,两边是平房,眼前是土路,路边长着草,还有泥。回忆起与父亲刚发生的争执,他心里极度烦闷。
 
  2015年,中专毕业后,郭某的工作时断时续。最初,他在河北唐山打工。后来,他到天津找工作,被人骗了600多元。之后,他断断续续地在北京打零工。郭某恐高,吃不了苦,导致工作经常半途而废。
 
  2016年5月12日,郭某打电话告诉父亲说,一位老师介绍他去唐山工作。事实上,他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带着父亲给他的800元钱。以前,父亲每两个月给他1500元生活费,但总不够他花。
 
  此次来北京,郭某的生活依旧不好过,特别是钱用光后,他连房租都交不起。出事前一天晚上,郭某在网吧里过夜。次日晚上,他想回老家,希望能得到家里亲人的支持。他先是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并告诉她自己在北京,而不是在唐山。这让母亲很生气。之后,他又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得到的是同样的回应。让郭某绝望的是父亲那句“再也不管你了”。
 
  可能这只是父亲的一句气话,但郭某却感觉自己失去了家人的关爱,既孤单又绝望。电话挂断后,他有些气恼,将手机重重地摔到地上,掰断了电话卡,丢掉了随身衣物。但是,他却留了一把水果刀和一包红色包装的“七匹狼”香烟。他把这两样东西装在裤兜里,在一条黑暗的胡同里没有目的地走着,自杀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闪现。他后悔来北京,后悔欺骗了父母。想到这些,他有些激动。当他走到胡同尽头时,周围一下子亮堂起来。当街边的一束亮光投射到他身上时,自杀的念头瞬间退去了。
 
  “我真想自杀,但就是下不去手。我怕我死了家人伤心。我就想杀一个人,到时判我死刑,我去抵命。”案发后回忆起当时的心理活动,郭某如此说道。接下来,他开始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向陌生人挥刀

  “那天晚上9点多,我堂弟正在跟家里人打电话,电话突然断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家里人知道可能出事了。”受害人董旭娃的堂哥在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时说道。
 
  当时,董旭娃的电话突然中断,是因为郭某向他挥出了自己裤兜里那把本来用于自杀的水果刀。不久前,郭某在附近一家小超市买来这把有着棕黄色塑料刀柄、刀刃长15厘米的水果刀,做饭时用。
 
  从胡同另一头返回时,郭某看到董旭娃蹲在胡同中间打电话。当他走到距离董旭娃大约10厘米的距离时,从裤兜里掏出水果刀刺进了董的喉部……
 
  “那个打电话的男子猛地站了起来,两眼睁大,喉部喷血,没过一秒,他就倒地了。”事后郭某交代说。当时他估计对方肯定死了。他将刺过人的水果刀放进裤兜里,立刻跑出胡同口。“当时,我也没害怕,有种特别疯狂的感觉,就是什么都不怕了。”交代案子经过时,郭某如此描述自己杀人后的心情。
 
  董旭娃死了。他只比郭某大一岁。
 
  当天夜里一点多,北京派出所民警电话通知董旭娃的家人时,他60多岁的双亲瞬间崩溃。董旭娃是家里的老小,他有两个哥哥。第二天早上四五点,董旭娃的堂哥和几位亲戚一起匆匆忙忙地从甘肃老家动身去北京。
 
  经司法鉴定,董旭娃的死因是由于被他人用锐器刺中颈部,刺断左颈总动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郭某一刀致命,让一名与他素不相识的、无辜的年轻人白白葬送了性命。
 
        缺乏基本的是非观
 
  瞬间疯狂杀人后,郭某觉得恶心。他将水果刀扔在了案发现场附近一座公共厕所的粪坑后面。看到自己白绿相间的格子衬衫袖口处留有几点血迹,他便找到一个公共水龙头将袖口清洗干净。
 
  那时,郭某心里已经害怕了。再次回到网吧后,他无心打游戏。没过多久,警察来了。民警反映,郭某对事实供认不讳。
 
  在郭某父亲的眼中,儿子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没留过级,能遵守校规,也没有逃课、打架的情况,也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作案前,郭某最后一次与家人吵架时动了手,他用手卡着姐姐的脖子,用锥子用力扎凳子。这些细节在郭父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然而,郭某的自画像却是另一番模样:“其实,郭某性格内向、脾气暴躁、心胸狭窄,眼里容不得沙子。”面对别人的挑衅,他会下重手。当遇到别人开玩笑伤及自尊的言语,他会趁对方不注意时给其一击。
 
  在郭某看来,父亲总是对他很严厉。他曾反抗,曾偷偷地流泪,甚至不想回家。回忆起17岁时离家出走三四天的经历,他开始掉眼泪。2016年7月30日那天,他实在没钱了,便寻求家人的支持。但他感受到的是父亲的失望与自己的绝望。
 
  郭某的代理律师许蓉认为,“不敢自杀,所以杀人”的作案理由异于常人,而郭某在此前所遭受的打击并没有超过一个正常人的接受范围,因而向法院申请对郭某进行精神疾病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显示,郭某没有精神疾病,实施违法行为时存在辨认、控制能力,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庭审当天,郭某的代理律师王鑫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郭某不去报警的行为与杀人动机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请法院关注。此外,郭某被公关机关抓获后,供认事实,存在自首情节。他最后强调,郭某没有接受完整的义务教育,并且今天的教育常常重视考试,而忽略学生的内心发展。因此,希望法官在量刑时考虑郭某的家庭背景和教育经历。
 
  检察机关认为,郭某实施犯罪行为的主观动机值得关注,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他持刀杀人的事实客观、真实,确认对方死亡后不仅没有报警,反而逃跑,这可以看出其并无悔意。郭某的人格缺陷、家庭背景、教育经历只是其犯罪的诱因,不能将他的犯罪责任推卸到教育制度上,学历、家庭也都不能减轻他的法律责任,因为能不能杀人、该不该杀人是一个人基本的是非观。
 
  “你能不能忘记被害人那睁大的双眼?平心而论,人这一生,怎么可能没有挫折。”公诉人在最后的陈述阶段如此问郭某。的确,人生中的挫折时时存在,防不胜防。面对挫折,一个人可以脆弱,但绝不能伤害他人。抗击挫折最有力的方式是正视挫折。可如今,对于郭某来说,一切都晚了。
 
  事实上,郭某缺少的不是自杀的胆量,而是独自面对生活的勇气。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