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霸横行?郏县相关部门被指包庇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路霸横行?郏县相关部门被指包庇

        “六七年来,曹克强为了独霸河南平顶山市郏县的公路客运市场,殴打多名司机,抢走多辆汽车以及现金手机等,我们多人多次报案,郏县公安局却不予立案查办。我们向公安局王局长实名举报,也没有任何结果!”2017年7月6日,张世强气愤地对赶到事发地采访的记者说:“他们口口声声说坚决打击‘车匪路霸’,但‘车匪路霸’至今没有受到制裁,我们这些受害人有冤难伸,致使受害人群持续扩大!”
 
        张世强:他们强撬车门抢走车,我报案被踢皮球

       回忆往事,张世强眉头紧皱。

       “2017年1月7日上午9时许,司机驾驶各项手续齐全的大巴车,由洛阳向温州行进,我随车而行。在途经郏县时,被曹克强带领的4辆车堵住了去路。他们对我和司机进行威胁、恐吓,我们慌忙将车门锁住,并拨打110报警求救。几名年轻警察赶到现场一看是曹克强等人,就以营运车辆不归他们管为由匆匆地离开了现场。”张世强说:“这几名警察的态度,让他们更加无所顾忌,随后强行将我和司机塞到了车底下。他们足足闹了3个多小时,直到11点20分左右,曹克强指挥手下开始强撬车门,我和司机连忙阻拦,但他们人多势众,还是撬开车门将车抢走了。”

       “他们把张世强他俩赶走,然后把车开走了。”乘客付春华告诉记者。

       “我再次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郏县公安局城关镇派出所李姓民警到现场简单了解情况后,仍以营运车辆不归其管辖为由,不予处置。这让我不能理解,曹克强等人强行撬开我的车门并抢走了我的汽车,难道这不构成刑事犯罪?!” 张世强说:“无奈之下,我就找到了郏县运管局。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对我说:‘你们手续齐全,任何机关和个人都没有权力扣车,他们这种行为已经涉嫌抢劫罪,你们应向公安机关报案!于是,我直接来到了郏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王大队长却告诉我这种情况属于经济纠纷,不归公安局管,应该到法院起诉。我的车被抢走,你让我到法院起诉,这是为什啊?!无奈之下,我就找律师咨询。接待我的律师一听情况就笑了。他说:‘你与曹克强没有1毛钱经济往来,何来经济纠纷?!他们已经涉嫌抢劫犯罪,这应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4月10日,我再次来到了郏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接待我的民警让我再拨打110报警,可110接警人员却说这是经济纠纷,他们管不了。 4月13日,我通过有关领导,向郏县公安局局长王局长反映了情况。王局长表示,了解情况后,会秉公处理。可后来郏县公安局仍然不予立案!”说着,张世强将《郏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交给了记者。
 
\
(郏县公安局做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该“通知书”有这样的表述:你(单位)于2017年4月20日提出控告的2017.4.20平顶山市郏县城关镇张世强大巴车被劫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0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

       “光天化日之下,曹克强他们抢走我价值上百万的大巴车,至今下落不明,而且,因停运已给我方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50多万元,但郏县公安就是推诿扯皮不予立案查办。在郏县,有如此遭遇的不止我一个!刘全根人被曹克强殴打,车被抢走,他报案,也没人管,无奈之下,他背井离乡去外地谋生;张某某两次被曹克强殴打,两辆车和手机被抢走,报警没人管,只好自己出钱把车赎回;赵自宪4次被曹克强带人殴打,车辆被抢,本人还遭曹克强非法拘禁5个小时;付新友已经六七十岁了,曹克强照打不误,把他的大牙都打掉了!”张世强眼含着泪说:“仅仅我本人就了解这么多人受害,可郏县公安局为什么不立案查办?!我希望上级领导能派员予以调查,依法惩办横行郏县、宝丰等地六、七年的‘路霸’,为我和其他受害者挽回损失,也还郏县、宝丰一片蓝天!”
 
        刘全根:我被打,车和钱被抢,报案五年公安不立案查办

       回想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彪形大汉刘全根的脸立即布满阴云。
 
\
(刘全根向记者讲述被曹克强殴打的经过)
 
        “2012年4月12日,我正在郏县东环路修理车辆时,被曹克强带人围住,他们对我进行辱骂,还卸下我车上的价值二、三千元的电瓶并抢走。”刘全根说:“曹克强势力很大,还很有背景,我敢怒不敢言。”

       “4月14日下午6点多,我驾驶手续齐全的汽车行驶到郏县南环路时,一辆无牌照轿车飞速超车,并将我的车强行别到了路边。曹克强等人从车上下来。他的随从拉开车门,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就把我从车上拽了下来,接着就是拳打脚踢。随后,他们将我的车抢走了。我的车上有5000多元现金,以及两部手机。我立即报警,后被警察带到了县公安局刑警队。做了笔录后,我赶紧到县第二医院治疗。在我住院期间,我老婆到公安局刑警队了解相关情况,被一名穿便装的大个子掐住了脖子。他喊叫着要弄死我老婆。吓得我老婆尿了裤子,至今不好。”刘全根说:“直到今天,郏县公安局也没有立案侦查。我住院治疗所花费的3万多元医药费也没人管!实在没脸在郏县住下去了,就到郑州谋生了。”
 
       张某某:我两次被打两辆车和手机被抢,报案没人管,只好花钱求人把车弄回
 
        坐在记者对面的张某某,显然很气愤,他不顾妻子的阻拦,向记者反映情况。

       “2017年正月初九晚8点多,我拉了几个人到郏县医院后,就遭到了一伙人的殴打。曹克强让我交出手机,我不给,曹克强就扇我的脸,其他人就跺我,我只好交出花1100多元钱买的华为手机。随后他们还抢走了我的面包车。其中打我的一个人临走的时候对我说‘我叫曹国强!’我到郏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过了一个礼拜,也没有结果。”张某某激动地对记者说:“正月十七,曹克强等人在郏县茨芭乡又截住了我,殴打我。我挣脱后往庞庄村跑,他们追上我,又打我,之后把我塞进他们的车里,往茨芭乡方向开了一二公里,然后把我扔在了路边。这次,他们又抢走了我的汽车。”  

       “我再次报案,还是没有结果,只好自己出了2000多元钱,托人把车弄回,但那部手机却没有要回来。”张某某气愤地说:“曹克强很霸道,我很冤屈!”
 
        赵自宪:我4次被打,还被限制人身自由五个多小时

       “我4次被曹克强他们殴打,还有1次被他们限制人身自由长达5个小时。”说着,赵自宪低下了头。
 
\
(赵自宪告诉记者,一共被打了4次)
 
        “2016年2月,我驾车行驶到宁洛高速宝丰口时,被曹克强带领的10来人截住。曹克强高喊了一声‘打!’他们就开始殴打我。”赵自宪说:“付雪巧和王艳丽闻讯赶来,也被他们殴打。” 
 
        “我赶到现场时,看见三、四个人正在殴打赵自宪,我阻止他们,他们就打我的头,我的同学王艳丽看见我被打,就阻止他们,他们就开始殴打王艳丽。”付雪巧告诉记者:“他们有的拿棍棒,还有人拿着刀。打够了,临走之前他们告诉我们,再跑这趟线,抓住就打,还要砸车!”

       “2016年10月,我驾车在洛宁高速小屯路口被曹克强带领20多人截住。他指使手下殴打我。”赵自宪说:“王彩召闻讯赶到,用手机录像取证。曹克强上来就抢走了手机,并将录像删除。”
 
        “面对势力很大、有公安庇护的曹克强他们这些人,我们无可奈何。”王彩召告诉记者。

       “随后,曹克强等人将我的车抢走。1年零7个月后,我花了1.7万元钱,才把车开回来。”赵自宪说:“他们抢走了我的车,给我造成了重大损失,最后我还得拿钱才能把车开回来,太窝囊了!”

       “2016年 11月的一天,我开另外一辆车在小屯路口下高速,曹克强带人追了10多公里,将我追上。他指使手下殴打我和乘务员付雪巧。”赵自宪称,“曹克强还威胁‘如果你再跑这线抓住一次打一次!’”
 
     “这一次,他们没说什么,直接开打。他们打我的头,还有其他部位。”付雪巧说。

    “2017年2月,我在郏县薛店镇十字路口被曹克强带人截住殴打。我一个大男人,多次被他们殴打,真没面子啊!”赵自宪说:“2017年3月,在万华山路口,曹克强带领20来辆车,截住了我,并将我塞进了他的车里带走,关押我5个多小时,逼迫我给他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跑这趟线。”
 
        付新友:曹克强打掉了我的大牙
 
        刚一落座,付新友老人就张开嘴告诉记者:“曹克强打掉了我的大牙,我不敢还手!”
 
\
(付新友告诉记者,他的大牙被曹克强打掉了)
 
        “今年6月,我在郏县薛店镇三苏路口跑车,被曹克强带人截住。他打我,把我的大牙都打掉了。”付新友激动地说。
 
        郏县公安局:未予回复

       为了全面核实张世强、刘全根、张某某等人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7月17日晚,通过电子邮箱,给郏县公安局发去了一份《采访提纲》。主要内容如下:

       对于张世强、刘全根、张某某所反映的问题,你方对此有何解释说明?请问你方是否进行调查?情况是否属实?如果属实,曹克强等人的行为是否涉嫌抢劫罪? 
   
       据记者了解,7月14日,赵自宪、付新友等到郏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请问你方目前对他们所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了吗?如果调查了,他们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如果属实,曹克强等人的行为,是否涉嫌抢劫罪?你方将如何对待他们的报案呢?
   
       因发稿时间所限,记者请郏县公安局在2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但直至20日上午11时,记者也未收到回复。为了听到郏县公安局的声音,记者拨通了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王大队长的手机,但无人接听。11时28分,记者再次拨打了王大队长的电话,依然是电话接通无人接听。并未死心的记者给他编辑并发送了短信。在该短信中,记者表明身份,请他回电。
     
       直至发稿,王大队长也未回电回信。
   
       曹克强:你随便,就这样,再见

       为了准确、全面地掌握情况,记者带着张世强、刘全根、张穆某某、付新友、赵自宪等人所反映的问题,拨通了曹克强的手机。
 
        表明身份、说明意图后,记者请他就张世强、刘全根、张某某等反映的问题,做出解释说明。

       曹克强让记者去找公安局。

       记者告诉他,已经去过公安局了。

      他马上说:你随便、就这样、再见,即挂断电话。
 
        张世强、刘全根、张某某、付新友、赵自宪等人所反映的问题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凭空捏造?如真实存在,郏县公安局是否应该立案侦查?

       对于这起投诉事件,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