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新区:蹊跷评估报告背后的强制执行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北戴河新区:蹊跷评估报告背后的强制执行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张翼羽

  北京东翼,渤海西岸。2006年12月,经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北戴河新区地处京津冀都市圈的休闲腹地,是连接华北与华东两大经济板块的滨海走廊。2016年9月20日,北戴河新区规划建设机场,这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然而,在这场机场快速通道改造工程的拆迁项目中,发生了一起强制推除地上附作物事件,这期间,可能还涉及评估作假。为此,本刊记者赶赴当地进行调查核实。

  可视化的情况反映

  2017年5月下旬,我刊接到秦皇岛市北戴河新区周庄村村民周宝利反映其所栽种的美国双色红丝垂柳(以下简称双色红柳)不仅遭到北戴河新区大蒲河管委等人员的强制破坏,还被恶意评估经济树苗的信函、推土机在推到树苗的视频和图片。在交通部2017年将从八个方面推进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工作的重要时刻,北戴河作为代表性的坐标有着非凡的意义。

\
周宝利指着其中一堆被毁坏的双色红柳

  为此,2017年6月15日,本刊记者赶赴周庄村了解实际情况,放眼望去,一堆堆被推倒的双色红柳夹杂着土孤零零的以不规则顺序摆放。周宝利指着一堆堆被毁坏的树苗,向记者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

  据周宝利说,2017年2月,他接到村里通知,被告知其所种植的210亩土地中有28亩被北戴河新区交通运输局划为北戴河机场快速通道(北戴河新区段)改造工程的拆迁项目,并要求他配合。但在之后的改造过程当中,却对周宝利却处处为难。“北戴河新区大蒲河管委所找的评估公司为北京永拓同望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是他们单方选定,将我方已投入巨额的苗木作价为19元一颗。按照我地当时的市场价格,我方苗木去年的市场价格,好的8~10公分300元每颗,7~8公分200元每颗,6~7公分也达到150元每颗,4~5公分的80元每颗。第二次又把树卖给了苗木公司,每颗40元。这可是已经长了5年的树苗啊。”周宝利摊开手无奈地说道。

  后来,在实施征拆过程中,北戴河新区大蒲河管委李永生等领导在周宝利没有允许,也未向周宝利下发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动用大量警力、人力与机械设备,对他的苗木进行强行破坏。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虚,周宝利还向记者展示了几张双色红柳被毁时的照片和视频作为佐证。“据我了解,外地人李某在相关人员提供信息的情况下,在茂道庄村机场路规划线里租下10亩地,租来大棚种植苗木,得到补偿110多万元,并在李永生的关系下又多补偿50多万元,共计170多万元。对于北戴河新区大蒲河管委的做法,我感到非常不公平。可我与当地政府沟通,至今无果,他们还在强行施工。”直愣愣地望着记者,周宝利说道。

  “有些东西该强拆的就得拆了啊”

  “这是我们每株20元买的,这是合同,我们几次嫁接失败,几次重新嫁接后,才成长起来的,这个双色红柳都是垂直向地的,红红的,特别漂亮,可现在全毁了。”周宝利无奈地对记者说道。

  原来,2013年3月11日,周宝利妻子杜军娜和合伙人一起承包了周庄村215亩土地,并签订了有村民代表签字的土地承包协议,该协议中规定:承包期为6年,如果国家和集体征地,杜军娜一方无条件退还土地,地上附着物归杜军娜一方所有。

  随后,周宝利和妻子杜军娜经过考察和接受河北中惠林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培训,了解到双色红柳“百分桃花千万柳,冶红娇翠画江南”的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后,决定栽种双色红柳。为此,他们在2013年8月28日,成立了以杜军娜为法定代表人的昌黎县聚宝林苗种植专业合作社,其业务范围是:绿化苗、经济林苗种植;组织采购、供应成员所需的农业生产资料;组织收购、销售成员生产的产品;引进成员所需的新技术、新品种、开展成员技术培训、技术交流和咨询服务。“这还是我找了好几家亲戚和银行贷的款,他们趁着我外出,就给我都推了,全都毁了。”周宝利指着现在的一片空地上堆起来的树苗对记者说道。

\
秦皇岛北戴河新区

  对此,本刊记者在北戴河新区宣传部申部长的鼎力协助下采访了北戴河新区交通科金科长和大蒲河城乡建设科袁科长。

  “那是统一行动,综合执法局、公安局、武警、街道办,” 对记者提出是否对周宝利所种植的双色红柳进行强制推倒时,金科长和袁科长说道。

  “各个单位全去了,好几百人,不单单是他(周宝利)家的事,有很多家,比他树值钱的还多的是呢,老百姓提出不合理要求了,每年,不光光是新区,北戴河也好,秦皇岛也好,包括现在全国,有些东西该强拆的就得拆了啊,”金科长还表示,“我们是一个征拆指挥部,叫北戴河新区机场路征拆指挥部。指挥部一把手领导是我们管委会的主任,下边的副主任成员各个局都有,包括法院、检察院全都有,规划、国土、发改、财政、城郊都有,就是这么一个架构。”

  对于为什么强推,金科长给出的理由是,“就是强制,这个情况,我们是尽量做工作,从去年9月份到今年,事隔多少个月,他都不同意,咋给做工作都不行,工期又不能再等了。”

  不具资质的评审公司的定价

  “不是我不配合,是他们给我的补偿过低,远远低于我投入成本,和市场销售价格差距非常大,我不服。”周宝利拿着2016年和2017年销售双色红柳的价格单给记者介绍到,价格如上述周宝利情况反映所述。

  金科长表示:“地上附着物是经过评估、评审,根据秦皇岛市政府的文件、新区的文件,国土部门研究的一个政策,再经过评估评审,根据市场去询价,询价不是一家两家,是很多家。评估是经过财政部门备案的。”

  “评估公司叫至诚(秦皇岛至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审公司叫永拓(北京永拓同望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由评估公司做出报告以后,由评审公司对评估报告进行评审,第一次是按照迁移的价格做的评估,迁移费是1.3万元一亩;协议没达成,向他(周宝利)这种情况,咱们一共有四家。管委研究决定,迁移费他们不愿意的话,就按市场价进行评估,就是买断价。第二次评估是给他经过市场询价完,每颗40元钱,”袁科长还表示,“他(周宝利)说李永生利用职权,多给(李某)钱,这个不现实。他说的茂道庄那个(李某),人家种的大部分是红豆杉,最少的四年,先是给的迁移价。后来是市场评估。”

\
秦皇岛至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6月16日,记者早早赶赴秦皇岛至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诚评估公司)想了解评估过程和寻求评估报告,可是,偌大的办公室,只见到一个女孩在办公,经过询问,记者得知,至诚评估公司的人员都下乡工作了,一个人员没有留,这位女孩还表示,“今天也特殊,头一次,他们全下去了”。

  随后,记者在不同的日期几次拨打至诚评估公司电话,但接听电话的人员均表示,不知道具体的评估事情,评估人员不在办公室,都下乡去了,会和领导汇报此事。

  而对于北京永拓同望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而言,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调查得知,其经营范围是“工程造价咨询;工程项目管理”,并不具有评估和评审地上附着物的资质。

  在采访期间,记者陆续接到当地多位村民反映,李某在李永生的关系下多获得补偿一事,他们一致表示,李某所栽种的不是已有4年红豆杉,而是仅有1年的云杉和白皮松。记者赶到大蒲河管委会,未见到李永生,大蒲河管委会综合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拨打李永生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这位工作人员表示,“评估评审指的是工程,(地上附着物)这个不涉及”。

  至今未得的重要评估报告

  根据具体采访内容,记者向申部长提出请求协助提供以下文件:1.北戴河机场快速通道(北戴河新区段)征地公告;2.2016年9月20日,秦皇岛市发布的关于《秦皇岛市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指导标准》的通知;3.北戴河新区和北戴河新区国土局发布的关于北戴河新区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4.北戴河新区财政局数据库中记载有北京市永拓同望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和秦皇岛至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证明;5.北京市永拓同望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的两份评审报告;6.秦皇岛至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两份评估报告;7.北戴河机场快速通道施工路线简易图纸。

  6月16日下午7点左右,通过北戴河新区宣传部部长协助,记者得到了上述中的第1、5和7三份文件。

  6月20日,本刊发函EMS邮寄到北戴河新区,要求提供上述中的第2、3、4和6四份文件,但至今未得到回复。

  本刊将继续关注、追踪报道此事。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