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女奸杀案再追踪专家证人出庭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陪酒女奸杀案再追踪专家证人出庭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张翼羽

  2017年3月29日上午,在广州市当地备受人们关注的薛某伟涉嫌故意杀人案在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是一起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而后在2016年11月1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裁定的案件(本刊曾于2017年1月上半月刊对该案以《陪酒女奸杀案:发回重审,谜题待解》为题进行过报道)。

  这次开庭,公诉方共有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王慧君法医、任职于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物证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超等三位专家证人出庭,辩方有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特聘法医专家胡志强出庭。

  庭审中,双方专家证人针对案件中涉及的几点专业性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被害人的确切死亡时间

  2012年8月6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薛某伟在2012年3月22日凌晨,与女朋友赖虹发生性关系后两人发生争执,薛某伟用绳子捆绑被害人赖虹的双手、双脚,用封口胶纸缠绕赖虹的头面部、颈部,反锁出租屋后逃离现场。

  案发后,当地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出具了“本案中赖虹死亡的大概时间为12~24小时”的说明。对此,胡志强认为,死者的尸体检验时较为新鲜,应当有条件对死亡时间作出较为准确的推断,“根据尸检情况,死亡时间应当在距尸检时(3月22日约19时)15小时左右”。

  在随后的专家证人王慧君出庭时,对胡志强提出的死亡时间表示认可。

  根据另一涉案人赵睿的供述,他在3月22日凌晨三点左右到大榕树下等薛某伟,等了差不多一小时薛某伟才过来(这时应该是凌晨四点左右),之后两人一起去赖虹的出租屋,赵睿进入出租屋实施犯罪时间大约半小时(这时大约是四点半左右),然后赵睿出来薛某伟进入出租屋,赵睿等了薛某伟好长一段时间薛某伟才出来,期间赵睿还在山上的树林大便(这个时候至少也应该是凌晨五点)。但是对比治安监控视频:薛某伟是在3月22日凌晨1点20分到达赖虹出租屋附近;3点39分搭摩托车离开赖虹的出租屋,3点40分左右到达同事约定吃饭地点;4点03分与同事一起离开吃饭地点(上述时间也与其几位同事的陈述吻合)。由此可见,赵睿供述的所谓薛某伟作案的时间根本与现场录像不符。

  案发现场其他人的DNA

  广州市增城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2]60号法医物证鉴定对于42份检材成功提取到DNA基因分型,其中在第6、7点分析意见中认定:赖虹左乳房、颈部、颈部封口胶、绑脚绳、皮带、绑手绳、杯子把手的擦拭子上检出3人或3人以上的混合基因型;外阴的擦拭子上检出人精斑及3人或3人以上的混合型基因型。

  还有,关于勘验检查笔录[2012]76号、法医尸体检验鉴定书[2012]5034号等文件。辩方认为,这些都证明了有多人接触过赖虹,进入过赖虹的出租屋,薛某伟并非唯一的人,而且这一本案认定犯罪事实的最关键证据,目前并未得到侦查机关的查明。

  胡志强认为,薛某伟与死者赖虹是长期同居的情人关系,在死者尸体上、捆绑物上提取到薛某伟的DNA物质,不能证明“是产生于作案过程中”。

  刘超则认为,捆绑赖虹的绳子上除了赖虹本人的DNA外,薛某伟的DNA成分所占比例比较高,信息完整,不支持其来源于日常生活用品污染。

  案发现场李展的DNA

  在公安机关调查时,赵睿供述,捆绑赖虹用的绳子是自己和李展为了绑别人时一起买的。而李展也表明,买绳子是为了绑别人,但没有绑成功,后来,“我们买回来的绳子放在赵睿开的那台车的后尾箱里的,之后我们也没留意绳子去了哪里。” 增城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4]32号法医物证鉴定是针对李展的口腔拭子检验。这份鉴定仅对比了第39号检材绑手绳的混合基因型,并未对其它至少13份检材进行对比认定。

  对于绳子的颜色,李展表示,“我记不住了,反正是花绳,两种颜色以上的小绳编织成的”。而现场勘检验查笔录[2012]76号明确写明,尸体的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腕都是由红色绳子绑着。

  胡志强在庭上对此陈述质证意见时,公诉方却表示将增城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4]32号法医物证鉴定撤回了,连说了两遍。

  本次开庭,庭审了2小时30分左右,当庭并未宣判。(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