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长堎“无解强拆”致一家20老少流离失所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南昌长堎“无解强拆”致一家20老少流离失所

        “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的相关负责人,在乌沙河整治和周边旧城改造中,违法强拆民房、侵害百姓利益!”新建区实验农场肖家村村民肖存山激动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他们没有履行法定程序,也没有与我肖家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就把我肖家20多口人安身立命的小楼变成了废墟!我70岁的老娘和大哥、大嫂、二哥、二嫂等人阻止他们的违法行为都遭惨遭毒打!在肖家村,遭到违法强拆的还有6家。我们报案,警察却说这是政府行为他们管不了!”
 
        变成废墟的“肖家小楼”与集体被打的肖家人  

       1月17日16时许,汽车在新建区实验农场肖家村停了下来。

       刚站到街上,湿冷的寒风就让人直打寒颤。裹紧棉大衣,记者朝一个小门走去,十几米远的围墙上,写着“以人为本,追求和谐发展”几个大字。
 
        叫开这个小门,记者看到老老少少十几口人正在不远处默默地围火取暖。

\
(1月17日窝棚被拆之后,李家英和家人失去了栖身之所)
 
        肖存山告诉记者,这些人都是他的家人,脖子上挂着绷带的老者是他的老母亲李家英。他们原来都住在肖家小楼,今天上午10点多,小楼遭到第二次违法强拆,被彻底毁掉了。老母亲带领大家搭建了窝棚暂时栖身,但窝棚也被拆了。
 
\
(房子被强拆后,李家英和儿媳戴贞玲等人搭建了窝棚栖身,但窝棚在 1月17日也被拆了)
 
        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李家英老人领着记者,朝一大堆残砖断瓦走去。

       记者身边的肖存山边走边手指照片说,肖家小楼面积为900多平米共5层楼,母亲、大哥肖存忠、二哥肖存华等5个小家庭共20多人都居住在此。

\
(1月17日,李家英向记者讲述房屋被强拆以及本人遭殴打的经过)
 
        回忆楼房被强拆的情景时,操当地方言的李家英情绪越来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记者只好转请肖存山来替母亲详细说明情况。
 
        “1月10日下午1点多和1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长堎镇党委副书记陶学亮、纪检委书记钟玖根、副镇长陶小峰等,两次带领数百人对我家进行了强拆。这两次他们都没有履行任何法定程序。”肖存山手指李家英身后的废墟对记者说:“第一次强拆,他们把我家的楼拆成了还剩半边的危楼。因为无处栖身,所以我的家人只好冒险住在里面度日。他们一看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又进行了第二次强拆,于是把我家的楼变成了这样一堆残砖断瓦!”

\
(李家英家的房子在2017年1月10日第一次被强拆后的状况)
 
        “我肖家小楼是合法建筑,但我们面对长堎镇政府领导的违法强拆时,却无力阻挡!”肖存华手指《宅基地使用证》对记者说:“我老娘、我大哥等人都被打伤了!”

\
(李家英的儿子肖存华向记者出示自家的《宅基地使用证》)
 
        “当时,我没有在现场。因为之前我已被突然闯入我家的长堎镇派出所警察刘勤等人,以有人举报我贩毒、吸毒的名义将我强行带到长堎镇派出所关押在地下室里。”肖存山称:“我一到派出所就不断催促刘勤他们对我验尿取证,他们总是说不急。我被关押三、四个小时后才被刘勤放了出来。”

       “我到家一看,就懵了!”肖存山称:“我家的房子已被毁了,我的家人都在大哭,连我70岁的老娘也满身是泥,躺在冰冷的地上大哭。我急忙问我二哥这是怎么了。我二哥说是长堎镇的党委副书记陶学亮、纪检书记钟玖根、副镇长陶学峰等带领二、三百人和挖掘机,把我家强拆了,还把我老娘、我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和我儿子打伤!”
 
        “我们是失地农民,活命的口粮田早被政府征用了,这房子是我们最后的依靠!”肖存华称:“我和老娘、妻子等人,奋力阻止他们的非法强拆,竟然遭到了他们的毒打!我被六、七个人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我大嫂、我妻子也被十几个人按在地上踩着头毒打;我儿子和我年幼的侄儿也被殴打;他们竟然还对我70岁的老娘下手,五、六个人把她按在地上毒打!我老娘的右手都被打骨折了!”

       肖存华话音刚落,肖存忠和肖存山的儿子即撸起裤腿,向记者展示块块伤痕。

\
(李家英的儿孙向记者讲述被殴打的经过)

       肖存华的妻子戴贞玲也让记者看了她的伤痕,并说:“这次,他们终于下了狠手。其实早在2014年3月,他们就开始采用停水、断电、绝路等手段,逼迫我们搬家了!”

       “这些手段没有奏效,他们就使用了更卑劣的手段:在3月份整整一个月里,组织一批工作人员从12点到14点,聚集在我家楼下,播放高分贝音乐,跳小苹果舞!”肖存华气愤地说。
 
        “在肖家村被违法强拆的,还有肖正新、涂怀美等6家。”肖存华称:“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办,再加上你没有背景,他们就违法强拆!”

       “他们不发布拆迁公告,就拆迁,我们不服、不满,但没有用!他们没有与我家签订补偿协议,就在我家没人在家时,把我家强拆了!”肖正新在记者电话核实时说:“我和妻子去找镇领导夏云峰,他找来警察,把我们拖走了!”
 
       “他们在我家楼下跳舞扰民,我们报案,警察不管;他们违法强拆我家,我们报案,警察说这属于政府行为,他们管不了!”肖存山称:“难道镇领导就可以不受法律制约吗?”
     
        “肖家小楼不在整治范围,旧城改造的范围至今是个谜”

       “长堎镇政府以乌沙河整治和周边旧城改造为由进行的拆迁已经搞了三四年,肖家村、长堎村、礼步村、前进村已经被拆平,但因为他们不依法履行法定的程序发布公告,到现在整治和改造的范围,对很多村民来说还是个谜!”肖存山称:“很多村民完全被蒙在鼓里!”
 
        “我之所以知道我肖家小楼不在整治范围之内,是因为在2015年,我和《江西商报》的高记者一起到新建县(当时未撤县建区)规划局,工作人员被逼无奈才告诉我们乌沙河的整治范围。”肖存山称:“工作人员说,乌沙河整治的范围是以河中心线为基准的河南、河北共119米的范围,即南北各59.5米的区域。”

       “我家距离河中心线至少有130多米,距离拆迁边缘线有70多米远,当然就不该被拆迁!”肖存山称:“当时高记者还写了稿件。” 

       记者百度得知,高记者所撰写的文章题为《停水停电被封路——拒“拆”的代价?》

       文中有这样的内容:“在新建县规划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乌沙河整治工程的范围是以河中心线为中心,南北跨度共计119米”,“规划局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拿出了规划图,告诉了整治的范围”。

       记者通过电话向高记者核实稿件内容,高记者说:“我写的文章内容都属实。”
 
        “乌沙河周边的改造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同样是谜一样的工程!”肖存山称:“2013年3月的一个夜晚,时任长堎镇党委书记的夏云峰突然来到我肖家村,村支部书记肖必逾立即召集村民开会说我们整个村庄要拆迁!”

       “他们没有宣读拆迁文件、公告,也没有告诉我们补偿标准,只通知我们肖家村纳入了旧城改造范围。”肖存山称:“我们肖家村早已经把水泥路修到了各家各户门口,还配了路灯,每家每户都用上了自来水,可以这样说,全村130多户家家都是小康之家!我家的楼房基本上是2000年以后建的新房,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舒服,他们不履行法定程序,不谈补偿、安置,凭什么说拆迁就拆迁?”

       “尽管我们老百姓一片质疑和不满,但起不到什么作用!”肖存华称。与肖存华有同感的肖正新也表示:“我们不服,不满,但没用!”

       “第二天他们就开始不由分说地丈量老百姓的房子。”肖存华称:“当时,拆迁办都没有成立,房子拆完80%后他们才成立了拆迁办。”

       “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改造工程是否经过依法批准,也不知道整治和改造拆迁的面积究竟应该是多少,有人说应该是130多万平米。”肖存山称:“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就不明白了,长堎镇政府已经以整治和改造的名义将肖家村、长堎村、礼步村、前进村拆平,拆迁面积超过了300多万平米,这是为什么?乌沙河整治和周边改造,本身是民生工程,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为什么秘而不宣呢?” 

       “实施拆迁时,我们要求公开肖家村130户房屋拆迁面积和拆迁补偿费,但他们回复说这不能公开!”肖存山称:“这些内容,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为什么不能公开?”

       “我家20多口人住在900多平米的肖家小楼里,原本日子过得很惬意,但回迁他们只给800平米多一点,这也不符合相关政策啊,何况我的两个侄子即将结婚,都需要房子,给这一点根本不行啊!”肖存山称:“谈不拢,所以没有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需要说明的是,在拆和不拆这个原则问题上,他们还厚此薄彼、标准不一!”说罢,肖存山拉着记者来到了与他家相距几百米远、门牌号为解放路5号的一栋楼边说:“你看这栋楼,它几乎就建在了河里,距离河中心线只有四五十米远,为什么至今不拆呢?”
   
       “为什么大规模民房被拆?目的之一就在于好卖楼房。”肖存山说:“但他们伤害的是我们老百姓的利益!肖家村原本是小康村,拆迁后,很多人家苦不堪言!” 

       “据我们了解,长堎镇拿出了360多亩基本农田,给XX集团搞房地产开发,XX集团斥资30多亿元建了130多万平米的回迁房安置回迁户。”肖存山称。
    
        长堎镇派出所教导员:这个要问政府
 
         “肖家人反映的相关情况是否属实?是否立案?如果立案,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如果没立案,为什么?”带着诸多疑问的记者,于1月18日来到了长堎镇派出所,并找到了陶教导员。

       记者告诉陶教导员,据肖存山说,他上午来找民警询问立案情况时得到的答复是:这是政府行为,警察没办法。

       记者问陶教导员是否立案。 

       陶教导员回答:这个要问政府。

       记者追问:是否立案?

       陶教导员说:这哪里是案子?

       记者继续追问:这是否涉嫌恶意损毁公司财物罪?

       陶教导员说:这情况我不清楚。

       记者请他向清楚这个情况的人了解一下,再予以回答。

       陶教导员告诉记者,要带着介绍信去找公安局政治处。
 
        长堎镇领导:强拆很正常;伤到了就治!

         就肖存山一家对长堎镇政府领导率众“违法强拆”的投诉,记者于1月18日来到了长堎镇政府,以期找到相关领导进行核实。
 
        党政办盛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记者请她联系领导在次日下班前予以回复。但直到半个月后截稿,记者也未收到任何回复。

       早在去长堎镇政府联系采访之前,当事人肖存山就向记者提供了与该镇纪检委书记钟玖根和副镇长陶小峰关于强拆的对话录音资料。

       透过该录音资料,我们或许可以了解这两位官员对待被拆迁户的态度。

        该录音资料显示,当肖存山问钟玖根为什么对他家进行强拆时,钟回答,强拆很正常啊!

       当肖存山问钟玖根他们强拆是否犯法时,钟玖根回答,强拆的多了!

       当肖存山对陶小峰说“你带队强拆,还把我娘都伤到了”时,陶小峰说,伤到了就治!
 
        律师说法:长堎镇涉事官员的强拆行为涉嫌违法
 
        北京博恒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贺京华就长堎镇领导强拆一事,发表了律师意见: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涉事官员的强拆行为已涉嫌违法。

       早在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要求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订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该“通知”规定,因工作不力引发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另外,各地不能强行实施征地,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按照十七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会部署,切实加强对征地拆迁政策规定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坚决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促进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通知还要求,切实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力度,重点查处采取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行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贺京华认为,在此次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有关官员对肖存山等居民住所的非法强拆的行为,完全与党和国家的政策及法律法规背道而驰,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破坏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关系我们党执政兴国、关系人民幸福安康、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战略问题。十八大以来,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多次就为什么要依法治国、要走什么样的法治之路以及怎样建设法治中国等重大问题做了系统阐述。为此,对于肖存山等人所反映的问题,以及南昌市新建区乌沙河整治及其周边旧城改造工程的最新进展情况,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