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子岭怪事 精准扶贫款去向成谜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羊子岭怪事 精准扶贫款去向成谜

  本刊记者/铁铮 刘光吉 新闻观察员/朱香曲

  2016年11月中旬,来自湖北省利川市都亭街道办事处优秀共产党员、利川市巾帼致富能手张承平的一封实名举报信和羊子岭村村民的一封联名投诉信发往媒体,反映该村村委主任赵念华和相关部门严重违反“精准扶贫”原则,在脱贫致富路上出现很多令村民质疑的怪事。特别是在该村“精准扶贫”动员会上,赵念华曾向24户贫困户及都亭街道办事处领导说出这样的话:“为保障你们贫困户的利益,将从你们每户贷出的扶贫款中拿出100万元放高利来保证你们的利益,剩余的100多万元将用于搞红星大院的民宿旅游。”对此,本刊记者实地调查采访。

\
被挖毁的利万高速征收地——彭家坡山林

  村主任语出“将精准扶贫款放高利”

  2016年11月16日,在都亭街道办事处相关领导的陪同下,记者来到羊子岭村村委办公室见到了村主任赵念华,向其了解“精准扶贫”在该村的落实情况。

  据赵念华介绍,羊子岭村原来有24户贫困户,其中有11户不愿意入股民宿旅游项目,欲贷款自行发展。后来,该村只贷了13户,每户10万元精准扶贫款,共130万元。之后,相关贫困户将贷下来的钱入股利川市群益旅游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合作社对他们给予第一年5000元保底钱,作为脱贫致富收入;自第二年起可参与分红;三年过后,由合作社组织资金偿还银行贷款。

  记者:你如何看待“将精准扶贫款中的100万元拿去放高利”的举报?

  赵念华:130万元精准扶贫款没有拿去放高利,其中有80万元用于建设民宿旅游项目红星大院,50万元用于玫瑰园建设。

  记者要求赵念华出示130万元开支账目表时,他向记者提供了现场电脑打印的两张130万元开支单,其中红星大院包括6名股东的54万元投资款在内共有180万元。

  赵念华:用100万元去交通物流园放高利,这个话(我)确实说了,是当着四五个村委说的。

  记者:你们村委会委员团结吗?

  赵念华:团结。

  记者:既然团结,为何还有人对你的话进行录音?

  赵念华:……

  记者:这130万元精准扶贫款的开支建没建账、有没有正规的开支发票?

  赵念华:为了给这些贫困户减少开支,没有开具发票。因为开发票是要上税的,不开发票可漏点儿税。如果要我开(发票),我可以在几天之内全部开出来,但势必影响贫困户的收入。

  现场村民的录音版本

  针对100万元精准扶贫款是否被放高利,记者找到了在前述动员会上进行原始录音的、不愿透露具体姓名的贫困户。

  据这位贫困户表示,当时赵念华在动员会上向被都亭街道办事处选中的、符合条件的24户贫困户宣讲:“我悄悄地给你们透露个秘密,你们每户贷10万元,现在可贷出200多万元。我们村两委集体商量,拿100万元在交通物流园放高利,利息有二三分。你们入股我们的合作社,我不会让你们亏损的。即使亏了,我用我的房屋和车做抵押。”当时,参加该动员会的人有都亭街道办事处多名工作人员和羊子岭村24户贫困户。随后,在召开第二次动员会时,有几家贫困户表示,扶贫款贷下来后,自己去脱贫致富。对此,赵念华突然大发雷霆,当场撕毁了早已准备好的入社合同,其中包括卧病在床20多年的贫困户吴和蓉女士的合同。

  利川市农村商业银行承认违规放贷

  2016年11月16日,针对此次精准扶贫款中是否存在违规放贷问题,湖北省利川市农村商业银行负责分管信贷工作的陈国礼和该行办公室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羊子岭村的“精准扶贫”放贷是怎么一种情况?

  陈国礼:羊子岭村放贷是在都亭街道办事处和羊子岭村多次申请下,由原都亭街道办事处向益猛书记、扶贫办古培刚主任和该村村委会主任赵念华等人担保的。其目的是街道办事处未完成“精准扶贫”任务而放贷的(因为街道办事处在2015年工作考核中未完成任务而被扣了4分)。所以,这次才决定放给这13户共130万元。

\
130万“精准扶贫“贷款的开支白条

  记者:“精准扶贫”是否有年龄限制?

  陈国礼:按照银行部门规定的男性60岁,女性55岁。但为了完成任务,银行放宽了年龄限制,即男性65岁,女性60岁。

  记者:为什么还有65岁至81岁年龄段的人也放了贷,甚至还有一级残疾人士、一级智力残障人士和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也都放了贷?

  陈国礼:……

  记者:湖北省利川市农村商业银行在这次羊子岭村“精准扶贫”工作中,是否存在违规放贷情况?

  陈国礼:银行这次确实存在违规放贷。

  羊子岭村的“奇人怪事”

  羊子岭村十组村民魏修权等人的住房年久失修,加上他人非法开山造成的炮损,现整座楼房摇摇欲坠,已成无法居住的危房。魏修权等人多次向村委会、街道办事处申请将房屋原地改建。村主任赵念华则回复:“不许翻修,要建房就在1公里外的安置小区去建。”记者在现场发现,与魏修权隔路相望的是赵念华的私宅,其屋后还搭建了未办理任何手续的违规700平方米钢架棚。赵念华与魏修权的房屋成了鲜明对比,引起全村村民的不满。


\
村主任赵念华的楼房矗立在公路边上

  2011年6月30日,利川市政府“三违”(违法占地、违法建房、违法开发)通告中已将羊子岭村列为城市规划区域,而2012~2015年却在羊子岭村2组农田上顶风违建26户楼房及大规模的钢架棚。都亭街道办事处纪委和利川市规划局也将这26户楼房定为“三违”建筑。但令诸多村民想不通的是,为何有一些村委会工作人员、国土所工作人员及其直系亲属将这些违法楼盘进行“处理”后,在当地国土所和财政局缴纳了土地储备金、在国土部门办理了“合法”的集体和国有土地使用证,并在相关部门办理了水、电、气手续。

  为核实上述问题,2016年11月16日,记者来到都亭国土资源所,该所所长赵华接受了采访,但未提供相关资料,并约记者于11月23日再次采访。11月23日,记者前来查看资料时,赵华以“查看资料和提取材料必须要向国土局上级领导汇报或者宣传部部长开条方可查看和提取资料”为由,拒绝了记者查看资料的要求。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这批“三违”房屋的户主大多数是采用冒名顶替的形式掩盖了真正的建房者。赵念华在采访中也承认,他的直系亲属办理了集体土地使用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

  此外,据中共都亭街道办事处纪委发的《关于给予赵念华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显示,2013年4月,赵念华以自己的名义为其弟的违规建筑安装水、电、气;同年4月至7月,在羊子岭村安置小区地基平整、道路建设过程中,收取建筑商刘某某工程“协调费”2万元,未入村财务账,随后村委干部集体私分,赵念华本人分得4000元。2015年7月,赵念华对该村财务监管不严,致使承建方以非建筑安装业发票和伪造部分附件进行报账等。

  2016年7月26日,经都亭街道办事处纪委研究并报处党委决定,给予赵念华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撤销其羊子岭村支部书记及委员职务。40天后,赵念华又蹊跷地经过23名村民代表当面投票,最后以22票赞同、1票反对的结果恢复了羊子岭村村委会主任一职。

  开山毁林办石场用“市政施工”做“挡墙”

  11月17日,记者到羊子岭村青林岩石场采访。据村民介绍,该石场是由村主任赵念华与开发商刘照国等人于2013年一起开发的,补偿款是由村委会原支书叶红和赵念华亲自发放给他们的。村民肖恩权反映,有部分山林是先强挖、后随便估算面积进行的补偿。

\
非法开办的采石场却挂牌”市政施工“做挡墙

  对村民反映的情况,赵念华解释道:“是刘照国为了解决因利万高速和南环路拆迁的住户在安置小区建房和小区道路平整问题,就地取材临时开采石料的。石场与我无关。”

  据村委会委员张承平提供的一份青林岩山林征地补偿表显示,当地曾以“羊子岭村”名义征地13.2642亩,是赵念华亲笔预算的补偿表。此石场在居民住宅区域内开采3年,污染重、噪音大,到2016年5月才停止开采。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2014年,羊子岭村是利川市张涛市长的工作联系村。在此期间,居民住宅区出现了非法开山毁林的石场,施工现场曾张贴和竖立了有利川市现代矿石场(双井村)、利川市管理执行局、市政施工等字样的温馨提示和告示牌,执法部门为何不加以制止?让人无法理解。之后,据街道办事处纪委回复,这片山林属刘照国非法开采。

  据村民反映,羊子岭村村委会部分干部在彭家坡开采山林两年多,甚至将被利万高速已征用的数亩山林挖毁。记者到事发地拍摄时发现,整个山林已成了一片平坦的大坝。

  村委会主任是否暴力治村?

  2016年11月23日,记者再次到羊子岭村调查采访,众多村民对记者讲,对于赵念华当村委会主任,村民有很多质疑。如2015年9月25日,在羊子岭村村两委会议上,村委员张承平提出村务公开要求,赵念华与其发生口角和抓扯,后张承平住院治疗16天,当时都亭派出所民警到现场出警。一个月后,派出所处罚赵念华500元。3个月后,经都亭司法所调解,赵念华向张承平赔偿了医药费1.6万元。另据中共都亭街道办事处纪委的一份文件记载,赵念华确因此事受到公安机关处罚。

  2015年2月14日,赵念华的一位亲戚与凉雾乡旗杆村1组村民王贤朵的父亲发生纠纷。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当时,赵念华带着十多人,手持砍刀,到事发现场对王家进行言语威胁,并将王贤朵和他的父亲打伤,导致父子二人住进医院。事发时,凉雾派出所出警到现场。事后双方经调解,赵念华又向王家赔付1.5万元医药费了结此事。

  2016年8月31日晚上,赵念华给本村4组村民殷艳清打来电话称,为了替其争取修路指标,正在请办事处领导吃饭,要殷艳清去饭店结账。被殷艳清严词拒绝后,赵念华随口说:“马上要喊人到你家来整你。”后赵念华指派村委委员殷青勇带了几车人赶到殷艳清家。殷艳清立即报警。由于警察先到了现场,才避免了一场殴打事件发生。

  2016年11月24日,殷艳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前一天晚上,赵念华还委托他人找殷艳清私了该事,并叫他不要对媒体讲。

  此外,羊子岭村的“怪事”还有都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羊子岭村代理村支书邝雪华对村民妄议“精准扶贫”政策,亵渎了党和政府对贫困户的恩情。但此事至今没有得到查处。

  羊子岭村的“精准扶贫”究竟扶持了谁、富了谁?对这些“怪事”,本刊将持续关注。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7年1月上半月期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