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嘲讽吴永宁的看官们,请给死亡一些敬畏 - 对话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对话 >

那些嘲讽吴永宁的看官们,请给死亡一些敬畏

原标题:那些嘲讽吴永宁的看官们,请给死亡一些敬畏
       之前,并没有关注过这一领域,也很遗憾,以这种方式认识了这位年轻人。

自2017年7月28日至11月8日,他在微博上共发布140条视频,内容全部都是他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于楼顶边缘、桥梁顶端等尝试极端危险的动作,包括倒立、单手悬挂、身体悬空引体向上等。

 

 

说实话,每一段都看得我都胆战心惊,隔着荧幕都可以让我双脚发软。游走在刀尖的表演在11月8号戛然而止。

他的朋友说,他在做挑战动作前就有些身体不适体力不支,曾经朋友多次劝说别再做了,只是并没有阻止悲剧。

一场悲剧之后,与悲剧同样让人寒心的还有各种冷冰冰的评论。在许多社交平台、朋友圈里,充斥着很多戏谑嘲讽的声音。

这些不怀好意的键盘侠和那些跟风的“吃瓜群众”的恶意揣测,着实让我气愤,引用网络上的一句话评论这些人:生前骂他是救他,死后骂他真缺德!

每个给他打赏的人,都参与了死亡众筹

让我背脊一凉的是评论区的赞赏远多于告诫,甚至有人称之为“英雄”。

似乎整个悲剧再次印证了一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翻阅吴永宁的阅历发现,他以前在横店做武行群演,17年2月份开始拍一些演戏、搞笑视频发布在某直播平台上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

后来逐渐发那些极限挑战视频,才引起许多人围观评论,源源不断的打赏也纷至沓来。

在某直播平台上,吴咏宁有100万粉丝,发布了300个视频,进行了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按每10个活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有5.5万元。

 

 

正是有这种鼓励,才让吴永宁一次次地挑衅死神,重赏之下的勇夫也失去了理智,用性命押注,去换那些看来也并不丰厚的重赏。而那些摇旗呐喊的人,每一个666,何尝不是参与了一场死亡众筹。

网曝吴永宁生前最后的这次爬楼,也是商家炒作活动,火了可拿10万元报酬。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明白在一个流量为王的年代,那样的一两分钟冒着生命危险拍出来的视频,就可以获利十万对家境贫寒的吴永宁来说意味着什么,想要抵御这样的快钱的诱惑,的确太难了。

在外漂泊数年,吴永宁终于有能力给妈妈置办衣服、鞋子、换一部手机。

 

 

或者像他的前队友说的那样,去医治她母亲的疾病。

 

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在11月10号返回武汉,拿着8万块彩礼钱,和女朋友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

可惜……

我一直再假设,如果没有这些名和利,吴永宁就不用无原则地取悦嗜血的看客,命也丢不了。

可惜……他的生命中再也没有假设。

事外之人更需懂得珍惜

先前,北京青年报曾公布了他坠楼前的视频,于楼顶上奋力挣扎,想要翻过边缘,生和死都那么近在咫尺,只是一切没有如果。这段视频看着让人揪心,在哥看来,它的传播无疑是对家属的再次伤害。吴永宁的女友说,视频虽然给记者看了,但是并不想传播出去。由此也引起了一场风波。

此后北京青年报深一度向家属进行了道歉,并撤销了视频,但是网上的复制版本仍在传播, 先前我也点击了,此时也觉着对家属怀着歉意。

此外还有一些媒体的舆论导向似乎也出了问题,一边哀吴永宁失去生命的不幸,一边怒其藐视安全的不争。

我在这想呼吁一下,请不要攻击他了,我不相信他会有故意危害公共安全的念头,他可能都没有考虑到自己会危害到他人。

吴永宁曾在一篇自述中写到:时间长了,成就感是我从来没体会过的,胆子越来越大之后,我会做一些看起来‘作死’的动作,但其实心里都有数,遇到危险会主动放弃。

也正是这过度的自信,无知的无畏,把他推向了绝路。

事已至此,赚钱养家也好,寻求刺激也罢。吴永宁的过世成了谈资,关注成了表态,每个人都有意或无意地沦为喧嚣的一环。甚至我也害怕自己自以为站在正义之巅,却沦为罪恶的一环。

不过,我也清楚地知道吴永宁的死很快会宛如陷入流沙很快就会被其他千千万万的大事小事淹没。只好寄希望以后各种自媒体视频平台可以监管这方面,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死亡,从来就不是欢乐的;而我们,对于死亡,只会是新手。让我们对死亡留一些敬畏,也比发生不可挽回的意外来得好。

最后想借用韩寒的一句话来结束这个悲切的话题:有时候,“虚惊一场”这四个字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成语,比起什么兴高采烈,五彩缤纷,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你可懂什么叫失去。这些时间来,更觉如此。愿悲伤恐惧能够过去,事外之人更懂珍惜。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