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槐泗:一封举报信挖出一窝贪官 - 对话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对话 >

江苏槐泗:一封举报信挖出一窝贪官

\

文/张毅

  《法律与生活》沈浩是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槐泗镇新鸣村村民。在本村万顷良田搬迁安置过程中,他虽符合相关条件,但却未领到足额的补偿款。2014年3月,他向邗江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投递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举报本村村委会领导在万顷良田搬迁安置过程中存在倒卖安置指标、分配不公、骗取补偿资金等违法行为。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封举报信竟掀开了一个贪污、受贿系列窝案的盖子。

  神秘的小金库露出尾巴

  接到沈浩的举报信后,邗江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以下简称反贪局)侦查人员立即开始了秘密走访。他们以了解万顷良田搬迁安置补偿款有无发放给上访人沈浩为由,到槐泗镇调取了新鸣村近年来的财务账册。

  经仔细比对,侦查人员发现:在新鸣村发放的土地方整化、万顷良田搬迁安置、淮河入江水道切滩等工程的田亩、树木、房屋补偿、用工费用表中,大量签名的笔迹竟然一模一样。补偿款的发放过程包括制表、签批、证明、下发等多重环节,造假行为很明显。侦查人员还发现,应当发放给农户的300多万元资金并没有严格遵守相关程序发放完毕,但资金又不在账上,这笔钱去了哪里?侦查人员猜测,新鸣村很可能另设了小金库。

  2014年5月15日,新鸣村村委会总账会计姚东被“请”进了反贪局接受调查。面对侦查人员的追问以及出示的一系列书证,姚东承认新鸣村有小金库并交出小金库收支明细账。

  通过仔细核查,侦查人员震惊地发现,2011年以来,小金库有多笔收入入账,最高的一笔收入为90多万元,是淮河入江水道切滩工程所涉及的农户种植、养殖面积补偿款。根据支出记录,新鸣村村委会相关人员频频动用小金库内的钱。其中,新鸣村现任村长、村支书窦永兴从小金库中陆续拿了63万余元,有重大经济犯罪嫌疑。

  工程补偿款成了“唐僧肉”

  2014年5月16日,反贪局传唤了窦永兴。在侦查人员一系列证据面前,窦永兴乱了阵脚。他交代,2012年3月,他开始主持新鸣村的全面经济工作,使新鸣村出现了多年未见的繁荣景象。他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却还拿着那点儿死工资,有些失落。所以,他就把目光投向了国家工程项目补偿款。他指使时任村长曹漕、治安主任王锐、会计姚东等人采用虚报补偿户、虚报种养殖面积、虚增用工量等方法,套取了补偿费、用工费等,合计100余万元,全部打入村里的小金库。他前后合计侵吞60多万元。

  根据窦永兴的供述,涉及农户的各项协议、表格的签字以及小金库存折的办理,具体是由曹漕负责的。次日清晨,侦查人员“请”来了曹漕接受调查。据曹漕交代,2013年,在淮河入江水道工程项目进行过程中,新鸣村的村干部们私下召开了一场秘密会议,研究如何虚报补偿费,以增加村里小金库的钱。当时,参与的村组干部还有刘波、向辉、王锐等十多人。曹漕还承认,在土地方整化与万顷良田搬迁安置工程项目中,其采用虚报农户房屋、树木补偿面积、用工工资等方法,在表格与协议上伪造农户签字,将虚报的补偿费、用工费据为己有。

  在曹漕的供述中,多次出现一个绰号为“邪哥”的人。“邪哥”名叫叶平,是新鸣村前任村支书,2012年3月退休后在镇里一家酒店负责日常管理。姚东交代,2011年年底,时任村支书叶平交给他10余万元现金,说是做土地方整化工程多套取的钱。归案后的叶平很快承认了他与曹漕合谋套取专项资金1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邗江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对窦永兴、曹漕、叶平分别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

  副镇长被拖进贪腐窝

  接连对新鸣村村委会的3名村干部立案侦查后,反贪局的侦查人员继续对在手证据层层排查。经查,淮河入江水道工程项目是由槐泗镇水利农机服务站的技术人员与曹漕、王锐一起测量、登记滩涂面积的。窦永兴为方便测量时弄虚作假,虚报些补偿费入村小金库,便私下找镇水利农机站站长王正山“打招呼”,不时地给其表示点儿“心意”,让水利农机站在具体测量工作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窦永兴交代,2013年春节前至2014年春节前,他一共送给王正山人民币25000元和每张面值人民币1000元的超市购物卡5张。

  王正山因窦永兴案发而害怕,分别于6月6日和20日主动向槐泗镇人民政府退出赃款人民币10000元和48000元。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侦查人员认真核对了新鸣村近年来所做工程项目的大量账目、合同、表格等,发现各项补偿款的确认是先由叶平或窦永兴签批。之后,他们便到镇里找分管副镇长杨峰签字,再由姚东拿着签好的单据报账、领取现金。

  6月17日,侦查人员展开收网行动,成功“网”住了槐泗镇窝案的“大蚂蚁”——时任槐泗镇常务副镇长杨峰。反贪局局长亲自参与问话,对杨峰进行教育劝说,同时出示前期搜集到的证据。最终,杨峰交代了受贿人民币349000元和价值10000元的加油卡、购物卡的犯罪事实。

  杨峰称,窦永兴被检察院带走后,他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终日担惊受怕。

  5月17日,杨峰主动退出受贿款人民币13000元;6月3日,又退出受贿款人民币14000元。当杨峰找到槐泗镇城管中队原中队长秦兵欲退还自己受贿的钱财时,秦兵拍着胸脯保证不管发生任何事,绝对不会背叛杨峰,双方因此订立了攻守同盟。秦兵做梦也没有想到,最先撕破“同盟协议”的居然是杨峰本人,杨峰到案后主动、如实地交代了自己接受秦兵贿赂的事实。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秦兵也曾做过新鸣村村支书,是叶平的前任。这样,一个村的先后三任村支书均因行贿或者贪污、受贿锒铛入狱。

  查办至此,槐泗镇贪污、受贿系列窝案告一段落。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成功立案6件6人,总案值高达100余万元。最终,经法院审理后判决,窦永兴犯贪污罪和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杨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曹漕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叶平犯贪污罪和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王正山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秦兵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文中涉案村庄、人物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1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