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无批评报道”是谁的尴尬 - 对话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对话 >

“4个月无批评报道”是谁的尴尬

  

文/潘洪其

  《法律与生活》四川省纪委召开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媒体恳谈会,新任四川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雁飞对与会媒体记者表示,主旋律不是只大唱赞歌,批评报道有利于我们改进,同样是主旋律。王雁飞说,他到四川任职4个月了,批评报道一篇也没见到。他希望媒体真正树立一个理念,“坐南朝北,站在政府立场考察民意;坐北朝南,站在百姓立场监督政府”。

  四川是一个人口大省,也是一个“媒体大省”。王雁飞书记和他的团队观察所及的媒体,少说也应该有三四十家之多。然而,在4个月的时间里,这三四十家媒体竟然没有刊发一篇批评性报道,或者说没有搞过一次像样的舆论监督。也许王雁飞书记对“批评报道”的定义比较严格,一般无关痛痒或隔靴搔痒的报道在他看来算不上批评。但即便如此,一省之内的媒体,连续4个月没有刊发一篇批评性报道,无论如何也是不正常的。

  究其原因,首先,正如王雁飞书记所言,这说明媒体的思想还不够开放,束缚手脚的条条框框比较多。突出表现为,一些媒体不能正确认识批评性报道的价值,简单、机械地认为舆论监督就是“给上面添乱”、“和权力机关过不去”。因此,有意无意地远离了批评性报道,而且还想当然地认为只有大唱赞歌才是主旋律,报喜不报忧才是新闻媒体的本分。为走出这种思想认识上的误区,媒体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树立明确的主体意识、责任意识,把批评性报道纳入完整的新闻报道范畴,把舆论监督打造成媒体职能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一些媒体远离批评性报道也不排除是媒体理性权衡利弊的结果。一些媒体刊发批评性报道后引起不良反应,甚至吃了不小的苦头。因此,媒体视批评性报道为畏途,轻易不敢搞像样的舆论监督,尤其不敢把舆论监督的矛头指向权力机关。针对这种情况,一方面,新闻媒体要深刻反思,正确对待舆论监督面临的压力和阻力,不能稍有困难就放弃职责;另一方面,也要为媒体从事批评性报道和舆论监督创造宽容、宽松的社会政治环境,提供公平、公正的法治保障。就像王雁飞书记所说的那样,媒体“针对我们的队伍,搞一些批评报道,没有问题”。

  4个月没见到一篇批评报道,这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在现实生活中却远非天方夜谭,这样的尴尬不是四川省媒体所独有。因此,反思不能仅限于此,而应提升到更广的范围和更高的层面。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健全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防控廉政风险、防止利益冲突、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方面法律法规,健全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机制。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加强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制度建设,努力形成科学有效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增强监督合力和实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阳光用权”,要求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来监督权力,让权力在人民的眼皮底下运行,干部应该逐步习惯于在聚光灯下工作。

  毫无疑问,在加强党的建设、推进政府改革、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中,舆论监督的重要价值和功能没有也不会弱化,媒体“站在政府立场考察民意,站在百姓立场监督政府”的重要职责没有也不会取消。

  王雁飞对媒体提出的希望和要求,正是对媒体舆论监督职责的殷切呼唤和期待,值得所有媒体和媒体人谨记、深思。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0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