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教乱象威胁消费者的健身安全 - 新闻调查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调查 >

私教乱象威胁消费者的健身安全

  

文/李海霞

  事件回放

  《法律与生活》近年来,“平板支撑、马甲线、A4腰”相继占领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榜时,引领全民健身热潮。办一张健身卡,请一名私人健身教练,正在成为一种时尚。一节私人教练课程的价格为每小时300~500元。为了拥有完美身材,人们不惜花费重金请私人健身教练。然而,“花钱到位,服务不到位”的私人教练课程屡受质疑。更可怕的是,因私人教练指导不当导致的因伤致残事件频频发生。2015年9月,南京女孩君君因请私人教练健身,损伤了膝盖半月板,医生说她这辈子都不能爬山了。更有甚者,2014年7月,17岁的沈阳女孩张婉婷在某知名连锁健身房的减肥训练营中猝死。据媒体报道,张婉婷经历了高负荷的训练并被严格控制饮食,事发时教练也无相关资质和急救常识,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我国对私人健身教练的准入,是由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在规模较大的健身房,《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往往被当作最低门槛,在行业内的认可度较高。但实际上,《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考试难度低、通过率高,零基础的学员最快7天就可拿证。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健身教练属于水平评价类别,并非持证才能上岗,其仅作为一个评价参考指标。

  由此可见,健身事故频发与健身教练行业监管确实存在盲区有着莫大的关系。为此,我将解读健身中可能存在的法律问题,期望对热衷健身的人们有所启示。

  法律解读

  解读1 消费者应与健身机构签订健身合同

  作为消费者,尽量与健身机构签订《健身服务合同》。在签订合同之前,消费者应对该健身房的环境、健身器械、设备以及商业信誉等方面进行全方位了解。聘请私人健身教练前,最好向私人健身教练曾经教授过的学员了解该教练的教授水平及效果,不能单纯地迷信私人健身教练的身材、奖杯、头衔及宣传。

  对于商家提供的格式合同,注意条款中对一些运动伤害风险较高的项目是否配备有专业教练陪同与指导。

  另外,健身机构应当定期对各类运动器械进行检查和维修,配备的教练也应当具有相关的资质,且应针对不同顾客的体质和需求配备对应的教练进行陪同指导运动,避免造成顾客人身和财产损害事故的发生。

  解读2 健身机构应对消费者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8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由此可见,健身机构作为健身会所的管理者和经营者,应尽到保障健身学员人身安全的义务。这是一种法定义务。

  健身机构及健身教练如未尽到上述义务,未提供安全、正确的健身指导,未在其场所内进行健身风险提示,未标明健身器材正确的使用方法,使学员身体受到伤害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健身教练属于健身机构的工作人员,健身机构对于教练的资质、执教水平负有监管的义务。对学员承担赔付责任的健身机构履行赔付义务后,可以向健身教练进行追偿。

  依据《侵权责任法》第26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的规定,健身学员对受伤的发生存在过错的,可以减轻健身机构的责任。在实际的司法实践中,法院会根据双方过错程度判断承担责任的大小。

  因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的《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并不是法律规定的健身教练的上岗证,通过考试合格取得此证,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中心不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解读3 受伤消费者的维权途径

  健身机构管理者或经营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受伤学员可以要求侵权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受伤学员除了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健身机构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外,还可以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先与经营者协商和解,或者请求消费者协会组织调解,也可向工商主管部门投诉。

  《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如果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受伤学员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等均属于索赔范畴。学员因伤致残的,因增加生活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等,健身机构都应该予以赔偿。如果学员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金以及其他合理费用。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上半月期

  作者简介

  李海霞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自2001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以来,其承办案件数千起,诉讼经验丰富,是国内首批征地拆迁业务律师。

  手机:18911380138

  电话:010-85868008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南岸一号义安门56-3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