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树砸毁房屋谁担责 - 地方动态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动态 >

无主树砸毁房屋谁担责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栽树的老人去世,树倒砸毁邻居房屋,老人的三个儿子却拒不承担责任。法律怎么说?

  

文/区鸿雁

  《法律与生活》“我打这起官司,花了5年多的时间,就是要讨个说法。”2016年4月18日,云南省宣威市浑水塘村的陶鹏指着前几天收到的二审判决说。5年前,陶鹏家屋后的一棵滇杨树被狂风刮断,砸毁了他家的房屋,损失惨重。陶鹏夫妇找到已故树主人的三个儿子,要求他们赔偿损失无果,遂将其告上法庭。

  已故树主人的后人拒担责

  2011年6月14日,狂风乍起,云南省宣威市一个叫浑水塘的小山村风沙弥漫。外出做农活的陶鹏夫妇刚进村,就被大风刮得停下了脚步,赶忙找地方躲避。

  狂风过后,陶鹏夫妇匆忙赶回家,看到自家房屋倒塌,两根滇杨树的大枝桠将瓦屋的檩条、大梁砸断,山墙彻底开裂变形,被砸坏的电视机、洗衣机等家电和物品一片狼藉。“完了,这下该咋办?”妻子当场哭倒在地。

  时至今日,陶鹏仍心有余悸地说:“刮大风时,幸好我们一家人都不在屋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陶鹏家屋后是一块空地,空地的主人张老汉在空地上栽插了一些滇杨树苗。多年后,滇杨树苗长成了大树。这期间,张老汉与老伴儿相继去世。然而,张老汉夫妇去世前,并没有对这些滇杨树进行处理。因此,当陶鹏先后通过电话与张老汉的三个儿子进行沟通时,得到的答复几乎一致,“不要找我,那些滇杨树不是我家的”,“我不享受老人所栽树的继承权,自然就不履行老人遗产(树)导致的赔偿”。

  陶鹏家房屋遭遇的事故是一起财产损害纠纷,当事人都住在同一个村子里。张老汉的三个儿子在父母过世后先后外出打工,平时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

  家里的损失无人赔偿,陶鹏很是气恼。他先后多次找到村委会和司法所,要求其协助解决问题。然而,张老汉的三个儿子却以在外打工无暇回家为由一直回避。因为等待解决,陶鹏家被毁坏的房屋和室内物品一直原封未动。后因日晒雨淋,屋内24包价值2400元的化肥、价值3000多元的玉米也被损坏。

  事发后3年,即2014年1月,经相关部门鉴定,陶鹏家受损的房屋“檩条、椽子大量断裂,山墙变形,都不是未得到妥善管理造成,系屋后滇杨树枝桠被风吹折后击打所致”,需要修复费38688元,包含瓦屋面、楼楞、楼板修复及垃圾清运费。

  “损害国家的、集体的或他人的财产,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陶鹏说。张老汉生前栽插的树枝桠断裂毁坏了邻居的房屋,他去世了,就没有办法解决了吗?经当地相关部门调解无果,陶鹏决定到法院“试一试”。

  事发4年起诉被驳回

  带着满腹怨气,陶鹏将张老汉的三个儿子起诉至法庭,要求判令三兄弟赔偿房屋及财产损失5.8万余元,其中房屋损失3.8万余元。

  2015年3月20日,这起罕见的暴风折树毁屋纠纷在宣威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陶家起诉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再说,陶家屋后的滇杨树不属于我所有。”法庭审理中,张家兄弟对陶家的不幸表示同情之余,分别抛出了同样的理由。他们表示,惹祸的滇杨树属于三兄弟父母生前种植无异。但是,两位老人不论是生前还是去世时,都没有对滇杨树的所有权转移作过处置。

  有些法律常识的张家兄弟说滇杨树被风刮断是天灾,不是人祸,树也是受害者。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不可抗力自然灾害”造成的财产或人身损害,作为相连方不可能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我家和有关部门一直在找你们三兄弟。”对张家兄弟抛出的“时效”之说,陶鹏坚决予以否认。

  宣威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陶鹏房屋受损时间为

  2011年6月14日,如认为权利受到侵害就应当在2013年6月14日之前主张权利。现陶鹏没有证据证实发生了法定事由,导致诉讼时效中断或中止。法庭还根据查明的法律事实,认为造成其房屋受损的林木管理人或所有人已经去世,陶鹏无证据证实被告张家三兄弟是致损林木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证据不足。据此,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陶鹏的诉讼请求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二审认定树主人后人承担责任

  “我一直在主张权利。”一审判决宣判后,陶鹏认为一审认定超过诉讼时效不当。张老汉夫妻是肇事滇杨树的所有人和管理者,张家三兄弟都是法定继承人,自然是赔偿责任人。陶鹏不服一审判决,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承办法官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但张家三兄弟坚持认为:他们不是树主,也未实施过任何侵权行为,陶家的损失完全是不可抗力造成,不同意调解。因双方当事人实在不愿意坐下来协商,法庭调解无果。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闯祸树木作为张老汉夫妻的遗产,虽未明确归属,但被上诉人张家三兄弟是享有继承权的人,依法负有管理的职责和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由于房屋受损发生在2011年,财产损失鉴定时间是2014年,鉴定的房屋损失费用38688元予以确认,其余家具、粮食等财产损失已无法查证,法庭不予支持。关于诉讼时效,损害事故发生后,陶鹏一直通过各种渠道积极联系张家三兄弟要求协商处理,一审认定超过时效错误,二审予以纠正。据此改判张家三兄弟赔偿陶鹏房屋损失及鉴定费42166元,驳回陶鹏的其他诉讼请求。

  释法

  疏于管理 树主有责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建筑物或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

  本案中,张老汉夫妇栽种的树木被风吹折断后,砸到陶家的房屋上,致房屋等财物受损,张老汉夫妇已去世,而树木作为遗产并没有明确归属。作为对树木享有继承权的人,张家三兄弟依法负有管理的职责及义务。因管理不善导致他人财物的损害,受害人可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本案中涉及一个关键词:诉讼时效的中断。诉讼时效的中断,是指在诉讼时效期限内,因发生法定事由,而使已经经过的时效期间统归无效,待中断事由消除后,诉讼时效重新计算。本案中,虽然陶家财物受损的时间为2011年6月,但陶家一直通过各种渠道积极联系被告要求协商处理,故一审法院认为超过诉讼时效错误,应予以纠正。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