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昶屹:坚守在法官岗位的“男神” - 地方动态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动态 >

陈昶屹:坚守在法官岗位的“男神”

  人物档案:陈昶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中关村法庭副庭长,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获得“北京市优秀青年人才”、“审判业务标兵”、“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等荣誉称号。

  

本刊记者/杜智娜

  《法律与生活》2016年3月29日,北京市政法系统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表彰了3位第九届北京市“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陈昶屹位列其中。

  如果没有以下这些数字,人们很难相信35岁的陈昶屹竟积累了如此厚度的工作业绩和学位。自2008年开始独立办案,第二年,他就以全年结案440件的成绩拿下了全庭结案状元。6年间,他办理了各类民商事案件2300余件,其中疑难复杂案件的判决率高达71%。也是在这6年间,他拿下了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学博士学位,又取得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网络法学博士后学位。采访过他的媒体朋友都称这位“80后”博士后法官为“男神”。

  坚守:为了梦想和家国情怀

  尽管在法律世界里法官被喻为“仅次于神的人”,但在现实世界中,法官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近几年,随着司法改革的推进和法官员额制的实施,一些法官离开了审判岗位。也有不少单位向陈昶屹伸出了“橄榄枝”,甚至开出了高于现有工资10倍的薪水。然而,他婉拒了。梦想,是他留在法官岗位的第一个原因。他说:“法律人的终极梦想是什么?是成为一名大法官。这可能是每位法律人的信仰吧。”

  在司法改革的历史节点上,有人迷茫,有人观望;而陈昶屹却很乐观,他说:“第一代人总是在说‘战线’,因为他们要打天下。第二代人总是在说‘工程’,如菜篮子工程,这是打完了天下要搞建设了。当建设完成后,第三代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权利’了。这时,最需要两种人,一种人是学经济管理的,另一种人是学法律的。从长远来看,中产阶级成为主体的时候,最需要法治了。那么,法律人的春天就来了。”

  陈昶屹笑称,他的乐观精神并不是无厘头,而是确有希望的,“房地产降温和‘一带一路’开始发展,说明硬件建设已经趋于饱和了,新的软件时代就要到来了。当然,我的这个乐观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已经看到它拉开大幕了。我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我觉得很幸运”。

  2012年4月12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讲坛上,陈昶屹围绕着网络人格权问题发表了英文演讲,他是该校历史上最年轻的中国法官演讲者。在提问环节,一位美国法官皱着眉头问:“霍姆斯大法官认为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非逻辑,不知十分年轻的中国法官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陈昶屹听出了其中的深意,他回应道:“当我抚摸校园里古老的哥特式建筑时,发现与200多年的美国相比,5000多年的中国依然年轻。诚然,新中国的法治历程刚走过半个多世纪,中国法官对司法理念和经验的传承刚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但我们正在用半个多世纪去追求其他国家用几百年创造的法治繁荣。我相信,当我两鬓斑白的时候,无数年轻的中国法官用毕生的精力所开创的中国法治,一定更宏大、更绚烂!”话音未落,现场许多观众已起身鼓掌。

  “看到希望”,是陈昶屹留在法官岗位的第二个原因。黎明到来之前是黑暗,任何事业都有高潮期和低潮期,一个高潮是伴着一个低潮起来的。他说:“人各有志,我们不能强求所有人都坚守,都留下来。选择法官这种职业就是选择一种担当,选择了担当就要义无反顾。”

  陈昶屹认为自己坚守在法官岗位的第三个原因是家国情怀。每次听到歌曲《当兵的人》里那句“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陈昶屹都特别激动。他说:“中国梦的复兴,确实需要一批真的为梦想而存在的人。我的物质欲望不强,我不需要住豪宅、开豪车。一般的生活所需够用就行了。我身上可能带有中国文人的习气。文人都有家国情怀,我很希望我们的国家强大。国家强大了,我有幸福感、自豪感。”

  陈昶屹还说:“我常常想,为什么我会选择法官这种职业?答案是,在金钱和明白的道理之间,我更愿意选择明白的道理。我觉得有正义感的人、有家国情怀的人,要留在体制之内,留在可以为老百姓做事的地方。因此,我呼吁法律界的学长、学弟、学妹们多到基层去从事法律服务和实践,因为那里最需要你们,中国法治的未来在基层司法。”

  历练:司改和员额制让法官精英化

  在说到一些年轻的法官助理因为员额制而离开时,陈昶屹这样设问:“一个人过早地享福是好事吗?不一定。在你20多岁时,给你一件大案,你能扶得住吗?你没有经历过各种与你斗智斗勇的案件,让你员额制成为法官,你上去了,可能会吃更多的亏,更有可能吃完这些亏你就爬不起来了。所以说,人生是需要历练的,不要只看到马云当首富了,如果把你直接放到马云的位置,可能没几天你就下来了。我常常这样提醒自己,不要好高骛远,不要以为好多东西过早到来是一件好事。员额制代表很强的责任,与之对应的是法官责任制。”

  陈昶屹将法官工作比喻成考古工作:“两者都是通过各种证据来还原历史的,只不过考古考的是更久远的事情,法官考的是前不久发生的事情。我国《证据法》只是写了有8种证据,但这些证据怎么用?每一种证据的表现形式千差万别,你怎么通过法律知识把有效信息提取出来?提取出来的信息对不对?证据背后的东西是需要通过你的逻辑、经验、良知等方面综合判断。这些不是在学校学两天就能学来的。事实查错了,后面的分析再正确也是错误的。大前提为假,即使小前提为真,所有都为假。”

  尽管陈昶屹从2008年就开始独立审案,且审理过千余件疑难复杂案件,但他依然觉得自己经验“太年轻”,仍需要历练。“就好比我们学炒菜,师傅讲调料放若干、少许、适量,你问到底放多少,师傅说到时候多炒两次自然就知道了。要培养一项技能,是需要一段时间历练的”。他认为,书本上的法律关注的重点是利益分配,照本宣科,只做对了一半,另一半必须从实践中学。阅历是需要机遇的,是需要用时间积淀的,还需要内心的磨砺,不是一蹴而就的。

  美国人认为年轻人不应过早地成为法官,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对陈昶屹提出质疑的那位法官是在37岁时成为法官的,他已经是美国历史上非常年轻的法官了。陈昶屹说:“当我们抱怨法官待遇、收获、社会地位的时候,不妨先审视自己是否真正具备法官的能力和素质。如果意识到自己还年轻,还不具有法官应有的经验和涵养,那就应该做年轻人该做的事。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我们即使履行了法官的职责,也不能轻易把自己定位成一名合格的法官。”

  员额制后,很多助理、书记员觉得没有希望,离开了。断档怎么办?陈昶屹提出“铁打的法官,流水的书记员”的观点。他说:“设立专门的职业培训师。培训是职业化的,要职业培训师做职业培训,培训完了要做职业考核,考核上不了岗,要么你走人,要么重新培训。让非核心人员市场化、社会化。我不怕你走,你走了新培训的人立刻可以上岗。”

  陈昶屹认为,法官员额制是用大浪淘沙的方法让一批真正有理想的人留下来,实现法官精英化。“其实,员额制不是固定性、一次性员额,还有空出来的比例,给其他法官和助理留下希望和愿景”。这就是法律上说的预期利益。制度应该保护年轻法官的预期利益,要给他上升的空间。“员额制还需要更完善,如员额的配比可能会存在代际公平的问题,上一级的法院里很多年轻的法官成为员额法官。上面被年轻法官填满了,下面的法官就没有上升的空间和通道了。而当同一年龄段的这批法官都退休后,空位又被一批年轻人补上。这时,中间层的人就觉得不公平了,我等了这么久才上来,你才干了几年就上来了。所以,一定要顾及代际公平的问题。目前,大部分年轻法官是主力,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采访中,陈昶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希望是有的,法官精英化是正确的,一定要把自己的内功修炼好,改变不了环境的时候就要改变自我。把自己扎扎实实地做好了,很多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高效:做自己时间的主人

  机遇总会偏爱有准备的人。陈昶屹自嘲因为自己“比较笨”,所以要笨鸟先飞。在拿到博士学位后,他立刻又攻读了博士后。“考博时,我才20多岁,也没有结婚,所以我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搬个行军床睡在办公室。如果现在再让我去考,我感觉体力跟不上了。人年轻不就这么十年、二十年嘛!你不在一个阶段完成一个阶段的任务的话,就会错过一些时机。你在学历上的准备、工作上的准备、身体上的准备、家庭上的准备,都促成了今后你可能有一个上升的机遇”。

  陈昶屹不仅对自己的人生做了规划,对自己的时间也有合理安排。他将时间分为大、中、小三个时间段。他和书记员手中都有一张开庭时间表,上午有效的开庭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这是他口中的“中时间”,他会安排一个相对复杂的案件审理;而下午,有效的开庭时间比较长,他会利用“大时间”审一个复杂案件,剩余的“小时间”再安排一个简易案件。一年400多个案件,就是这样高效完成的。与审案同时,他还出版了个人著作3部,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1篇,撰写了1200余篇普法文章,在个人实名微博上发布“知识问答”、法官释法、维权提示等法制信息600余条。

  陈昶屹坦言,目前,法院的很多案件其实是可以通过行政拦劫的,“司法是最后一道防线。可是,现在的人动不动就上法院”。同时,陈昶屹提出,旧有的“只要人多就能干活儿多”的粗放式经济发展思维已经落伍了,“我们已经进入互联网的大数据时代了,人不够、技术凑啊!法院有些判决真的可以成为‘自动售货机’,如交通案件,只要警察给你定了全责,剩下的就是计算,用机器解决不就得了。再如劳动争议案件,就是几个‘年’,哪年入职、哪年离职等,直接拿个表给当事人填,填完后直接录入就可以了。有争议的地方,法官单独核实,没有争议的就直接签字,不需要太烦琐”。他认为,互联网时代是人工智能时代,在机器都可以学习的时代,法官需要做的是要素提取。凡是不需要人力做的、重复性的工作用技术完成,凡是需要法官做创造性工作和与人沟通的工作由法官来做。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4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