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长堎"无解强拆"升级 肖家楼废墟坚守者再唤公正 - 经典案例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南昌长堎"无解强拆"升级 肖家楼废墟坚守者再唤公正

        2017年2月,《法律与生活》曾刊出《南昌长堎“无解强拆”致一家20老少流离失所》一文,详细披露了南昌市新建区试验农场肖家村村民肖存山一家,在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中遭遇的长堎镇政府违法违规强拆事件。

 
        报道发表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三个月过去了,事情是否得到解决?近日,我社在电话回访中,得到的反馈是:事情不仅没有解决,强拆反而变本加厉。记者于是再次赶往南昌市新建区进行采访。
 
        情况更糟 “无解强拆”升级
 
        在第一次报道中,记者披露了肖家楼被强拆经过——

       位于南昌新建区长堎镇试验农场肖家村的村民肖存山房子遭到强拆,肖家十七八口赖以生存的房子已经被拆去了大半,俨然已成危楼。
 
        遭遇第一次强拆后,肖家人并没有离去,还在危房边度日,并搭建起了窝棚。随后农历腊月二十,距离除夕夜还有10天时间,在瑟瑟寒风中,肖家遭遇了第二次强拆,这一次,半边危楼彻底变为废墟,连肖家人临时搭建的窝棚也被当地政府作为违建给拆除了。

       日前,记者再次来到长堎镇实验农场,肖家小楼已是一片废墟。据肖存山的二哥肖存华讲:“因为我们至今还没有和政府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长堎镇政府也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就把我们家的房子强拆了,在强拆过程中他们对我的家人实施殴打,七十多岁的母亲李家英右手被打骨折,所以我们正在向有关部门投诉。”
 
\
(满头白发的李家英向记者讲述着目前的窘境)
 
        肖存山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强拆过后,村镇两级领导表示不会将房屋废墟运走,直至达成拆迁协议,随后还给肖家出具了承诺书。”
 
\
(长堎镇副镇长陶小峰和实验农场给肖家出具的《承诺书》)
 
        查阅《承诺书》,有如下表述:涉及李家英房屋碎渣,在未解决问题之前一律不拖走,保持原样,如未解决动了渣土,以农场星海宾馆做抵押。
 
        “他们(镇政府)这几天又过来了,事情还没说怎么给解决,就又要强行把房子的废墟清走,我们真的好怕,他们太凶了!”李家英用难以分辨的普通话向记者介绍道,并不时用手着急地比划着,显得非常无奈:“镇里领导打算不承认之前出具的承诺书了,所以他们打算明里暗里把废墟偷挖走。”

       据肖存山讲,2017年4月15日晚,新建区政府有关部门唆使施工单位来到我家废墟前,在未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竟悄无声息地采用挖掘机清理起我家的废墟来,幸好被我及时发现。在阻止施工单位施工时,他们根本就不听我劝阻,并声称,“这是政府让干的,你有事找政府去,我们只管干活。”

       “被逼无奈,为了保住我们家的权益,情急之下我用石头砸破挖掘机的一块玻璃,随后我们双方都报了案,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长凌镇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双方都带到了派出所,”肖存山义愤填膺,“我和挖掘机司机都被关到地下室。我对那个司机讲了我们家的遭遇和他的行为对我造成的伤害,那个司机非常同情我,并表示不追究我,也不要任何赔偿。不曾想,直到第二天下午3点多钟,派出所办案民警却过来叫我签字!办案民警说我‘破坏公司财物100元,所以对你行政关押5天’。”
 
        肖存山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我的权益被侵犯,公安机关为什么没能保护我的权益去拘留侵权者?在取得当事司机谅解的情况下,我还向派出所主动要求赔偿,仅仅一百块钱的玻璃,他们却把我拘留了5天的时间!”
 
       肖存山还告诉记者,那5天时间里,他是在痛苦中煎熬过来的,期间最担心的是自己古稀之年的老母亲和那堆让他们全家寄予希望的废墟。5天的时间,犹如5年一样漫长。
 
\
(坚守在废墟中的肖存华)
 
        还在废墟旁坚守的肖存华告诉记者:“废墟中间还有空隙,还可以生火取暖,晚上我就住在废墟空隙里。”关于肖家人之所以选择轮流住在废墟里的原因,肖存华解释说:“只有住在废墟里,我们家的房屋废墟才不会被强行运走!”

       肖存华还告诉记者:“我们家的房子是2000年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合法扩建的。如今,镇政府只给出了一个违法的《通知》函,就把我们家受国家法律保护的房子给强拆了,什么手续都没有。”
 
        深入探访:政府宣称“零强拆、零上访”,多家业主说“不”
 
        4年前,为适应总体规划要求,南昌市新建区(时为“新建县”)启动了“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该项目征收范围是乌沙河整治及其周边旧城改造规划红线范围内所有房屋及其附属物(总面积约120万平方米,具体范围以规划红线图为准),涉及住户5万余人。一期工程位于长堎镇邹家村、试验农场等地块,规划总建筑面积91.43万平方米,包含安置房住宅、小学、幼儿园、商业及办公等配套设施。

\
(新建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书【新府发[2013]37号】文件)
 
        据悉,“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因改善人居生存环境、提高城市生活品位的定位而在当地备受关注,项目开工一段时间以来,新建区有关单位便对外宣称该项目创造了“零强拆、零上访”的“奇迹”。但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却大相径庭。

       在长堎镇乌沙河旧城改造施工现场周边,遭遇强拆的不止肖家村一处,了解完肖存山一家的状况之后,记者又来到了长堎镇解放路9号,与几位遭遇强拆的商品房业主攀谈起来。

       业主胡花莲首先向记者讲述了她的不幸遭遇,据其介绍,新建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以下简称“征迁办”)在拆迁过程中,曾采取了断水、断电、断路的违法手段逼迫业主搬离居住地,但是多数业主未曾就范。期间,胡花莲家来了十几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强行进入屋内吃住,并对其进行了言语上的辱骂,更有甚者,竟做出了肢体上的侮辱性动作,使得胡花莲身心遭受到了严重打击。
 
        现场另一位业主介绍道,“谁又见过这么跟人谈拆迁的呢?胡花莲走投无路之后,选择了跳乌沙河来对抗这一违法行径!幸好当时胡花莲的举动被邻居发现,及时报告给征迁办,才被人救下!”
 
\
(解放路9号1栋楼水管被砸毁导致停水)
 
        业主彭玉兰,与胡花莲住同一栋楼,同样遭遇了断水断电的情况。据彭女士讲,她家住在顶楼,征迁办工作人员在未经任何人允许的情况下,直接将彭女士家的屋顶拆掉,没办法,彭女士一家被迫提前搬离住所。
 
         “征迁办在拆迁过程中,对我们家实施了野蛮的打砸行为,我前去阻止,遭到了他们的推搡和辱骂,撕扯过程中,我的脚被扭伤,到现在还没好呢!”说罢彭女士向记者伸出了扭伤的脚继续道:“拆迁当天我没在现场,听说征迁办主任陶红根、卢有春来到现场亲自指挥强拆。第二天我得知家里被强拆后遂报警,电话那头的110接线员回答我说,‘昨天的拆迁是政府行为,昨天就给我们打了招呼,不是政府谁敢拆你的房子?’这次通话我做了录音,至今仍保存着。”

       针对未签署拆迁协议而遭到强拆的原因,彭女士表示:“政府征迁办给出的房屋安置政策不合理,评估也未按照市场实际价格算,太低了。”

       彭女士还介绍道,“为了质疑拆迁办的房屋补偿安置政策以及政府违法拆迁,我们几次上访,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回应。”

       随后一饶姓业主也向记者讲述了他与几位邻居类似的遭遇,“我们这栋楼一共有32户居民,其中有3户业主被强拆,我们都没有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在遭遇强拆过程中,政府拆迁办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礼步村,与礼步村个别拆迁户进行了沟通,他们也都普遍遭遇了断水、断电、强拆等情况,甚至有村民的临街营业房因为未达成拆迁协议而遭到消防的查处。

       拒拆原因:拆迁户质疑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存在多种不公开、不透明现象

       旧城改造,是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改善人居生活环境、提高城市品位、造福人民的大事,它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什么这等利国利民的好事,会出现不和谐因素呢?
 
        据肖存山及部分拆迁户反映,该项目在拆迁过程中,存在多种不公开、不透明的现象,首先,征地实施部门没有向拆迁户出示拆迁文件,因为没见过该工程项目的审批文件,拆迁户也不知道整治的面积究竟是多少,有人说应该是120万平米左右,可房屋征收实施部门实际拆迁面积已经超过了300万平米。至今拆迁户都不知道自己所属的房产到底是120万平米以内的旧城改造政府拆迁范围,还是120万平米以外的房地产商业开发范围,因为商业开发和政府拆迁补偿的费用差距太大了。

       据肖存山讲,2015年,新建区规划局某内部人员曾向《江西商报》记者透露,乌沙河整治的范围是以河中心线为基准的河南、河北共119米的范围,即南北各59.5米的区域,肖存山一家的房屋不在乌沙河道整治范围之内。而谈及为什么会拆掉不在乌沙河道整治范围之内的肖家小楼,肖存山给出解释道:“因为肖家小楼北邻街道,地理位置极佳,具有巨大的商业开发价值。长堎镇政府只是假借乌沙河旧城改造之名行商业开发之实,要知道乌沙河道整治给出的拆迁补偿和商业地产开发给出的补偿完全是天壤之别。”

       其二、长堎镇政府没有依法履行法定的拆迁程序,如发布拆迁公告、商谈拆迁政策等。拆迁应该提前通知,发布公告,提前开协商会,与被拆迁人共同商定拆迁政策,可这一切必要的程序都没有。

       据肖存山介绍,“当时拆迁办领导突然来到村里,临时性组织会议告诉村民说整个村庄要拆迁,可他们没有宣读文件,也没有谈及补偿标准,只通知我们肖家村纳入了旧城改造范围。没有正常的法定征迁程序,不谈补偿、安置,叫拆迁户怎么办?”

       解放路9号彭女士还质疑道:“关于商品房补偿安置政策这一块,虽有相应的文件可以依据,但却是秘而不宣的东西,其中还存在‘亲近友先’,补偿标准人情化、管理混乱化的问题。”

       其三、政府拆迁办未与拆迁户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在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的情况下,就擅自做出了拆迁的决定,在强拆过程中,还伴有打砸拆迁户的现象。
 
        长堎镇政府:拿不出规划图,为什么抓人不清楚

       围绕肖存山等人的遭遇以及反映的问题,《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长堎镇政府,向该镇主要领导求证肖存山等人所反映的问题。
 
        长堎镇党委书记熊金兔、镇长陶洪亮、纪委书记钟久根等接待了记者一行,并召开了座谈会。

       熊书记表示: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是新建区的重点工程项目,征迁建筑大部分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的农村居民房和工矿企业用房,由于其地域狭小,村民农房杂乱无章,纵横交错,农民的生产设施存在诸多的安全隐患,严重束缚着城市的发展。自我县旧改项目实施以来,已经初现成效,整齐的马路和现代化的小区拔地而起,过去脏乱差的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这一点,我们是有目共睹的。

       就你反映肖存山一家强拆的问题,主要是由于肖存山要求补偿过高,我们征迁办没法满足他的要求,如果他能按照规定提出合理要求,我们还是愿意跟他洽谈的。

       “据了解,肖存山一家遭遇强拆,拆迁当天还有警察’帮忙’拘留肖存山,长堎镇政府是否涉嫌违法强拆?”《法律与生活》记者问道。

      熊书记回应道:“派出所和我们镇政府是两个单位,拆迁当天他们为什么抓人我们不清楚。”

       记者表示:“经过探访,我们发现被强拆的居民不止肖存山一家,解放路9号还有好多被强拆户,肖存山一直反映他家的房子不在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之内。”

       陶镇长说:“肖家肯定在拆迁范围内,整个项目,我们已经顺利拆迁300多万平方米了,解放路9号属于国有土地,具体征收单位是征迁办,您可以去他们那里了解情况。”

       随后记者请陶镇长出示一下规划图,以证明肖家是否在规划之内,陶镇长以规划手续在征迁办为由,并未出示规划图。
 
        住建局征迁办:我们只负责政策性把握、制定、普法,具体办事不归我们管
 
        随后记者来到新建区征迁办,征迁办主任陶红根、动迁科欧阳科长、综合科钟科长接待了记者。围绕解放路9号部分业主的遭遇,以及相关政策的实施,陶主任表示:
 
        一、征迁办上面还有“区乌沙河周边旧城改造还建工程协调推进领导小组”,领导小组是由区主要领导担任组长,区里各职能部门主要领导任成员的临时机构,我们征迁办只负责政策性的把握、制定和普法;

       二、就拆迁户反映,拆迁安置补偿过程中存在“亲近友先”的问题,我们这里还未发现,我们都是按照补偿政策来签署协议的,每一份协议都是公平公正的;

       三、胡花莲、彭玉兰等人反映遭遇猥亵、打砸、强拆的问题,这个我们不知情,因为具体的实施,办事归属各拆迁片区属地。拆迁现场我去过,并未有强拆的现象,如果有,拆迁户可以选择报警;

       四、规划图不在我单位这儿,您可以去规划部门看看。

       律师说法

       针对乌沙河旧城改造项目中被强拆户的遭遇,北京青年法律学者、信诚律师合作所主任朱毅发表了如下看法:

       本案中,新建区政府、长堎镇政府在拆迁伊始,并没有发布匹配拆迁规模的项目审批文件、规划及公告,也没有向拆迁户征集拆迁安置补偿政策的意见。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有关规定,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首先由房屋征收部门拟定征收补偿方案,并报市、县人民政府,由市、县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对征收方案进行讨论并予以公布,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多数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8条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据此,新建区长堎镇的拆迁行为或涉嫌违规。

       本案中,土地征收具体实施部门新建区征迁办、长堎镇政府在没有与拆迁户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情况下,便采取断水、断电、打砸等强拆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8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45条之规定,土地征用房屋强制拆迁应由有关单位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即只有司法强制拆迁才算合法,法律并未授予行政机关强制拆迁的权利,因此行政诸机关对他人房屋的强制拆迁行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非法行政的。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综上,土地征收具体实施部门新建区征迁办、长堎镇政府的强拆行为或已涉嫌违法。
 
        肖家楼废墟坚守者:我们会继续讨公道,依法维权到底

       2017年6月14日,关于肖家遭遇强拆信访一事,李家英接到了新建区长堎镇《长信办复字(2017)24号》答复意见书,其中有如下表述:
 
        乌沙河整治及周边旧城改造项目是2013年省市县重点项目,并报市政府审批的整村旧城改造征迁安置方案,实验农场肖家村整村属征迁范围。其后进行了方案和拆迁范围公示,并张贴了公告……但是李家英一家从一开始就不配合,因此长堎镇政府有关领导无数次上门或通过各种途径做工作,苦口婆心,不厌其烦,但是……

       对此答复意见,肖存山质疑道:“对此回复,我不认可,新建区某些领导目无国法,借乌沙河改造之名,巧立名目增加旧城改造项目,此项目带有商业性质开发,众人皆知。他们所谓的公示和张贴公告,履行了吗?又有谁给村民出示了征迁范围方案了呢?文件上规定征迁范围120万平方米,可实际都已经300万平方米了,谁来给我们百姓一个合理的解释?长堎镇政府调动几百人对我家进行惨无人道的暴力拆迁和殴打,文件里怎么不给个解释呢?怎么还说我们家态度嚣张,变本加厉地对抗政府呢?”

       肖存山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法治社会,相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公民的权利定将得到维护,就长堎镇政府的非法拆迁行为,我们将申诉到底!”

       关于南昌市新建区乌沙河整治及其周边旧城改造工程所涉及的问题,以及被拆户肖存山等人的境遇及事件最后处理结果,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