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西一矿被错关十余年投诉无果 - 经典案例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鸡西一矿被错关十余年投诉无果

       “我投诉10多年没人管,现在我重病缠身,数百万元外债压顶,度日如年!”2017年8月6日,兰仁廷悲愤地对接到投诉赶赴事发地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说。

       兰仁廷是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正阳村煤矿和铁发煤矿三井矿主,他告诉记者,“我个人先后投资3000多万元改造的证照齐全、手续合法的煤矿,被市政府关井压产领导小组(下称‘关压组’)‘误以为’属应关闭矿井而决定将其关闭。于是,市地矿局将我的《采矿许可证》吊销、城子河区煤炭局的官员非法强行将矿井关闭,这直接给我造成了数亿元的经济损失!”
 
\
(兰仁廷在被关闭的矿井前)
 
        “投巨资打造标准化矿井”

       穿过杂草丛生的大院,兰仁廷打开了锈蚀的门锁,把记者领进了一座平房的屋内。他叹了口气告诉记者:“这就是煤矿办公室!”

       走进里屋,他指了指墙上,并未说话。

       记者看见在“一通三防”组织机构的矿长栏下,写着他的名字。

       “在1999年和2000年,为了改造和提升正阳村煤矿和铁发煤矿三井两个煤矿的安全生产能力和经济效益,我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还多方求借,凑了1000多万元进行投入。”兰仁廷说:“在2000年3月全省开展的关井压产检查验收期间,这两个煤矿通过了省、市相关部门的联合验收,被评为标准化矿井。”
 
        “关压组”误以为矿井应关闭而决定将其关闭

       “2000年,区、市煤炭局领导,根据省、市有关部门的‘本着开展集约化管理、降低成本、提高产量、提高资源回采率’的文件精神,鼓励和支持我将正阳村煤矿和铁发煤矿三井合并到一个采矿证上,并预先为合并后的煤矿更名为鸡西市隆盛煤矿。”兰仁廷称:“2000年5月,鸡西矿务局设计院将联合设计方案上报给城子河区煤炭局。区煤炭局于7月20日,以文件形式对该设计进行审查批复,同时上报到市煤管局。”

       “时隔5个月零9天后,也就是2000年12月29日,市煤管局将相关文件呈报给省煤管局,以办理两井合并手续。”兰仁廷手指鸡煤呈(2000)16号文件对记者说:“在这5个多月期间,‘关压组’竟然‘误以为’铁发煤矿三井属应关闭矿井,而决定将其关闭。”

       查看鸡西市人民政府给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的鸡政函【2005】159号文件,记者看到在该文件的第二页有这样的表述:2000年12月29日,市煤炭局以鸡煤呈字(2000)16号文件上报到省煤管局。由于上报审批时间较长,误以为铁发煤矿三井属应关闭矿井,2000年12月16日,市关井压产办以关井办字(2000)25号文件决定关闭该井。
 
\
(鸡西市人民政府给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的鸡政函【2005】159号的文件)

       “鸡西市政府说‘误以为’很轻松,但却对我产生了毁灭性的后果!”兰仁廷说:“根据这个决定,市地矿局将铁发煤矿三井的《采矿许可证》吊销了,最终我的矿井被强行关闭。”
 
        “继续投入,进行扩建”

       “铁发煤矿三井的《采矿许可证》被吊销,致使两矿资源不能合并。于是,我多次要求有关部门领导恢复我的合法采矿权。”兰仁廷说:“我曾向王立岩(时任城子河区煤炭管理局局局长,现任市政府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方东初(时任城子河区安全副区长,现任市工业信息化局局长)、张巍(时任城子河区安全副区长,现任市安全局局长)、徐振林(时任市政府主抓煤矿工作的副市长,现已退休)等领导反映情况,他们都对我表了态:逐级上报,恢复我的合法采矿权,并给我办理两矿资源合并相关手续。”

       '“他们还让我继续按规定要求和设计标准进行扩建施工。”兰仁廷说:“有他们的承诺和支持,标准化矿井改扩建工程有条不紊地进行。我又投入了1500多万元,终于在4年后全部完成。我正式投入了生产,‘集中管理’的优势迅速显现。我期待着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但等来的却是噩梦!”
 
        “违法封井”

       “2006年5月,全市进行小煤矿关井整顿。一天,城子河区副区长张巍把我找到城子河区煤炭管理局局长办公室告诉我,马上要封我的矿井。我一听,就表态‘不同意’,我请求给我3天时间,把井下的设备先撤出来,他说‘不行’,随后,他派城子河区煤炭管理局局长王有喜(现任省煤炭局调研员)带铲车去封井。我当然不同意,王局长说:‘先把你井封上,等检查过后,再给你打开恢复’,于是就用铲车把我的井给填了,我所有的设备都被埋在了井下。接着,王局长又指使供电所把电给断了。从那时起,我的煤矿被关闭至今。”兰仁亭说:“我直接投入1000余万元建造的一个按规定设计建成的年产量10万吨,证照齐全的标准化煤矿,被鸡西政府的一个‘误以为’毁于一旦,百余名农民工失业,给我造成近3亿元的经济损失!”
 
        上访无果陷入绝境

       “从煤矿被关闭至今,已经10余年。我曾依法从区到市到省到国家逐级上访60余次!”兰仁廷手指一堆材料对记者说:“我找区、市信访局10余次、找市煤炭管理局、市矿产资源管理局20余次、找市政府三位相关领导各1次、找省信访局6次、找省人大1次、找省纪检委1次、找省巡视组1次、找省企业投诉中心10余次,又找国家信访局3次,找中央第8巡视组1次。省信访办、国家信访局、中央驻黑龙江省巡视八组,均批转至鸡西市政府处理。”

       “但回到鸡西市,他们就推诿搪塞,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兰仁廷气愤地说:“我又上访到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该中心又转至鸡西市政府企业投诉中心,市企业投诉中心又转到市监察局,市监察局又以找不到秦治礼(时任城子河区副区长,现退休)无法进行工作为由,报市企业投诉中心,市企业投诉中心又以此为由,上报到省企业投诉中心,省企业投诉中心又以此为由答复了我,并告诉我‘你的投诉已结案,专此告知’!我像个皮球似的被踢来踢去!”

       10多年来,被关闭的煤矿已彻底报废,近3000余万元的设备全毁于井下。“我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债台高筑,欠外债400多万元,其中有农民工工资近100万元,可谓外债累累,每天都有上门催债的人!”兰仁廷含着泪说:“我疾病缠身、生活非常窘迫,我经常彻夜难眠!”
 
        鸡西市政府:李副市长不在

        就兰仁廷的投诉,记者于2017年7月31日来到了鸡西市政府办公室,腾俊伟接待了记者。记者请他联系李副市长以及相关人员接受采访。他告诉记者,李副市长不在。记者请他尽快联系李副市长等人给记者回复。

       直至截稿,记者也未接到来自鸡西市政府的任何回复,记者拨打了腾俊伟的电话。他告诉记者,需联系市委宣传部,由宣传部统一安排。记者告诉他,已经在来市政府之前,就到过宣传部了,因为宣传部未予安排,才直接找到了市政府。腾俊伟依然坚持让记者找宣传部。记者只好挂断电话。
 
        律师说法:吊销许可证关闭矿井涉违法违规

       上海方韬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黄业华就兰仁廷的遭遇发表律师意见:

       鸡西市地矿局将城子河区正阳村煤矿和铁发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吊销,城子河区煤炭局强行关闭正阳村煤矿和铁发煤矿三井的行政行为,涉违法违规。

       首先涉程序违法。根据《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政机关给予行政处罚,应当有行政处罚书。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举行听证,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解。而本案中的行政处罚行为均未书面送达,甚至吊销《许可证》当事人都不知道。行政机关的行为显然不符合法律程序,剥夺了当事人诉讼的权利。

       其次是关闭矿井涉违规操作。即使是应当关闭的矿井,也要给予设备回撤的时间,一般是3个月的时间。但本案中没有给回撤的时间,在当事人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矿井就被关闭了,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黄业华认为,煤炭管理部门关闭矿井的行为,涉滥用职权违反法定程序,=按照法律规定,这种行政行为应当予以撤销。随意将当事人兰仁亭投资的矿井关闭,造成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截至发稿,贫病交加的兰仁亭还在不停地申诉,希望当地政府能就“误以为”产生的十年后果有个交代。(《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