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男人死厂区家属讨说法五年无果 - 经典案例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失联男人死厂区家属讨说法五年无果

       5年前,与家人失联两个多月的山西朔州人张胜的尸体,在内蒙古包头希望铝业厂区循环水泵房内被发现。包头市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希望园区派出所告知家属:未发现他杀证据,不符合立为刑事案件的条件。家属不服:“是真的未发现他杀证据,还是隐瞒了真相?希望铝厂厂区戒备森严,张胜是怎么进入厂区的?又是怎么进到泵房内的?进入这泵房只有门、窗两个途径,但出现场的警察说门锁和窗户均无撬痕、完好无损,这还不足以证明张胜可能是他杀吗?厂区密布监控探头,那么,办案人员只要调取监控录像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为什么我们家属要看监控录像,希望铝厂和警方都不让?我们怀疑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凶杀案,凶手十分熟悉厂区情况,选择了极少有人去的泵房水槽抛尸灭迹!”

\
(张雅璐的代理人关万里表示,希望铝厂厂区戒备森严)
 
        泵房男尸
 
        “在希望铝业厂区循环水泵房水槽内发现一具男尸!”2012年9月20日9时30分,稀土开发区公安分局希望园区派出所接到报警称。
 
        希望园区派出所几名警察立即赶赴现场:一具男尸呈趴伏状漂在水面上。
 
        他们迅速封锁现场,并上报分局指挥室。分局刑警队、治安大队,以及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也赶到现场。
 
        “警察从张胜衣袋里的手机调出我的电话号码找到了我。”死者的二姐张翠枝称:“张迎春所长电话通知我,让家属尽快去包头认尸!”
 
        “第二天晚上,我和二妹张翠枝、大姐夫武斌就乘车赶到了包头。”张胜的大哥张茂称:“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存储于包头市第四人民医院太平间的死者。当时,我们不能确定死者就是张胜,后经DNA比对才得以确认死者的确是张胜!”

\
(关万里手指希望铝业厂区方向)
 
        尸检:无法确定死因
 
        “2012年12月左右,希望园区派出所民警打电话通知我,让我们家属去包头签字,然后进行尸检。他还强调说家属什么时候去,提前告知他们,他们就提前对尸体进行解冻,这样去签字后就可以尸检了。”张胜的前妻王桂花称:“2013年11月22日,我和张茂、张翠枝、武斌提前告知派出所警察后,就赶往包头。”
 
        “但他们根本就没有解冻尸体,还一再推迟解冻尸体的时间。”“后来,因在太原上学的女儿张雅璐生病住院要做手术,实在没办法再等下去。”王桂花称:“我和张茂、张翠枝、武斌就于2013年11月26日又返回朔州。”
 
        “之后,我们又给张所长打电话,询问事情该怎么办。张所长说这是件令人头痛的事情,要向领导汇报,汇报后再让家属去。张所长还说要联系希望铝业的领导协商解决这件事情。”张翠枝称。

       “12月9日,我和张翠枝、王桂花等人又赶到包头。张所长联系了希望铝业之后,我们在派出所见到了希望铝业的一位姓王的处长和保安处的一位领导。”张茂称:“见面后这二人都说,他们厂子没有责任,要公安给个责任认定书,等认定下来再解决。警察说要出责任认定书,就得进行尸检。我们当即表示,只要能解决事情,让家属做什么都配合!”
 
        “12月18日,市局司法鉴定中心做出了《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王桂花称。
 
        记者看到,该“报告”有这样的表述:死者张胜全身未检见明显致命伤;死者张胜尸体存放时间太长,组织腐败、自溶,无病理检验条件,无法确定死因。

       王桂花称:“希望铝业依据这样的尸检报告,就说他们没有责任!”

       “张胜不明不白地死在你的泵房内,你怎么好意思说你没责任?!”王桂花称:“难道你能摆脱干系吗?我看你们厂方的责任重大,而且,你的员工有重大作案嫌疑!”

       “张胜是怎么进的厂区?是你厂方人员带他进入的,还是他本身与你厂存在劳务关系而正常进入的,还是他偷偷进入的?厂方总要给我们一个有证据支撑说法吧!”关万里称:“张胜又是怎么进入泵房的?是打开门锁进入的吗?那么,是谁打开的门锁呢?难道是张胜吗?如果是,他的钥匙从哪里来?他是你希望铝厂的员工而正常持有钥匙吗?如果是这样,你厂方能说他的死与你方无关?如果不是,那么又是谁开的锁?开锁人是希望铝业的员工吗?如果不是,他是怎么进的厂区怎么拿到的钥匙?显然,开锁人,就有重大作案嫌疑!而且,开锁人是希望铝业的人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外人连厂区都难以进入!”
 
        “在张所长的协商下,希望铝业的领导说,他们出于人道,可以补偿家属3到5万元。不同意的话,就爱去哪里告去哪里告!”张茂称:“我们只好含泪离开!”
 
        讨说法无果
 
        “2014年,我参加完高考后,就和妈妈王桂花、二舅王贵军、大姨王桂兰等人,到希望铝厂讨说法。”张雅璐称:“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张所长来了,说要给协商解决,并劝离了我们。”

       “第二天,没有人搭理我们,我们又去了希望铝厂,10多个保安一拥而上,对我们连推带打。我二舅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手机立即被保安抢走,并被踹了一脚。”张雅璐称:“而在场的派出所的警察却不制止!但当我妈妈带我要进办公楼找领导讨说法时,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就厉声警告我们,再进办公楼的话就抓捕我们!”
 
        “我们家属实在没办法,第三天就到包头市政府找领导给做主,信访办的小王接待了我们。”王桂花称:“他说公安给我们的材料只有一个尸检报告,说明不了什么,他就让我们找公安给我们一个具体材料,也就是张胜的死亡结论。”
 
       “我们到分局刑警队找到负责案子的第三中队的王队长,他说已经排除他杀,不需立案,案件已经移交给希望园区派出所,由派出所全权处理!”王桂花称:“这让我们十分吃惊,那么多的疑问没有解答,你们凭什么说排除了他杀?!”

 
        “家属又找到派出所,警察给的答案是非正常死亡。家属索要书面材料,他们什么也不给。他们说想要结论就要签字火化尸体。”关万里称:“本案疑点重重,家属坚决不同意活化尸体!”
 
        派出所:未发现他杀证据,不符合立为刑事案件的条件
 
        “在我们家属的一再坚持下,希望园区派出所终于在2015年7月做出《情况说明》,对这起具有极大谋杀嫌疑的案件,给出了不符合立案条件的结论!”王桂花称。

\
(希望园区派出所做出的《情况说明》)
 
       记者看到,该“说明”有这样的表述:2012年9月26日,通过分局刑警队勘验、尸体检验工作得出未发现他杀证据,不符合立为刑事案件的条件结论。
 
        “警方只说未发现他杀证据,并未排除他杀,而张胜究竟是他杀,还是自杀,还是意外死亡,至今是谜,警方居然说不符合立为刑事案件的条件,那么他们究竟要什么条件?!”王桂花称:“如果是他杀,那么,凶手为什么要杀张胜?凶手是在厂外杀了张胜,然后将尸体带入厂区带到泵房然后抛尸水槽的吗?凶手为什么这样做又凭什么能成功?凶手是在泵房内杀害了张胜的吗?凶手与张胜是什么关系?凶手与希望铝业又是什么关系?如果与希望铝业没有特殊关系,凭什么能在泵房内杀害张胜?如果张胜是自杀,那他为什么自杀?为什么选择在戒备森严的希望铝厂自杀,而且死在泵房内?如果是意外死亡,那么张胜是在泵房水槽边意外跌落淹死的,还是在水槽附近恰逢某种疾病发作掉落水槽死亡的呢?他是在工作中出现上述两种情况的吗?如果不是,他怎么可能来到这泵房水槽边?”
“这些疑问不解决,能排除他杀的可能吗?!”关万里称。
 
        “张胜的尸体至今还冷冻在冰柜里,5年都不能入土为安!”王桂花称:“我们希望公安机关能排除干扰,认真查案,早日将凶手缉拿归案,我们也希望厂方予以民事赔偿,因为你方与张胜之死有难以摆脱的干系,而且张胜上有老下有小!”
 
        包头市警方:未予回复
 
        就张胜家属一方的投诉,记者于3月14日下午,来到了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
 
        政工科的范主任接待了记者。表明身份,出示证、信之后,记者说明来意。范主任说了解情况之后,再予说明情况。
 
        在此后的一周时间内,记者也未接到范主任的电话。3月23日,记者拨打了范主任的电话。

       她告诉记者,由市公安局宣教处统一做出解答。

       记者随即拨打了范主任提供的宣教处的两个电话,但均无人接听。记者再次拨打了范主任的电话,她希望记者将采访提纲发给他。记者照办。

       记者的采访要点如下:

       你方告知死者家属未发现他杀证据,不符合立为刑案的条件,请问,这有何依据?立为刑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未发现他杀证据,能排除他杀可能吗?你方为何不继续侦查?受到什么外力干扰、阻挠了吗?进入案发地——泵房,只有两个路径,即门和窗吗?门、窗是否有撬痕?是否完好?你方是否查清张胜是何时、怎样进入厂区和泵房的?是否查清张胜与希望铝业是否具有雇佣关系?是否查清张胜大概的死亡原因和时间?如果查清,可否介绍一下?如果没查清,可以做出不立为刑案的决定吗?如果没有查清,你方调取监控录像了吗?如果调取,可否向媒体出示?死者家属称,未查清以上基本问题,你方即终止侦查,做出不立为刑案的决定,不是草菅人命,就是与厂方联手隐瞒真相,而且可能隐瞒了一起凶杀案的真相。对此,你方有何说明?
 
        记者请对方在2017年3月在24日17时30分前予以答复。范主任说:“好!”

       但是,直至24日截稿,记者也未接到来自对方的任何讯息。
 
        希望铝业:拒绝接受采访
 
        带着诸多疑问,记者于3月15日,来到了包头希望铝业,试图找到相关人员,释疑解惑。
 
\
(包头希望铝业)
 
       只见希望铝厂的厂区均被高墙围住,大门还有多人值守。

       记者来到大门附近,立即遭到盘问。

       出示证件,说明来意后,记者请田姓保安联系相关领导接受采访,立即遭到拒绝,记者想进入厂区找相关人员进行采访,立即被告知不可以。记者耐心地与其沟通而无果,只好离开。
 
        次日,心存不甘的记者,再次来到希望铝业大门口。田姓保安不在,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让记者去找派出所。记者向他说明情况,他强横地打断了记者的讲话,并告诉记者,不可以进去。记者请他联系相关人员,他说“你能联系就联系,联系不上,就不能进!”

       记者耐心地告诉他,如果希望铝业的相关人员想接受采访,说明情况,就联系记者,并留下联系方式。但直到截稿,包头希望铝业也未联系记者。

       对于疑点重重的张胜之死,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