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市千山区政府失信于农民工 讨薪只讨回零头 - 经典案例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鞍山市千山区政府失信于农民工 讨薪只讨回零头

       “农民工欠薪问题,发现一起要解决一起。这个问题必须反复抓、抓到底!决不能让他们背井离乡流汗再流泪!”2017年1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云南视察时就农民工工资被拖欠问题向陪同的领导做出指示。 

       就在同一天,记者在采访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时大队长滕涛向记者表示:“农民工都会在(农历)二十八之前拿到70%的工资!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是区委、区政府一把手亲自抓的事儿,在千山区没有农民工拿不到工资回家的先例!”

       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八),胡家胜、孙方奎、张树起、徐畅等数十名被欠薪的农民工,只有小部分人得到了7.4%的工资,其他人则分文未得。王占等人则因为讨薪,被警察带走。

       2月28日,记者再访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时,问滕涛为什么失信,他说自己已经调离,不便深说什么。

       背井离乡流血流汗打工

       在鞍山市千山区甘泉镇,有人大代表、辽宁鞍山华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奎阳开发的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

       胡家胜、孙方奎、张树启、徐畅等来自辽宁朝阳、辽阳,以及内蒙古、黑龙江等地区的数十位贫困农民,从2016年7月5日开始为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主体工程施工。他们一天吃几元钱的伙食,住简易工棚,披星戴月地劳作,终于在9月末,将工程完工。

\
(胡家胜等农民工建设的楼盘)
 
        “我们在2016年7月10日进场为宝石公园29号别墅楼施工,9月末,我们干完了工程,却被拖欠120多万元工资!”胡家胜称:“10月末,李奎阳采取断水、断电,以及威胁恐吓等手段,将我们从工地驱赶走了!” 

\
(胡家胜向记者讲述工资被拖欠的情况)
 
        “我们负责29号楼的钢筋制作与绑扎、混凝土浇筑等。”孙方奎称:“我的2万多元工资被拖欠!”

       “我的2万多元工资被拖欠,”张树起对记者说:“拿不到工钱,我怎么回家啊!”

       “我们这些穷苦人大多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我们背井离乡出来打工,就是为了挣点血汗钱养家糊口,可你为什么拖欠不给?!”胡家胜说:“拿不到活命钱,我们怎么回家?这年怎么过?过了年拿啥买种子化肥种地?孩子上学的学费怎么解决?一家老小怎么生活?” 

       饥寒交迫讨薪

       “不管我们怎么讨要,就是要不回来这血汗钱!”胡家胜称:“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到千山区、鞍山市上访,可就是没有结果!现在我们要吃没吃,要住没地方住,外面冰天雪地,我们的苦难,有谁知道啊!”

       “现在,我和徐畅等人靠打零工挣钱勉强糊口,然后讨薪。”孙方奎称:“也不知哪一天,才能拿到工钱!”
 
       “我多次去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钱就是要不回来!”徐宝林对记者说。

       “我们被拖欠的120多万元,全是人员工资,干活前已和老板讲好了每天的工钱,而且,他也签字认可了!”胡家胜说:“从2016年12月,我们就开始在饥寒交迫中讨薪,可我们就是拿不到钱,主要原因在于千山区政府主要领导推诿、不作为!”     
 
        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一定让农民工得到70%工资 
   
        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是胡家胜、孙方奎、张树启等农民工工资的保障部门,记者带着他们所反映的问题,于2017年1月23日来到该大队,找到了大队长滕涛。区委宣传部潘副部长在场。

       记者问:胡家胜这些人年前能否拿到工资?

       滕涛答:都能,今天是(农历)二十六,都会在二十八之前拿到钱。在千山区没有拿不到钱回家过年的先例。

       记者问:是足额,还是部分?

       滕涛答:70%。

       滕涛还说,“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是区委、区政府一把手亲自抓的事儿,区委、区政府一把手非常重视农民工工资问题,一天调度100人,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事儿,千山区政府一定会给农民工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的说法就是党政一把手的主要意见。”
 
        鞍山市劳动监察局:已经多次督办
 
        1月23日,记者来到鞍山市劳动监察局进行相关采访。

       李主任告诉记者,农民工工资实行属地化管理,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的上级主管部门是千山区政府,市局对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只进行业务指导,已经以市农民工工资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名义下过了督办文件,已经多次督办了,希望能尽快解决。

       李主任还告诉记者,下午省里来人督办,千山区领导要向省领导汇报这个案子。
 
        小部分人仅得7.4%,流泪踏上回家路;多数人分文未得
 
       “滕涛最开始说给我们准备了120万元发工资,到了大年前3天就改口了,说给准备了30万元,到了大年前的两天,却只给了我们67人9万元,还必须本人到场才给,不到场的一分钱也不给!”胡家胜称:“最终,只有我和于长利、徐宝林、崔静波、文爱军等10来个人在二十八、二十九这两天拿到了一小部分工资。我们都住在距离鞍山较近的地方,远在黑龙江、内蒙古的人,怎么可能过来拿这7.4%的工资?如果来了,扣除掉路费,还剩个啥?!我们被千山区的官员当猴子给耍了!” 

       “我只好流着眼泪签字拿着只有工资总额7.4%的1800元钱回家!”胡家胜称:“因为不拿这点钱,我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在腊月二十九,大年的前一天,我拿到了1700多元。”于长利告诉记者。

       “按7.4%的比例,我在二十九得到了2000多元钱。”徐宝林称。

       “只得到这一点点钱,一家人怎么活?国家领导人三令五申农民工的钱不能欠,但我们为什么要不回血汗钱、救命钱?!”胡家胜称:“到底是千山区的领导真的没有办法解决我们工资被拖欠的问题,还是他们不负责任?”

       再访劳动监察大队:滕涛称不便深说什么
 
        “为什么言而无信?胡家胜等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何时才能得到解决?”带着疑问,记者于2月28日,再访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

       记者问滕涛:“年前你说给70%。结果只有个别人得到7.4%,为什么?”

       “我调离了,不便深说什么了。”滕涛答。 
   
       之后,他让记者去找新任大队长周期。

       “我会尽快进入角色。区委、区政府很重视农民工工资问题。我了解案情,以前政府的承诺我认可,我先了解情况,再予答复。”周期对记者说。
 
        国务院常务会议:务工所在地政府必须承担起兜底的责任

       据中国政府网2017年2月6日报道,春节后召开的首个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重要主题仍是部署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李克强总理说:“春节刚过研究这件事,就是要对广大农民工发出强烈的信号:各级政府支持你们出去打工,并保证你们出得去、有所得。决不能让广大农民工的辛勤付出得不到回报!”本次会议最大的亮点在于强调并明确了政府的责任:务工所在地政府责无旁贷,应该、也必须承担起兜底的责任,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脱搪塞,更不能以市场行为为由袖手旁观。
 
        农民工挣的是血汗钱、活命钱,国务院领导十分重视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地方政府领导应摆正位置,担起责任,切实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让流汗再流泪的农民工,早日得到迟来的血汗钱。

       对于胡家胜、孙方奎、徐畅等宝石公园施工人员工资被拖欠的问题,本社将持续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