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最复杂引渡案嫌犯归案记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新中国最复杂引渡案嫌犯归案记

本刊记者/吕佳臻综合报道
 
        2016年7月17日凌晨,身着淡黄色短袖、米白色休闲裤的黄海勇被武汉海关缉私警察押解着从停靠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一架飞机上走下来。此时,距离他离开中国已经过去了18年。在这18年里,黄海勇先后逃往美国和秘鲁,并穷尽美洲所有法律以达到摆脱中国法律制裁的企图。但秘鲁国家宪法法院于2016年5月23日公布的裁决结果击碎了他最后的幻想。此次引渡被中国外交部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复杂的引渡案”,创下中国引渡史上诸多第一:《中秘引渡条约》签署以来首例成功引渡案例,美洲人权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及中国且中国胜诉引渡案,首例中国在国际人权法院出庭的案件。
 
        靠关系:逃税7亿余元人民币
 
        20年前,黄海勇是深圳某公司的法人代表。他与时任深圳海关副关长的莫海涛相识。在莫海涛的协助下,黄海勇以明显低于国家原糖征税价的价格进口了1.75万吨原糖,给国家造成巨额损失。
 
        当时,莫海涛年富力强,是中共中央组织部跟踪培养的干部。因在深圳海关工作期间成绩突出,40岁时他被破格提拔为正厅级干部。1996年6月,莫海涛被调任到武汉海关任关长。为了继续得到莫海涛的支持,黄海勇追随莫来到武汉。
 
        2002年,莫海涛在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时,检察机关了解到,黄海勇到武汉后,经常以莫关长或莫关长朋友的名义宴请武汉海关的工作人员。黄海勇称莫海涛为“莫老大”,自己则被别人称为“黄党组”。其他人都知道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就是这层关系,为黄海勇的逃税行为提供了诸多便利。
 
        在莫海涛案中,检察机关在指控中提到,1996年8 月至1998 年4 月,黄海勇和同伙先后在武汉海关申领到毛豆油、羊毛条进料加工手册。得到莫海涛的批准备案后,他们使用这些进料加工手册,先后在上海、天津转关时进口毛豆油6万吨。在未经海关许可的情况下,黄海勇等人擅自将这些毛豆油卖给上海、天津、武汉的5家公司,并以加工名义将500吨羊毛条转到广东湛江,并在武汉海关备案核销。
 
        这种将从国外进口、在国内加工完毕后本应返销国外的产品在国内就地销售的行为被称为“飞料走私”。参与“飞料走私”的人员从国家进口货物目录中挑选免税原材料进口至内地,再以高价把这些原材料就地倒卖以赚取高额差价;之后,使用其他原料产品进行出口,以达到偷税、漏税的目的。
 
        同时,检察机关还指控,1997年1月,黄海勇等人以香港某集团公司与武汉油脂集团公司合资的名义,向武汉海关提交设立武汉丰润油脂保税仓库的报告。在莫海涛的支持下,武汉丰润保税仓库成为“无库址、无面积、无设施”的“三无”虚假仓库。随后,黄海勇等人以保税名义将保税仓库监管的约4.7万吨毛豆油“飞料走私”。同年3月,黄海勇持西藏自治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签发的毛豆油进口许可证向武汉海关申请低价内销补税。莫海涛在明知西藏外经贸厅无权签发食用植物油进口许可证的情况下,同意使用该无效许可证,从而接受企业低价报关。
 
        黄海勇和同伙利用与莫海涛的关系,非法倒卖货物以牟取利益。1998年8月,武汉海关调查局根据群众举报,对黄海勇等人的违法行为展开调查。经查,1996年至1998年两年期间,黄海勇和同伙通过上述行为偷逃税款达7亿余元人民币。案发后,黄海勇背后的莫海涛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而黄海勇等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则经中国香港特区潜逃至美国。
 
        逃海外:穷尽所有法律自救失败
 
        在犯罪嫌疑人黄海勇出逃的18年里,海关不惜一切代价追踪其行踪。2001年6月,海关缉私部门通过公安部协调国际刑警组织对黄海勇进行红色通报,在全球范围内对其进行缉捕。
 
        当海关缉私部门发现黄海勇曾入境秘鲁的行踪后,及时通过中国公安部向国际刑警组织秘鲁国家中心局提出执法合作的请求。2008年10月,当黄海勇再次入境秘鲁时,被秘鲁国际刑警抓获。同年11月,中方向秘方提出引渡请求。从2008年到2016年,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黄海勇穷尽美洲所有法律进行自救。与此同时,我国政府相关部门与秘方政府及有关执法部门也就引渡程序不断进行磋商。
 
        2010年1月,秘鲁最高法院判决同意将黄海勇引渡回中国。但黄海勇聘请律师以回到中国存在死刑和酷刑风险为由将引渡案申诉至美洲人权委员会、美洲人权法院。
 
        2013年7月,美洲人权委员会做出报告,要求秘鲁政府停止引渡黄海勇,并对中国的死刑和酷刑状况表示担忧。随后,引渡案被提交至美洲人权法院。美洲人权法院是根据《美洲人权公约》成立的司法机构,只受理缔约国和美洲国家人权委员会提交的案件。此外,法院的判决具有终局性,且对当事各国具有法律拘束力。
 
        2014年9月3日,美洲人权法院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的巴拉圭最高法院开庭审理了中国政府向秘鲁政府提出申请引渡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中国公民黄海勇一案。此次庭审由该法院7 位法官中的5位组成审判庭。
 
        在这次庭审中,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暨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参赞孙昂和秘鲁前司法部部长托马作为秘鲁政府邀请的三位专家证人,经美洲人权法院批准到庭作证。这是中国首次在国际人权法院出庭。
 
        法庭听取了这三位专家证人的证词,并由各方进行盘问和辩论。赵秉志对与本案相关的中国刑事司法程序和实体问题及加拿大遣返赖昌星一案的有关情况进行作证,孙昂则主要围绕中国引渡的法治与实践及加拿大遣返赖昌星的外交承诺予以作证,托马作证的内容主要涉及与本案相关的《中秘引渡条约》和秘鲁国内相关法律。
 
        按照惯例,庭审结束一年后法院进行宣判。
 
        2015年9月17日,美洲人权法院作出秘鲁政府胜诉的判决,法院认为在充分保障黄海勇穷尽秘鲁国内全部司法程序的基础上,由秘鲁政府决定是否引渡黄海勇。
 
        2016年5月23日,秘鲁国家宪法法院公布裁决结果,同意秘鲁政府向中国引渡犯罪嫌疑人黄海勇。7月14日,中秘两国有关执法部门在秘鲁签署了引渡交接文件,黄海勇终于被中方成功引渡回国。
 
        从秘鲁到中国,经过40多个小时的航程,黄海勇终于被押解回国。从2008年到2016年,历经8年,穷尽秘鲁国内和美洲人权体系所有法律程序,黄海勇作为首名从拉美国家引渡回国的嫌犯即将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

\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