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万年:65亩退耕林遭毁的背后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江西万年:65亩退耕林遭毁的背后

        日前,记者接到江西省万年县裴梅镇坂背村部分村民的情况反映,称该村自留山65亩退耕还林地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该县江西长发建材有限公司(下称“长发公司”)非法转包给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部。
 
        江西省万年县地处江西东北部的丘陵地区,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因“六山一水二分田”的地貌特征,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但就是这样一个山清水秀之地,近几年却因为经济利益的驱动,生态环境正遭受着威胁。
 
        村民投诉:65亩退耕还林地遭毁
 
        就村民们所反映的情况,11月5日,记者一行来到实地进行探访。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部将林地夷为平地,用做施工料场后,受到当地森林公安的调查。而这个料场仍在非法使用,随着工期已近尾声,各种遗留问题开始凸显。

\
(万年县裴梅镇坂背村原退耕还林地,现为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料场)
 
        站在万年县裴梅镇坂背村原退耕还林地对面的山坡上,记者见到该地块已经改为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料场,还有现场正在运转的工程机械,退耕林地已经无法寻觅其踪迹了。

       据村民章冬生介绍,该地块原来是荒地,2005年1月,本村将这块地承包给了自然人王祥学、李恩忠。该地块坐落于洋泥村委会办公地点东侧,东以塔山坞富林山角沟延伸到山岭再到原来知青队岗瓦窑为界,西以黄金铠到洋泥小学的一条路为界,北以电站水沟为界,南以宋家马路为界。租赁面积为100亩,租期30年,租赁用途为养殖业和种植业。

\
(坂背村委会与王祥学、李恩忠签订的《荒山承包合同》)
 
        2015年1月,坂背村委会经与王祥学,李恩忠协商,将二人剩余的20年承包权又转租给长发公司的吴某和江某。协议约定,该地块中的65亩地归乙方使用,用来做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料场(以下称“料场”),租期为四年。
 
\
(坂背村委会与吴某、江某签订的承包协议书)
 
        据村民章春生介绍,这块地是退耕还林地,以种植雪地松为主,距今已经十个年头了,这里的每一棵树都领取了国家财政的退耕还林补助款,所以这个大面积的65亩林地改变性质是非常困难的,需要省里批。长发公司吴某拿到这个地的转包合同,既没有《林权证》,也没有《采伐证》,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部(以下称“项目部”)居然能跟长发公司签合作协议。
 
        “他们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居然把这个退耕林给推平了!”章春生手指项目料场质疑道。
 
        现场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章春生说的也不完全对,“当时我见过长发公司和上万高速项目部签的合作协议,协议中有《林权证》,但其真实性有待考证。所以这才导致了上万高速项目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长发公司开展合作,并触犯了相应的法律法规。”
 
        村民章冬生继续介绍道,“上万高速项目部推平了这块地之后,县森林公安局就找上门来了,将项目部经理商某给带走了。”
 
        “后来又给放了,因为他们项目部又给了长发公司两个项目。这个事我们当地村民都知道,他们项目部太冤了,大家都觉得项目部的过错是因为收到了长发公司的虚假材料才导致的。而森林公安不去抓捕涉嫌合同诈骗的人,反而对项目部经理采取了强制措施。”村民章春生补充道。
 
        “公安抓捕现场犯案人员符合办案程序,但是为什么项目部给了长发公司两个施工项目后,就又放人了呢?”现场知情人士道。
 
        随后,在誓要保护家乡生态环境的章春生、章冬生等投诉人的带领下,记者查看了位于该地块西侧(北纬28°39′22″、东京117°10′16″)保留下来的35亩退耕林地,并对树种的周长和直径进行了测算。经测量,该片树木大部分周长约49.5厘米左右,直径约14.7厘米左右。
 
\
(该地块西侧保留下来的35亩退耕林地的树木,经测量,该树周长约49.5厘米,直径约14.7厘米)
 
        了解完现场,记者展开了调查。
 
        上万高速项目部商某:不方便向你们透露
 
        在村民章春生的带领下,记者一行来到了大庆油田路桥公司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经理部,找到项目经理商某,说明了来意。商某表示,目前大庆路桥公司正在和万年县政府积极沟通,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个事已经结束了,不想再提及此事。
 
        “这个事是怎么结束的,据说您因为无证砍伐坂背村退耕还林地,现在还处于强制措施取保候审阶段,我们可否看一下你们签署的承包合同?”记者问道。

       商某双手向记者一摊,回应道:“这个我不方便向你们透露,你可以去采访我公司的主管部门。现在强制措施已经解除了,我不想节外生枝。另外我们走的是招投标,不是承包。”

       说罢商某站起来背对记者继续道:“我们还有一个多月就撤了,如果去年你们在事情发生的时候过来,我肯定什么都说,现在,请恕我爱莫能助。”
 
\
(大庆油田路桥公司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部)
 
        离开上万高速项目部,村民章春生没有应记者的要求去县林业局,而是把记者带到了县S206国道边上。

       章春生用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沙场,道:“那边是长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这个沙场不但没有任何开采手续,连所有地上附着物也未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均属于违建。”

       据了解,早前人民日报《民生周刊》曾经以《万年县:不顾国家禁令的“疯狂盗砂贼”》为题,刊发过长发公司盗采砂石的违法内幕。《民生周刊》记者在裴梅镇国土所了解到,该沙场虽没有采矿许可证,但却系上万高速砂石供应单位,属于临时用地,有临时用地的手续就可以取土。而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向《民生周刊》记者透露,“长发公司日夜盗挖砂石,其实是将所采砂石倒运至裴梅镇荷岭村砂土专卖点,以40元一方的价格对外出售。”事实并未如国土所所述,将砂石专供上万高速项目部用。
 
\
(长发公司位于S206国道的办公地点,圈中所示即为长发公司的办公楼,又被当地人称为“行宫”)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该沙场,来到长发公司办公楼前,见楼门前停着两台车。据章冬生讲:“这里经常停满豪车。”
 
        村民章春生压低声音继续介绍道:“这个房子外表看着破旧,其实吴某在这里装修了极其奢华的内部餐厅、健身房、会客厅等,我们当地人都叫它‘行宫’。这个行宫的主要用途就是方便吴某拉关系。”
 
\
(长发公司办公楼)
 
        随后,章春生带领记者来到了万年县某机关,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接待了记者。该人士表示,“章姓村民说的都是实情,长发公司的吴某确实跟我们县里的相关部门有牵连,多数都有经济利益关系。他做盗采滥伐的事不但不会被追责,反而还将责任转嫁给上万高速项目部,商某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该人士为了证明长发公司与县里相关领导关系紧密,向记者提供了某些领导在长发公司内部餐厅吃饭休闲的视频及图片。
 
        为了证明视频及图片的真伪,记者向多位知情人士及利害关系人进行了求证,均得到了证实。其中证明人王女士肯定地回应道:“视频及图片当中的背景确系长发公司的‘行宫’,我去过几次。人也错不了,他们都是万年县当官的。”
 
        “县森林公安对长发公司的违法行为视若无睹,这也使得在万年县,随处可见被盗采滥伐的树木和破坏的植被。”村民章冬生表示。
 
\
(万年县被盗采滥伐的树木和破坏的植被一角)
 
        部门反馈:省林业厅已经立案
 
        带着了解到的情况,记者一行来到了万年县林业局。几经辗转,见到了主管林权、采伐审批事宜的曹副局长。他表示,上万高速项目部违法破坏坂背村65亩退耕林事宜我知情,目前省林业厅已经立案,违法破坏林地十亩以上就已经够立案标准了。上万高速项目部属于大庆油田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这种国企法律意识太低了,从案发到现在,我们给他们下了十几次通知,让他们办理申报手续,但是他们的申报手续一直没有报过来。具体的情况您可以找具体负责的工作站蒋站长了解。
 
        随后记者找到蒋站长,说明采访来意。蒋站长表示,村民反映的上万高速项目部占用坂背村自留山65亩土地这个事已经处理了,善后的一些问题也已经协调好了。首先这块地有《林权证》,又属于国家重点项目工程临时用地,另外这65亩地不属于退耕还林地,这上面种的都是小树苗子(意思为“育材林”),所以就推了。起初这块地属于未批先建,发现问题后县森林公安局先给予了处罚,后我林业局也做出了行政处罚,处罚过后手续就给他办下来了。办下来之后上万高速项目部又在未批的情况扩建该地块,接着又处罚,处罚完后又把手续给办下来了。现在他们又扩建,已经处罚了,手续还没办下来。
 
        显然,曹副局长和蒋站长的说法不一样。面对万年县林业局的这两种说法,记者要求看一下该地块的《林权证》、《采伐证》、《临时用地》等规划手续,蒋站长以记者采访须经县委宣传部出具介绍信和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专家说法:林地改做施工料场系违法 
 
        回到北京,针对了解到的情况,记者特意咨询了北京某高校农林经济管理学专家张教授。张教授表示,根据你所提供的材料,可以认定涉案的退耕还林地为公益林,依据国务院《退耕还林条例》第三十一条,“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退耕还林植被管护制度,落实管护责任。禁止在退耕还林项目实施范围内复耕和从事滥采、乱挖等破坏地表植被的活动”的规定。该林地改做施工料场系违法。
 
        截至发稿前,万年县这起毁林事件无一方担责,而裴梅镇坂背村自留山65亩退耕还林地却实实在在的消失了。就万年县环境保护监管的缺失以及该案的最新进展,媒体将保持关注。 (记者 武彬)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