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因我多次拒绝帮助阳江市有社会背景的富豪阮某霸占别人的工厂,就被他设局陷害;我报案并向办案机关提交了足以证明我遭了黑手的录像,但他们并未彻查整个案件的基本事实,反而断章取义地套用个罪名将我辞退。阮某又对我的家下手,他手下的人先将我家大门、轿车等泼上红色油漆,又在4天后砸毁了我家大门。我报案且又提交了完整、清晰记录歹徒作案全过程的录像,但两年多来,尽管我数次投诉、上访,而所有的犯罪嫌疑人却一直逍遥法外。”2016年9月11日,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城北派出所老民警施达柏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
 
        “不肯同流合污,惹祸上身”
 
        “阮某是个很有社会背景的大富豪,在阳江市,乃至广东省,都很有人脉,在当地说一不二,绝不允许说‘不’。原来我跟他并没有什么冤仇,就因为我不肯与他同流合污,就惹祸上身了。” 坐在记者对面的施达柏直视着记者说。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施达柏在案发地,向记者讲述被陷害的经过)
 
       “自从2014年7月中旬起,他多次让我帮他霸占杨某亮的剪刀厂。我是人民警察,当然不能跟他们一起干违法的事情,每次都断然拒绝了。”施达柏称:“最后一次,我们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什么时间,在哪里发生的争吵?”记者问。
 
        “7月16日左右,在杨某亮的剪刀厂里。他的手下强占杨某亮的剪刀厂,他非让我出面逼迫杨某亮屈服,我当然不干。”施达柏称。

       就施达柏所述“阮某让我帮忙霸占杨某亮剪刀厂”的说法,记者采访了杨某亮。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杨某亮向记者哭诉工厂被阮某搞垮的经过)
 
       杨某亮证实了施达柏的说法,并含着眼泪,对此做出了解释。

       “2014年7月,阮某让他的手下找我,让我把工厂给他。”杨某亮称:“我始终不同意,不妥协。”

       “他就派人威胁恐吓我,还砸了我的拍档(合伙人)的丰田卡罗拉轿车。我们报案了,也没有什么结果。我们去问,他们(民警)就说,在办、在查。”

       “出了这事儿之后,他们到工厂盘点我们的设备,又与我的拍档打了起来。我们又报案,还是没有下文。”杨某亮称。

       “他们凭什么去盘点你们的设备?”记者问。

       “他们说我们的工厂,他们是有份的!”杨某亮称。

       “真的有份吗?”记者问。
 
        “我们跟他们不相干。”杨某亮称。

       “他们经常过去闹,我的厂子没法子正常经营了。我只好同意把厂子卖给他,可他不给钱,只给打白条子。我就不同意。”杨某亮称。
 
        “这是阮某他们惯用的抢劫手法,先逼迫你就范,然后给你打白条子,这个钱你就永远要不回来了。”施达柏称。

       “他终于把我的厂子搞垮了,造成了三四百万元的损失。”杨某亮擦了擦眼泪说。

       “阮某财大势大,上面有靠山、保护伞,手下又有大批打手,就在阳江市为所欲为。”施达柏称:“杨某亮只是受害者之一。”
 
        “胁迫下的酒驾,策划出来的交通肇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阮某的座右铭,我‘不听话’他就报复我!”施达柏称:“他几次约我吃饭,我都不去。于是,我的堂哥施某(阮某的手下)出马了。”
 
        “施某反复劝说我,冤家宜解不宜结,双方各退一步,对谁都好。”施达柏称:“2014年9月7日晚,他在东珠大酒店508房间,摆下了‘和头酒’(讲和酒),说要从中斡旋,缓和一下我与阮某的关系。”

       “我想这可能也是鸿门宴,但转念一想,只要自己时刻保持警惕,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另外,也想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于是下班后,我就赴宴了。”施达柏称:“我把轿车停在了酒店大门前的停车场,这里有监控,万一发生什么状况,也有个证据;酒宴当中,我只是礼节性地喝了一点点红酒,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散席后,我坚持要步行回相距四、五百米的家,但施某请我上车商量点事儿。我就上了车,施某和另外2人随即上了车。施某坐到了我的身后,有人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施达柏称:“我立即警觉起来。这时,我感觉到一把尖刀顶到了我的腰部。”

       “‘开车!否则你就麻烦大了’,我听到有人凶狠地命令我。同时,我感到顶在腰部的匕首加力了。”施达柏称:“我明白,自己落入圈套被控制了,只好启动了车辆!”

       “我的车刚动不到1米,在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就遭到了事先埋伏在左右两侧的黄某、陈某驾驶的摩托车的撞击。这时,守候多时的其他人则一拥而上,有的拍照,有的报警,还有人强行将我拖出驾驶室,并高呼‘警察醉驾开车撞人啦!’”施达柏称:“他们的计划是多么周全,分工是多么明细啊!”
 
        “酒店5楼和门前的监控录像,都证明了这是针对我精心策划并实施的阴谋!这是酒店5楼的监控录像。”说着,施达柏开始给记者播放。

       该录像显示了如下内容:2014年9月7日20点6分。年龄约20岁出头、身穿白底花纹上衣的男青年(下称“白花上衣男”)出现在5楼的监控录像里。他在一包房门口(施达柏指认此为508房间门口)徘徊了40多分钟,并不时向房间内张望,还不时地打电话。其间,一穿短裤拖鞋的光头男子(施达柏指认此人即施某)从房间内出来打电话。
 
        “酒宴结束于20点50几分,下面我给你播放酒店大门前的录像。”说着,施达柏即给记者播放了录像。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出面宴请施达柏的“光头男”)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白花上衣男”在向508房间内张望)
 
       该段录像显示,施某在20点57分出现在酒店大门前。这时,过来一辆搭载两人的摩托车(摩托车牌照号是粤Q7S645、司机是黄某、另一人是黄某飞)。黄某飞从车后座上下来,走近施某,两人似乎在交流什么。这辆摩托车随后被开向酒店大门的左侧,即施达柏轿车停靠位置的左侧。20点58分20秒,“白花上衣男”出现在酒店大门前。59分4秒,另外一辆摩托车(无号牌、司机是陈某)停在了施达柏汽车右前方大约7,8米远的辅路上。59分10秒,黄某驾驶摩托车快速、径直撞向施达柏汽车的尾部,随即倒在了辅路上。8秒后,陈某驾驶摩托车从右侧逆行、加速、径直冲向施达柏的汽车,撞上尾部倒地。紧接着,就有两人(施达柏指认之一是“白花上衣男”)边拍照,边冲上去拉施达柏的车门。随即,有一群人冲了上去,画面十分混乱。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陈某驾驶摩托车从辅路逆行冲上停车场撞向施达柏车辆的画面)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肇事现场照片)
 
       “有人摆鸿门宴,有人盯梢、监视,并通风报信,有人左右设伏,有人逼迫我酒驾,我的车一动,埋伏好的摩托车就从辅路冲上停车场两面夹击,我是在劫难逃了!”施达柏称:“阮某的阴谋得逞了,但这只是第一步,他还要借刀杀人,对我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老民警被辞退

       “2014年9月19日,江城公安分局依据《五条禁令》,将我这名老警察辞退了!”施达柏手指江城分局做出的《辞退公务员通知书》,对记者说:“无论我如何请求、申辩,都没有人彻查此案。”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作出的辞退施达柏的通知书)
 
       “他们只问,你喝酒了吧,你开车了吧,你违背《五条禁令》了吧。是的,我确实喝酒了、开车了、违背《五条禁令》了,但我是被胁迫开的车,我被陷害了!”施达柏称:“制造我酒驾肇事现场,这是阮某谋害我的一部分,公安机关应该查清整个案件的基本事实!” 

       “只要你浏览一遍酒店五楼和门前的录像,就能明白了,这就是阴谋!”施达柏称。

       “在2014年10月3月,江城公安分局对陈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有这样的认定:陈某属于故意撞车。那么,陈某为什么故意撞车?故意撞车通常为三种目的:一是碰瓷求财;二是恶意报复;三是蓄意谋害。”施达柏称:“显然,陈某他们就是蓄意谋害。但根本没人管我这名老警察的呼号、申诉!”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在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对陈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陈某驾车故意撞向施达柏的车)
 
       “我向阳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进行申诉。2014年12月17日,阳江市人社局认定:江城公安分局辞退施达柏的决定,辞退程序不正确。并责令江城公安分局重新处理。”说着,施达柏将阳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的《公务员申诉处理决定书》交给了记者。

       “两年了,江城区分局既不重新做出处理,也不让我上班。冤情难伸的我,失去了心爱的警务工作,也没有了固定的收入,全家人的生活彻底陷入困境!”施达柏称。
 
        家、车被泼油漆、砍、砸  

       “我被辞退了,阮某还不解气,还不罢手。”施达柏称:“2014年10月16日夜晚,阮某的手下用红油漆,对我家大门、墙壁、轿车,进行泼洒。20日凌晨3点多,黄某等人再次手持鬼头砍刀、铁管等,砍、砸我家门窗。”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施达柏展示自家的大门和汽车被犯罪嫌疑人泼了红色油漆后的照片)

       说罢,施达柏给记者播放了他家门前监控拍下的录像。

       该录像显示,2014年10月20日4点43分,两辆摩托车出现在施达柏家门前,并随即消失。47分30秒,两辆摩托车又出现在画面里。停下来之后,可看清共4人,均戴长舌单帽并蒙面。两人(施达柏指认其一是黄某)从摩托车后座下来之后,就提着砍刀直奔施达柏家,进行疯狂的砍、砸。

阳江一民警称“不肯同流”遭陷鸿门宴
(施达柏家的大门和汽车被犯罪嫌疑人泼油漆4天后,他家的监控录像拍摄到了犯罪嫌疑人对他家大门进行破坏的画面)

       “经过物价部门评估鉴定,他们对我家门、窗的损毁,造成了1.1万余元损失。因为0.5万就可立案,我报案后,江城公安分局于10月20日对两人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立案侦查。”施达柏称:“至今快两年了,不管我怎么追问,这个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果。破这个案子有什么难的吗?显然没有。阳江市到处布满了监控探头,往回倒录像,不就找到他们了吗?更何况,从体貌特征来看,其中之一非常像黄某,找他也是一个突破口啊!”
 
        江城分局:我局依据《五条禁令》,对酒驾的施达柏予以辞退  
 
        13日上午,来到江城区分局联系采访的记者,被门卫挡了半个多小时。在这半小时里,门卫闷着头不停地拨打放在抽屉里的电话,而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门卫只好上楼去找人。10多分钟后,他下来说:领导都在开会。

       “领导开会,工作人员在不在?”记者问。

      “工作人员没用的!”他回答。

       “有用没用,你说了算吗?请他们下来接待一下。谁负责接待就找谁。”记者说。

       见门卫还无行动,记者拨通了分局林副局长的电话。表明身份,说明来意。记者告诉他被门卫挡了三、四十分钟,请他安排负责媒体接待的人下来。

       林局长说要跟领导汇报一下。

       记者来到市公安局,新闻科的陈科长接待了记者。

       她说,事实上施达柏喝酒了,五条禁令现在还在沿用。记者对她说,媒体所关注的点在于这是不是构陷。一名老警察如果受到陷害,相关部门不查清全部事实,仅仅断章取义,就是问题了。仅仅看一点(酒驾),处罚没有问题,但如果从头到尾看完录像,确实要打问号。

       记者随后向她讲述了录像的内容。她听过之后,让记者去找分局主管媒体接待的叶股长。
   
       与叶股长取得联系后,分局就记者的采访提纲,做出了答复——

       第一、2014年9月7日晚上9时许,陈某为了拦停施达柏驾驶的小车并拍下施达柏酒后驾车的照片,驾驶一辆助力车在阳江市江城区东珠大酒店门口故意撞向施达柏所驾驶的小车的左后角,造成施达柏所驾驶的小车的左后角损坏。经江城区物价局鉴定,施达柏所驾驶的小车的左后角的损毁价值是9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陈某因故意损毁财物被我局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壹仟元。

       第二、我局已分别对2014年10月17日凌晨施达柏家的大门口及停放在家门口的小汽车被泼油漆立行政案件,对 2014年10月20日施达柏家大门被人砸立寻衅滋事案进行侦查。目前,案件正在侦查办理中。

       第三、对施达柏酒后驾驶机动车辆问题,我局纪监部门进行深入的调查取证,做出了《关于施达柏涉嫌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初步调查情况报告材料》,认定施达柏有酒后驾驶机动车违法行为。2014年9月17日,我局根据公安部《五条禁令》的有关规定,决定对酒后驾驶机动车的施达柏予以辞退。
 
        法学专家:应撤销对施达柏的酒驾处理,应立案侦查涉嫌陷害施达柏的人,还事实真相
 
        中国著名法学家胡星斗就施达柏的遭遇,作了如下点评:

       如果一个有正义感的老警察不肯与不法势力同流合污的事实成立,那么这个老警察不仅不该受到处分,反而应该受到表彰。
 
        本案最为关键的是,施达柏是否被人设计陷害。此问题不搞清楚,仅以其酒驾为由予以辞退处理,不能令人信服。这完全可能冤枉一个好人,也冷了多颗正义之心!

       一是有录像为证,施达柏被人设计陷害,公安机关应该立案侦查。因为酒店的监控录像记录了一群人诸多的可疑行为,也能明显看出埋伏好的摩托车两面夹击故意制造撞车迹象,而且有事先准备好拍照等,这些可疑行为必须彻查清楚。  

       二是如果查明案情,施达柏被人设计陷害属实,那么,他被胁迫酒驾的客观性就存在,被胁迫酒驾不应该是主观故意的酒驾。因此,以酒驾为名草率做出处分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完全可能制造冤案。

       第三,如果这些碰瓷儿似的故意撞车不能查明,也无法确定施达柏是故意酒驾,因为他自述被胁迫,仍然存疑,对一个存疑的行为做出处罚显然是不妥当的!所以,对施达柏的酒驾处理应当撤销,然后对那些涉嫌设计陷害施达柏的人立案侦查,还事实真相。

       截稿前,施达柏打来电话称:“被辞退后,我进行了深刻反思,作为一名干警,不该参加这个酒宴,这给人以可乘之机,也严重损害了公安干警的形象。对此我很愧疚。但我是被陷害的。我恳请江城公安分局,乃至阳江市公安局,彻查此案,让所有的犯罪嫌疑人受到法律的惩罚,也让我沉冤得雪!”

       对于在阳江市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警察酒驾交通肇事”案的走向,本社将保持关注。
 
(《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