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心”辩护,毒贩死刑改判记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走心”辩护,毒贩死刑改判记

文/王永杰
 
        2014年7月,陈某和张某开车将2公斤冰毒从江西省南昌市运往九江市,准备交给刘某。在高速公路上,他们被公安局缉毒大队抓获。此后,在张某的带领下,警方从位于南昌市张某承租的出租房内搜出冰毒5公斤。

       2015年2月,江西省九江市人民检察院将本案公诉至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某的家人拿到检察院指控陈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的起诉书时发现陈某被列为第一被告,涉案毒品为冰毒7公斤。经过多方打听,家人得知陈某极有可能被法院判处死刑。为了挽救亲人的生命,陈某的家人慕名找到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
 
        转变主从犯的犯罪地位
 
        最高人民法院掌握的死刑标准是冰毒0.5公斤,而本案涉案7公斤,陈某确有可能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不过,据卷宗显示,刘某是与张某联系获取冰毒的,而陈某是在接到张某通知后从广东省坐飞机到江西省南昌市参与运毒的。在此过程中,运毒车辆是张某的,驾驶员也是张某本人。因此,起诉书将陈某列为第一被告,张某列为第二被告并不合适。如果能将陈某争取到第二被告的位置上,陈某有保命的可能。另外,除了刘某的证言外,本案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双方谈过冰毒的价格。从现有证据来看,认定陈某贩卖毒品依据不足,应认定运输毒品罪。
确定好辩护思路后,我和王常清律师向家属告知风险,接受陈某家属的委托,马不停蹄地赶往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阅卷、会见陈某,投入紧张的辩护准备工作中。

        2015年3月底,陈某、张某贩卖、运输毒品案在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由于庭前准备充分,我们就检方的每一份证据都提出了翔实的质证意见。

       在庭审的辩论阶段,我们发表辩护意见,即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张某、陈某与刘某就毒品的价格进行过交流。因此,认定贩卖依据不足,只能认定运输毒品罪。根据张某、陈某的供述以及警方的监听录音,张某、陈某上面有老板,两人并非毒品的所有人,应认定为从犯。且张某在犯罪中的地位高于陈某,陈某量刑应低于张某,藏毒的出租屋是张某承租的,没有证据证明陈某与张某共同藏毒。因此,这5公斤毒品与陈某无关。庭后,针对我们的辩护意见,一审承办法官与我们进行了沟通,表示会查明案情。

        2015年8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张某、陈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其实,我们在接受委托时,对于这样一个判决结果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我们甚至做好了二审维持后到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再予以改判的准备。值得安慰的是,一审判决虽然判处陈某死刑,但法院采纳了我们提出的张某、陈某是受幕后老板雇佣以及陈某是第二被告的意见。陈某犯罪地位的转变,为二审改判埋下了伏笔。

       我们分析,一审法院之所以判处陈某死刑,一个重要原因是本案开庭后,2015年5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武汉会议纪要》,重申了“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的司法政策。该文件关于死刑适用一节中提出了重点打击“职业毒贩”的意见。一审判决正是以此点将张某、陈某认定为“职业毒贩”,从而判处死刑。

        对于这一点,我们是不认可的,因为本案卷宗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两人是职业毒贩,刑事判决应当依据证据而不是推测认定事实。

       宣判后,陈某当庭提出上诉,我们继续作为陈某的二审辩护律师,投入二审的准备工作中。
 
        死刑改判死缓
 
        2015年11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针对本案的争议点,我们从以下方面提出了辩护意见:

       一、罪名。仅有吸毒人员刘某的证言,不能认定张某、陈某贩卖毒品。

       二、数量。陈某只应就车上的2公斤毒品承担责任,屋内的5公斤毒品不应认定为陈某的涉案毒品数量。张某只藏毒,没有证据证明张某有将该5公斤毒品出售的意愿。本着疑点利益归被告的原则,只应认定张某就5公斤犯非法持有毒品罪。

       三、主从。一审认定两人是按老板指示行动,是本案从犯。再比较张某和陈某,运毒车辆是张某所有并由张某驾驶,与刘某最初联系的也是张某,且是张某打电话叫来陈某帮忙。据此而言,陈某的作用明显次于张某。

       四、身份。卷宗中所有的证据都是关于2014年7月5日的毒品犯罪。一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认定陈某是职业毒贩并判处死刑,与《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相悖。

       五、量刑。即使仅考虑一审判决已认定的两人之上有老板以及陈某在犯罪中的地位略次于张某两个因素,也不应当对两人不加区分,统统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不符合我国刑法罚当其罪的基本原则。

       最后,我们陈述道,针对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武汉会议纪要》重申了“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的司法政策,作为辩护人,我们认为所谓“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应当体现为毒品犯罪违者必究,而不应当体现为扩大死刑立即执行的适用范围。本案中,陈某不是毒品的所有人,对毒品犯罪不起主导作用,并非罪大恶极必须适用死刑的人。因此,本着我国刑事司法少杀、慎杀的原则,应当撤销一审对陈某的死刑判决。

       2015年12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认为从陈某和张某两人的犯罪地位、情节看,张某先与刘某联系销售,又通知陈某一起送毒品,陈某的作用要小于张某,对陈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据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陈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维持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张某死刑。

       本案由于涉案毒品数量过大,陈某的家人为陈某能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感到庆幸,也多次向我们表达了感激之情。
 
        辩护心得
 
        成功代理此案,“走心”的刑事辩护必不可少。现实中,有些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时有一些不正确的态度,如认为刑事案件中律师“说”与“不说”一个样,“说得好”和“说得差”一个样,想当然地认为司法机关不会听取律师的意见,进而不认真看卷、不认真分析案情。这种错误观念会失去当事人对律师行业的信任,也会自毁信誉。尽管刑事辩护有难度,但只要律师用心准备、言之成理,终有回报。

       此案中的陈某有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女、慈祥的父母,本应有美满的人生。但因为毒品,未来几十年陈某都不能再与家人团圆。“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并不是一句空话,希望每个人都要珍惜自己幸福的生活,不贩毒、不吸毒。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4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